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十五)

「皙慧!妳為什麼沒告訴我,艾倫有同居人了!」接到表哥氣急敗壞的電話,皙慧腦門轟然一聲,完了。

「我真沒想到…真沒想到這麼清純可人的女孩子居然…居然…」亦凱幾乎要泣不成聲。

【Google★廣告贊助】

「居然怎樣?」皙慧搶白他,「怎麼?住在一起就表示他們會發生關係?你也太不信任自己的眼光了吧?」

被她強詞奪理的一堵,亦凱當場語塞。「但是…」

「但是什麼?表哥,你好可怕,我還以為二十一世紀了,已經沒有所謂的處女情結…沒想到身為文化先驅的你,還是深深陷在這種陳舊腐敗的沙豬觀念裡…我真是看錯你了!我不該把我最重要的朋友介紹給你!」呸,什麼最重要的朋友。

亦凱默然了一會兒,「妳說得…很有道理…」

「什麼有道理?我說得正是真理!你看到人家住在一起,就只想到滿腦子的色情。我們這些常去的同學就知道,他們也只是室友呀!房子不好找,一個女孩子家在外面,要被多少色狼垂涎…當然要找個男人來保護她…」對不起,硯耕學長,為了你的幸福,我一定得先摧毀你的名譽,「更何況…跟她住在一起的男人,對女人來說,再安全也不過了。」

「妳的意思是說…那個男的是 Gay!」亦凱大驚失色,「天啊,難怪他看我的眼光怪怪的…不過,表妹,我真的不歧視同志,相信我!他這樣盡心保護一個弱女子,我實在…實在…我實在非常感動。」

硯耕學長,你一定要原諒我,我是這麼愛你…「我沒說喔,你也別去戳破人家。人家生活在這個不友善的世界,已經夠苦了。你這樣的文化先驅,真的不可以…」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亦凱真是慷慨激昂,「我會愛屋及烏,關懷艾倫之餘,當然也會同樣的關懷這個可憐的朋友。放心,我會把他當成一個好朋友看待的!」

掛了電話以後,皙慧雙手合十的祈禱。上帝呀,請原諒我。為了讓硯耕學長脫離苦海,我只好請表哥接收了那隻狐狸精。這樣對我們大家,才是圓滿的結局。請原諒我的謊言,阿門。

***

艾倫面對亦凱的追求,實在哭笑不得。

本來以為嚇走他以後,就能夠清靜了。哪知道他去而復返,大大方方的來家裡坐著。碰了多少硯耕的軟硬釘子都不生氣,居然還送禮物給硯耕。

「你辛苦了。這樣的照顧艾倫。」他誠摯的說,「我知道你的生活很辛苦,非常非常辛苦…現在,讓我來分擔你照顧艾倫的責任吧!」

等他走了,硯耕幾乎氣癱,「他的大腦到底有沒有毛病?」

「我不知道,又不是我男人。」艾倫搖頭,「你怎麼不叫他滾?」

「伸手不打笑臉人,妳沒聽過?」硯耕翻翻白眼,「妳怎麼不叫他滾?」

「我就可以打笑臉人?呿!」艾倫踢了他一腳。

如果他又吵又鬧,說不定還好辦一點…看他這樣盯梢,實在快抓狂了。現在看到雪白的S320,她全身的肌肉都會緊繃,迅速尋找掩蔽。

這天又看到那台雪白的S320 經過,她脖子一縮,帶著滿籃的菜,不知道該躲到哪兒去。

「妳在幹嘛?」熟悉的聲音引她抬頭,「呀!良良~太好了,借我躲一下~」她縮在良良的背後,等那部雪白S320經過。

「幹嘛呀,躲貓貓?」良良的笑容還是陽光一般和煦,親暱的揉亂她的頭髮。

躲是躲,不過是躲台客牌橡皮糖。

「好久不見啦~剛好到這附近辦事,買了這麼多菜?」良良順手提起那籃菜,「怎麼,硯耕不在實驗室呀,他沒來幫忙?」

「硯耕為了資格考累壞了嘛,」她開心的挽住良良,「來吃飯啦,今天我會煮午餐唷。」

艾倫煮的午餐…良良突然精神大振。她對自己的胃很有信心,不過,看硯耕狂拉肚子應該很有意思。

「那我就打擾啦!」哇~良良的笑容,真的好迷人唷~

她能夠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女孩子迷良良。男人總是有點髒髒的感覺(當然不包含硯耕啦),清新乾淨又帥氣的良良,除了性別以外,幾乎就是女孩子夢中情人的樣子。

只是白馬王子不會有這麼結實窈窕的身材…所以許多男孩子也為良良瘋狂。

「…如果不是先認識硯耕,我也會迷良良呢…」一面開門,一面笑著跟良良說。

「迷誰?死查某鬼仔,妳在外面搞什麼?」冷冷的聲音傳來,艾倫覺得渾身發冷。

老…老爸?!

她瞪著爸爸,更糟糕的是,硯耕臉色灰敗的站在客廳,亦耕捧著花,也坐在客廳裡。

老爸氣得直跳,「大半年不回來,打電話也只會哼哼哈哈,林輩就覺得不對,居然跟男人同居在一起,還跟兩個男人同居!」

「伯父,你誤會了。」亦凱義正嚴詞的說,「我沒跟艾倫同居,雖然我跟她求婚好幾次,不過艾倫一直沒點頭答應…我實在不忍心讓她住在這麼破爛的地方…」

「什麼破爛地方?」硯耕頂回去,「…求婚?艾倫!妳居然沒告訴我,這個痞子居然跟妳求婚?!」他氣瘋了。

「痞子?」亦凱很憤慨,「我這麼有品味,你該說我是雅痞,什麼痞子?!算了,看在你照顧艾倫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伯父,初次見面,請把你的女兒嫁給我…」

艾倫爸爸沒有開口,硯耕就吼他,「我不准!」

「少年欸,那是我的台詞!」艾倫爸爸瞪硯耕一眼。

「就是說嘛!爸爸都沒說話了,你吵什麼?」亦凱也瞪他一眼。

艾倫爸爸還沒來得及開口,硯耕更大聲,「誰准你喊他爸爸?!」

「少年欸!那也是我的台詞!」艾倫爸爸清清嗓子,「你家死人咻?穿得披麻帶孝的。要娶我女兒,連我都不問問,你眼中有沒有我這個老大人?」

披麻帶孝?鄉下人就是鄉下人!我這身亞曼尼居然被這麼批評,要不是看在艾倫的份上…啊啊~艾倫,我為妳受了多少委屈呀~

「死查某鬼仔!到底哪個跟妳同居?」老爸強自按耐住氣,「妳老實講,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生米就趕緊煮成熟飯,妳要大著肚子過門咻?!」

「爸…」艾倫想解釋,硯耕已經一臉凝重的說,「是我,爸爸。」

「誰准你喊他爸爸?!」這次換亦凱嚷起來,「你這個Gay!」

「粿?什麼粿?」老爸一臉迷惑,轉眼看到良良,「那又來一個?」

「呃…我是艾倫的女朋友,不是,我是說,我是女的…」良良笑嘻嘻的指著自己。

「粿?啊!我知道了!就是查甫愛查甫,查某愛查某啦~夭壽喔~死查某鬼仔,跟男人同居就算了,連查某朋友都有了~謝世謝正喔~」

「不是啦!爸~」艾倫大叫,場面混亂得無法控制,她衝進硯耕的房間,拿起他以前帶活動用的擴音器,跳到桌子上,「媽的,你們聽我講啊~」

「披麻帶孝的是追我的人,那個女的是我的普通朋友,穿著短褲那個…那個是我男朋友啦!幹!吵三小!」

一片寂靜。

怒氣沖沖爬上樓的房東被嚇得發抖,「呃…啊…哈哈…我明白了…不用…不用麥克風我也聽懂了…哈哈…慢聊呀…」

艾倫在桌子上垂下肩膀。唉…我美少女的形象呀~嗚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