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十四)

亦凱是個劍及履及的人。雖然優良的家底幫助他踏出事業成功的第一步,他還是努力的讓效率變成了首屈一指的大出版社。

雖然家族裡有人譏諷他不過是在一個最沒有競爭力的行業裡冒出頭,他也嗤之以鼻。這些傢伙根本做不出點成績,現在在那兒冒酸,誰理他們呢?

【Google★廣告贊助】

擁有高貴的品味,文化人的優雅身分,他現在只欠一個能夠襯托他完美人生的完美伴侶,這麼多年的尋覓和等待,終於讓他等到了。

他決心要追到艾倫。

皙慧表妹真是好人…她不但熱心的把艾倫的所有作息表都給他,還建議他如何進行。

當他氣派的雪白S320載滿了豔紅玫瑰,開進加油站的時候,他看見艾倫和其他人驚訝的臉孔。

「加滿。」他刻意一整天都沒加油,就為了撐到這裡。喔喔~美少女就是美少女,即使穿著髒兮兮的制服,還是標準美少女~

「艾倫,這一車的玫瑰,不足以讚美妳的美麗。」他瀟灑的拿出大把的玫瑰,嬌小的艾倫被這堆玫瑰淹沒了,「不要感謝我,應該感謝上帝,居然給妳這樣清新脫俗的容顏。」他轉過身,撥撥額前的頭髮,開車走了。

硯耕撥開玫瑰花,「艾倫,妳還活著吧?」他覺得有點頭痛,「哪來的神經病?」

「呃…今天加油站有贈品了。」艾倫腳步有點不穩,這些該死的玫瑰

好重呀~

硯耕發愁的看著這堆玫瑰,「誰家加油送玫瑰的?他到底是誰呀?」看著有點眼熟。

「他就是效率出版社的老闆啦…」艾倫的聲音在玫瑰花下面悶著。

那天送了好久,才把玫瑰花送完。

「喜歡我的禮物嗎?」聽到亦凱的聲音,艾倫不禁苦笑,「潘先生,不要破費了,玫瑰花實用價值很低又很貴,你不如把那些錢省下來…」

玫瑰花不好?或許她的品味不僅止於玫瑰花這種小東西。

第二天,艾倫收到了一個大紙盒,打開來一看…

若不是那朵山茶花,她真不敢相信,香奈兒居然有這麼俗的款式…難為他找得到。

「喜歡那套香奈兒嗎?」亦凱的聲音刻意低沈,聽起來實在很滑稽。

「太…呃…我穿實在太老了…啊,不是,我不適合這麼成熟的打扮…而且太貴了,我真的不能收…」

香奈兒不好?年輕女孩子,怎麼會喜歡這種衣服?現在的女孩子都怕老。

艾倫又收到紙盒時,沒勇氣打開。打開以後,她實在後悔自己的好奇心。

天啊~她以為那套香奈兒已經夠俗了,沒想到還有更俗的凡賽斯…披披掛掛,叮叮噹噹,到處都是閃亮鑲鑽,硯耕看她開紙盒,揉揉眼睛,「天啊,我真的瞬間全盲。太閃了…」

「潘先生,」艾倫真的想哭了,「我不能收那麼貴的衣服…我對物質的慾望真的不高,請你不要再送這些衣服了…」她連把這些可怕的衣服拿去二手市場賣都覺得有點丟臉。

他苦思了很久,呀,文藝美少女怎麼會把世間的繁華看在眼底?他馬上送了一本精裝的原文小王子。

艾倫接到書一臉的尷尬,「呃…我已經有小王子了…」

他又送了一箱的新潮文庫。

「這些我都看過了…」

果然她是我理想的夢中佳人!這麼多書都看過了!

「告訴我,妳還有什麼書沒有的?」

艾倫又不能叫他走開,但是他的S320擋住了機車道,後面加油的人已經氣得冒煙了,「大英百科全書吧!」

第二天的快遞,送來了一大堆百科全書,真的可以躺在上面代替沙發。

硯耕沈不住氣了,「那個台客到底要幹嘛?艾倫,妳怎麼不拒絕他!」

「我要拒絕什麼?!他根本沒跟我告白呀!」艾倫好不容易把百科全書搬到不至於絆倒的地方,氣喘如牛,「你怎麼拒絕還沒告白的人?對不起,你的拒絕我給不起!」

「他居然寫情書給妳!」硯耕拎著噴香的打凸雪白信紙嚷著。

「他寫法文!我看不懂!你看得懂?」

硯耕不禁氣餒,他的確看不懂。「哼,看起來,他很喜歡妳。讓他捧妳當另一個幾米好了。反正他的出版社夠大,花得起錢…哎喔~妳幹嘛打我?!」他摀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艾倫。

艾倫氣得發抖,「你、這、王、八、蛋~你當我是那種賣臉蛋求出書的人嗎?我如果是這樣的話,幹嘛不乾脆躺著賺算了?!哇~」被打的人沒哭,她倒是哭得很大聲,要跑回房間,還連跌兩跤。

硯耕嘆口氣,把她提起來,「不要碰我啦~不要碰我啦~你混蛋啦~」一面哇哇的哭著。

「對不起嘛,對不起嘛…」嗚…為什麼我被打還得說對不起?「我…我只是有點吃醋…噗…」雖然盡力忍耐,他還是忍不住笑出聲音。

艾倫的鼻子直接親吻地面,紅了起來。

「我的鼻子好痛,你居然還笑我!」艾倫摀著鼻子,一面捶他。

「對不起對不起…噗…」

「你還笑!你把我看成是那種女人!你這王八蛋!」

「是,我是王八蛋…噗…」

「你…」艾倫氣得說不出話,拳頭在空中轉了幾圈,正想給他好看,一時重心不穩,跌到他身上。

這個氣氛,這個角度…硯耕又驚又喜,難道…難道我的「好機會」來了?他的臉慢慢接近艾倫,快到她的嘴唇時…

不對,照慣例,電話應該會來攪局才對。他停了一停,緊張的等電話鈴響。

一片寂靜。

終於…終於…艾倫溫順的閉著眼睛,啊啊~我的春天~

吻不到零點零一秒…門鈴響了!艾倫不好意思的把他一推,「電鈴響了。」

為什麼每次都這樣?!和艾倫住在一起快一年了,誰相信除了純潔到不行的親吻以外,什麼都沒做過?我連她的脖子都沒碰到過!

他媽的電鈴!不管是誰,他都想痛打那傢伙一頓!

怒氣沖沖的打開門,古龍水混著香水百合,害他打了好幾個噴嚏。淚眼模糊中,他和潘亦凱沈默的相對著。

「對不起,」他低頭看了看地址,「請問,艾小姐在嗎?」

艾倫擠到門口,馬上後悔了。「潘…潘先生?哈哈…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這是?」他指了指硯耕,「這是艾大哥嗎?」

「我姓范。」硯耕抱著胳臂。

亦凱掙扎了一下,「兄妹不同姓,少見哪。」

「他是我二房東。」艾倫笑笑。

「呃…還有其他室友吧?」亦凱的笑容僵硬了。

「沒有。」硯耕也會意了,笑得很邪惡。

亦凱這下子連腳步都僵硬了,帶著香水百合,踏著機器人的步伐,緩緩的走下樓梯。

兩個人目送他離去,忍不住一起「噗」的笑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