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十六)

大家坐下來吃艾倫爸爸煮的菜。大家都默不作聲,只有良良和艾倫爸爸有說有笑。

艾倫覺得氣悶,本來她要親自下廚的,但是老爸實在不給面子,臉色發青的阻止她,還說得很好聽。

「不,老爸來就好了。這麼久沒見,妳也好久沒吃老爸的菜了。」

【Google★廣告贊助】

「爸…」艾倫想抗議,老爸又說,「上次妳煮了一次蚵仔煎,妳老媽到現在看到蚵仔臉還會發青。妳也幫幫忙,不要讓這麼多人一起搶廁所。」

「那是蚵仔不新鮮!」艾倫抗議。

艾倫爸爸張了張嘴,無力的搖搖頭,「總之,妳拿碗到客廳去…小心!碗是要錢的!不~妳不用洗菜~這種小事老爸來就好了~那是沙拉脫呀~不要拿沙拉脫來爆香~」大腳一踢,「妳趕緊給我滾出廚房~我這條老命還想多活幾年~」

「我的父母不了解我。」她咕噥著,不小心又打破了玻璃杯。

大家很有默契的,良良低頭撿碎片,亦凱拿起畚箕,硯耕熟練的拿出OK繃,幾分鐘就終結了她造成的混亂。

「你們都當我是小孩子!」她漲紅了臉,其他的人默默的看著她,很一致的搖頭。

「喂~」沒人理她。良良打開電視,剛好正在演QOO的廣告。很一致的看看她,又看看QOO,良良伸手拍拍硯耕的肩膀,硯耕遞煙給亦凱,一起嘆了口氣。

「吃飯啦~」艾倫爸爸拿著鍋鏟,「哪個過來幫我端菜…除了艾倫以外,誰都行。」

「伯父,我來吧,」良良嘆口氣,「喂,硯耕,幫我拿碗。」

亦凱握著艾倫的手,「不管妳在生活上多麼低能…不要忘記,我的確是愛妳的。」

「你才低能呢!」艾倫勃然大怒,「我也要幫忙!」一轉身,又在平坦的客廳跌倒,硯耕兩手端滿了菜,認命的跨過她,「麻煩你,潘先生,把她扶起來。」

於是,QOO美少女紅著鼻子,怒氣沖沖的坐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吃飯消氣。

「我說,少年欸,你真的喜歡我的女兒咻?」艾倫爸爸眼神鋒利的望著硯耕。

「是的。」他很嚴肅的把筷子放下。

「呷飯啦,筷子放下幹嘛?啊你真的喜歡我們阿倫,還是得來家裡跟她媽媽說啊!怎麼好這樣同居?」

硯耕漲紅了臉,「我們只是室友。」他咬牙掙扎了半天,「我…我還是處男。」

良良噗的一聲,飯粒都噴到亦凱的身上。

「我…我雖然不是處男…」亦凱沒注意到,深悔交過幾個不理想的女朋友,「但是我的心,還是純淨的一如處子一樣!」

這次換艾倫爸爸噴飯,「啊實在有夠不人道的啦~二三十歲的男子漢了,還要他們當處男啦,良良啊,實在很好笑的啦~」

兩個人縱聲大笑,艾倫三個人一起面紅耳赤,低頭死命扒飯。

「如果沒跟艾倫同居,你怎麼想的啊?少年欸?男女朋友就是大家玩玩而已?這樣的話,你還是繼續當你的處男,千萬別害我女兒大肚子。」艾倫爸爸擦擦眼淚。

「不。我和艾倫交往,是以結婚為前提的!」被笑雖然覺得很恥辱…啊啊~二十八歲的處男哪~但是為了艾倫…這些都可以忍耐…他殺人的眼光瞄向張大了嘴笑岔氣的良良,「如果不會太冒昧的話,請讓我登門拜訪伯父伯母。」

艾倫爸爸讚賞的點點頭,「少年欸,這樣很好,這樣才是有肩膀的男人。」他轉頭跟亦凱說,「你勒?潘欸?我女兒已經有男朋友了,你還想追她咻?」

「當然。」他面不改色的夾起魷魚,「伯父,我不能把艾倫交給這個Gay…

「你才是Gay!」硯耕氣得想打爆他的頭。

亦凱不為所動,「我知道艾倫惹人憐愛,但是,性取向是天生的,總有一天,你會發現你還是受同性吸引…我決不是歧視同性戀!但是,我不能讓你因為一時昏頭,葬送了艾倫一生的幸福~」

「良良啊,你和少年欸不是同學?」剛剛他已經跟良良聊了不少天了,「他到底是不是『粿』?」

「我不知道,沒聽說欸。」她笑咪咪的,「說不定他是菜頭粿,我一直沒發現。」

「良良!」硯耕從牙縫裡擠出她的名字。

「我欣賞妳!這女孩子古錐!」艾倫爸爸笑得很開懷,「不管怎樣啦,潘欸,你哪喜歡我家阿倫,你就要認真的,君子的追。女孩子還沒嫁人,被追都是應該的。你也加油啦,有空來我家坐坐,你也該有公平競爭的機會嘛。」

「謝謝伯父。」他得意的看著咬牙切齒的硯耕。

這頓飯算是賓主盡歡(?),艾倫爸爸要走前,回頭欣慰的拍拍女兒的肩膀,「阿倫啊,本來妳不肯回家,我還替妳很擔心。一輩子畫圖又畫不出老公,沒想到認識這麼多有頭有臉有博士有碩士的朋友。妳要乖呀,沒有半件家事做得好沒想到還有人要,自己不要太驕縱…」

「爸爸!我當然會做家事!」艾倫抗議。

「放心吧,伯父,」硯耕凝重的搭在艾倫的肩膀上,「我會努力賺到一個菲傭才結婚的。」

「我家有兩個,還有一個國寶級的廚子。」亦凱插嘴,兩個男人眼神激鬥出火花。

艾倫爸爸很欣慰的拍拍兩個男人的肩膀,「謝謝,謝謝。」

「爸爸~你在謝什麼啊~我有那麼糟糕嗎?~」艾倫對著老爸欣慰的背影大叫。

其他三個人靜默。

「欸…硯耕,」良良悄悄的問,「你確定一個菲傭夠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