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十一)

走在街道上,皙慧得意的笑了起來。

哼,那個妖女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三兩下就讓她擺平了?

還是跟她打好關係,不要跟她正面衝突比較好。畢竟,硯耕現在迷她迷得要死,跟她吵鬧,讓硯耕把自己當成空氣,實在太不智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麼一來,這些年的苦心不就白費了?

硯耕不記得,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很早就知道,身為二媽生的孩子,要走出一片天,非靠個強而有力的丈夫不可。

所以,宴會上看到赫赫有名的范氏企業的少東,她就決定了,就是這個人。這個高大偉岸,充滿男子氣概又上進的男人,就是她揚眉吐氣的第一步。

她一直注意硯耕的消息。發現他考進T大化學所,皙慧也用功到幾乎吐血,轉學到T大。發現硯耕和父親爭吵離家出走,她反而芳心暗喜。

根據她的情報指出,范士豪只有這麼一個獨生子。就算硯耕和他鬧翻了,也不可能把偌大的家業倒貼到別人的身上…雖然范老頭娶了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續弦,這幾年連個蟑螂也沒生,大概也生不出來了。

落難蒙塵的貴公子…減少了多少可能的競爭對手?!連她最親密的朋友都不知道范硯耕的來歷,加上他的壞脾氣…

若不是艾倫這個程咬金,硯耕早晚會是他的。

這些年的處心積慮,她已經分不出來,只是想要個靠山強大的丈夫,還是真的愛上硯耕了。不過,硯耕若是落到別人手上,她的心像是要揉碎了一樣。

「別傷心了啦,學長也不見得真的愛上那個女人,她有什麼好?只是裝出一副天真無邪的嘴臉,事實上呀,嘖嘖嘖嘖…」她的室友楊小真很不忍心她的以淚洗臉,告訴她一個重大情報,「我哥哥…就是在四寶出版社當主編的那個…告訴我,艾倫之前在漫畫界名聲很壞哩…」

本來為了「范夫人」頭銜從此無望的皙慧精神一振,「楊大哥說什麼?」

「他說呀,艾倫之前在頂點漫畫的時候,還管著色情小說的部門呢!她跟那些寫噁心小說的作者處得很好…不但這樣,她還跟別的男人同居過唷,她還搶了好朋友的男人,當眾挨耳光呢!哎呀,就是亂得不得了…」

皙慧幽怨的看她一眼,「妳知道她這麼不好,也不跟硯耕學長說一聲。」

「我哪敢?」小真很坦白,「范學長那麼兇,妳知道大家叫他啥?范無赦!跟八爺的名字一樣哩!嚇死人了…」

原本想告訴硯耕這些,轉念一想,反而跑去跟艾倫打好關係。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就算一時瞞得住,久了還是會冒出狐狸尾巴的。現在跟硯耕學長說這些,他一定覺得我在造謠。不如跟那妖女打好關係,將來可以探查她的「淫蕩」…

我再趁硯耕學長傷心欲絕的時候,給他真心又「深入」的溫柔…

她忍不住「哇哈哈」的笑起來。

「媽,妳看那個姊姊好奇怪…眼睛畫了兩條線到下巴,還笑得很可怕勒…」小朋友指著皙慧說。

「噓~不要亂說…趕緊走…快走快走…」年輕的媽媽小跑步的帶走了指指點點的小朋友。

路邊賣毛線襪的阿婆很同情的跟一起賣狀元糕的阿桑說,「可憐喔,年紀輕輕就起笑了…真是歹年冬…」

硯耕正在買狀元糕,不敢承認那是自己學妹。唉,女人啊,還是別胡亂跟著時髦的好。等等問問艾倫,現在是不是流行鬼妝。他還以為晒傷妝就夠蠢了呢。

他也跟著搖搖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