我的愛情不含鉛(十)

「最近滿熱鬧的。」硯耕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這些人真的有點過火,追女孩子追到人家家裡來了。

「是滿熱鬧的。」艾倫撒漫的回答,頭也不抬,正在茶几上畫著漫畫。她對「追求」向來非常遲鈍,有時候人家小心翼翼的想點燃她心裡的愛火,結果都會啪噠一聲被她踩熄了火苗。

【Google★廣告贊助】

硯耕也抱著書在客廳看著。這樣安靜的時光,有她相伴…他途然閃過一個念頭,能夠這樣在一起一輩子也不錯…

「你的臉怎麼那麼紅?」艾倫正好抬頭,奇怪的看著他。

「因為我一心向學。」硯耕把頭埋進書裡,專心念起來。

等他伸起懶腰,才發現艾倫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艾倫?艾倫!」睡著的她,實在非常可愛。不太費力就把她抱起來,用棉被把她蓋得嚴緊。坐在床沿看她的睡臉。這房間還是像核彈災區,不過,他知道艾倫真的花過時間整理。

望著她,滿腔柔情。硯耕知道自己完蛋了。

雖然這麼想吻吻她玫瑰花瓣似的嘴唇…他還是起身,走出房間。他得好好的想想。

他承認自己是個傳統的男人。跟女孩子交往,一定是以結婚為前提。這些年,他不願意接受皙慧,也因為這樣。向來看不起跟女孩子「玩玩」的男人。玩玩?女孩子有多少青春陪你玩?

他得好好想想。艾倫和他理想中的對象實在差太多了--他理想中的女性比較接近良良。獨立自主,強健的像是松柏一樣。艾倫…艾倫是這樣的柔弱,需要呵護和保護。他現在願意,將來也願意保護她三五十年?

這是很長遠的承諾呀…他得好好想想。

外套上一根綿軟柔長的頭髮纏著,他知道是艾倫的頭髮。握在掌心,緩緩的,心裡湧起辛酸的柔情。她小小的手,小小的腳,溫柔信賴的笑容…

就這樣吧。

電話鈴聲打斷他的冥思,「喂?」都這麼晚了,是誰?

「硯耕…你還沒睡?」一把柔美的女聲從話筒那兒傳來。

他的臉像是覆滿了嚴霜,「什麼事?」

***

艾倫是被硯耕的嗓門吵醒的。她揉揉眼睛,有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到客廳,硯耕剛好摔了電話。「硯耕?」

他轉過頭來,表情寫滿了不信任、懷疑、心痛和…受傷?

「怎麼了?」她想把睡意甩掉,搖搖頭,「跟誰吵架?」

「沒事。」他將頭一扭,「我…我繼母要我回去看父親。」

繼母?住在一起快半年了,她第一次聽到硯耕提起家裡的事情。「那…伯父怎麼了?」

「裝病。」他很乾脆,「艾倫,妳覺得戀愛是什麼?」

滿腦子的睡意被驅逐得一點都不剩,「呃…」她突然有點傷心,「戀愛是摧毀人最快的途徑。」

硯耕靜默了一會兒,心裡卻很激動。他不知道艾倫經歷過什麼,但是這句解釋,卻比自己心裡掏出來的還懇切。

「要不要喝酒?」他倒了兩杯威士忌,丟了冰塊,「今天月色很好。」

兩個人默默的佐著月色下酒。

「我談過一次戀愛。妳眼睛瞪那麼大幹嘛?我看起來不像?」他沒好氣,「我覺得,談戀愛就是要結婚的。所以,我真的是這麼認真去談我的戀愛…」

「她呢?」艾倫對他也重新評估,什麼年頭了,居然有人這麼認真談戀愛。

「……她?」他乾笑一聲,「她嫌我不夠溫柔不夠體貼,成了我的繼母。」

艾倫幾乎把滿口的酒都吐出來,「啥?」

「妳沒聽錯。她成了我的繼母。嫁給我那死老爸。嘖嘖…可相差二十幾歲呢…原來她心裡是這麼想的呀…所以我離開家,不願用家裡的錢。如果在家裡當少爺,大概女人眼中看到的不是我,而是塊會走動的金磚吧。」他的聲音沙啞起來,「我只是希望…希望有個和樂的家庭…做著喜歡的實驗,一家快快樂樂的住在一起,每天都可以看到我的妻子兒女…那麼多錢能做什麼?我怕極了母親的鬱鬱寡歡…」

艾倫沒有說話,緊緊的抱住硯耕的頭。

「我不會回去繼承家業…」他的聲音在艾倫的懷裡悶著,「就算如我所願,進了中研院,薪水也不會太高…這樣,妳還願意跟我嗎?」

艾倫鬆開了手,怔怔的看著他。「我…我交過男朋友。」

他有點奇怪,「我當然知道呀。難道…你們還沒分手?」半年沒通音訊的男朋友,還是早早的甩了好。

她搖頭,眼淚落了下來。「他嫌我的學歷不行…不會理家…什麼都不會…只是個漂亮會走動的洋娃娃…」

「那傢伙是胡說的。」硯耕有點生氣,「住在一起這麼久,我當然知道妳是什麼樣子。」

艾倫下定決心似的,一口氣灌下整杯威士忌,「我不交其他男朋友。但…我也不說好。你要好好考慮…今天你的情緒很激動…我也很激動…我們都好好考慮。因為這是很沈重的承諾。」

硯耕也灌下整杯威士忌,「我也不交其他女朋友。我們…認真考慮看看。」

啊,她的笑容真的像是花一般的開放…只是倒栽蔥在地板上,實在有點蠢。

第二天,兩個人都請假了。喝了一夜,宿醉得好頭痛。不過,是幸福的頭痛。

兩個人一起眺望著遙遠的黃金屋頂。

狐狸:我再也不回去那個黃金城堡了。妳要跟我一起在麥田的小草屋嗎?

麥穗娃娃輕輕的把手放在狐狸的掌心。

野鴨:妳覺得會是真的嗎?

麥穗娃娃:現在的現在,他是真的。那就夠了。 

隔幾天,硯耕去了實驗室後,來了意外的訪客。

說真話,開門看到皙慧,她只想把門關起來,繼續回房畫她的漫畫。

「我可以進去嗎?艾倫?」雖然覺得不舒服…不過她還是勉強打開門,「請進。要咖啡,還是茶?」

「不用了…我只是來道歉的…」皙慧這麼低聲下氣,反而讓她覺得有點恐怖。

「沒關係…不要介意…」

根本不管艾倫說了啥,只是一把抓住她的手,「不,妳一定要原諒我…我只是…我只是太喜歡硯耕學長了~我已經喜歡他好些年了…」

哇哇~不要激動,艾倫嚇得頭髮都站起來了…

「我認真的想過了,如果學長真的喜歡妳,我不該為難學長愛的人…請妳原諒我好嗎?要不然…學長連話都不跟我說,我好難過…」她哇的一聲哭出來,眼線跟著眼淚奪眶而出。

看她一副要吃人的樣子,艾倫只好拼命點頭,「我了解,我了解…」

「那妳原諒我了?」皙慧懇切的說。

我當然原諒妳了…任何一個眼線哭花的女人,都恐怖得讓人不想原諒都不行…

好說歹說才讓皙慧滿意的出門,艾倫覺得自己應該先去收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