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十七)

「什麼?」皙慧對著電話大叫,「你居然…」

「對不起,皙慧表妹。」亦凱心平氣和的說,「我不是故意的。害他不自願的『出櫃』…」

天啊…皙慧覺得有點暈眩。「你是不是把我的名字說出來了?是不是?」她幾乎要抓狂了。

【Google★廣告贊助】

「怎麼可能?」亦凱皺眉毛,「我會這麼做嗎?」

還好…那…表哥不想接收那個狐狸精了?這下糟了,要到哪兒去找個不怕死的呆子呢?

「我還是會繼續追艾倫的。」亦凱很堅毅的說,「我當然覺得 Gay 居然能夠超越性取向愛上一個女人是多麼偉大的愛情故事…這跟異性戀愛上同性是同樣偉大而感人哪~只是,我怎麼能夠看著這樣的不幸發生?我這麼的喜歡艾倫,同樣的,我也欽佩硯耕…」他被自己偉大的情操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我一定要阻止他們的不幸!」

加油!表哥!我的幸福也靠你的爭取呀~皙慧也感動得哽咽,「…表哥,我也會為你加油的。」

***

「不要再吃了。」洗完碗,硯耕忍不住勸艾倫,「零食又沒得罪妳,幹嘛消滅它們?」

「你管我?!」她惡狠狠的塞了一嘴的小魚乾,「你和爸爸都欺負我!」

「我欺負妳?」他叫起屈來,「碗是我洗的!菜是我收的!妳連地都掃不乾淨…」

「我是掃不乾淨!」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反正只是權宜之計嘛!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將來受苦也不是你在受!」說不定,為了硯耕好,她應該考慮嫁給亦凱,讓他吃吃苦頭。但是想到他那一身的「阿摩尼亞」…她決定誰也不嫁,反正她已經在核彈廢墟生活慣了。

硯耕的臉沈下來,「妳說什麼?!我不是妳男朋友?什麼叫做權宜之計?」他一把把她抓起來倒吊著,「再說一次!」

「哇~我反對暴力~」艾倫的眼淚揮發殆盡,「快放我下來~」

「下來?」硯耕把她翻了三百六十度再回來,「說!我是不是妳男朋友?」

「不是。」即使倒吊著,她還是很帥的一叉手臂,怎麼可以屈居於暴力之下?

「還不是?」他把艾倫轉了兩次的三百六十度,不理她的連聲慘叫,「誰准妳隨便把我拿來權宜了?妳拿我純潔的少男心當什麼?現在是不是?」

「是啦是啦~」再轉下去,她就想吐了,「放我下來啦~」

「是什麼?」硯耕還是好兇。

「男朋友!是我男朋友!」艾倫大叫。

他滿意的把艾倫放下來,艾倫已經頭昏眼花了,不抓住他,真的會倒栽蔥在地板上。

「你…」她氣得俏臉通紅。

「我怎樣?」硯耕很兇,「妳以為感情這回事可以隨便講講?女生就可以不負責任?我可不管!妳既然公開承認了,害我以後娶不到老婆,妳打算怎麼賠償我?」

「哼,以身相許嘛。」艾倫叉著手臂,不屑的說,「這樣行了吧?反正男生都嘛一樣,滿腦子只有這種事情。真沒想到,有人為了拋棄處男身分,連這種人情都要討…」

啪的一聲,她的腦門挨了一記爆栗,「你怎麼又打我?我反對暴力喔!我不要跟有暴力傾向的人當男女朋友~」

「不然勒?」硯耕的指節咖啦啦響,「還是說,妳比較喜歡摩天輪的三百六十度?妳相不相信我也會『大怒神』?『自由落體』好像也不錯…」

「哈哈哈…好心的大爺…」艾倫換上一副諂媚的臉孔,「不要生氣嘛…我只是開玩笑的…」

「我是不是妳男朋友?」

「是是是是…」她拼命點頭。

「我是最英俊,最帥,對妳最好的男人吧?」

呃…她的胃突然有點不舒服…「是是是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哪…

「星期日去探望伯母?」

「是…啊?」她的眼睛瞪圓了。

「嗯?」看他挽起袖子,艾倫沒命的點頭,「是是是是…」

天啊~這個男人是誰?真的是討厭女人的二房東嘛?她突然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

跟媽媽敲定回家的時間,她總覺得大禍要臨頭了。

一踏入家門,她有種退出來的衝動,但是硯耕堵在門口,她只好勇敢向前。

客廳…坐滿了家人。除了過年聚不到一塊的兄弟姊妹,全到齊了。她腦門一昏,坐定以後,小妹小心的招她到書房。

「姐,就是這一個?我聽爸說,他是博士溜?」她伸長脖子看了一下,「昨天來那個比較帥,這個看起來好兇。」

「還要念一年才是博士啦…昨天?!」艾倫愣住了。

「妳不知道?昨天有個潘先生來了勒。一身的名牌,車子大得巷子都開不進來…送了一大堆禮物,媽高興得嘴巴都闔不起來。不過媽說啊,有沒有錢不要緊,妳喜歡比較重要…」

艾倫的臉孔一白,「…為什麼…為什麼哥哥和弟弟都回來了?」

「他們想看看誰那麼不怕死,敢想娶妳回家呀,」看她面色不佳,小妹趕緊加了一句,「不是我說的,那是老哥說的。」

這些人…他們以為參觀動物園嗎?

食不下嚥的數著飯粒,媽媽熱情的招呼硯耕,高興的擦眼淚,「沒想到那個沒路用的阿倫,還能遇到這麼好的少年郎…」爸爸只顧著招呼硯耕喝酒。

至於她的兄弟,一律用無比同情的眼光看著硯耕。

「你辛苦了…唉…」哥哥語重心長的拍硯耕的肩膀,弟弟無限憐憫的搖搖頭,「真的,你辛苦了。幸好你願意接收她,請你不要退貨,我們家是不收的…哎唷~」艾倫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腳。

「你們這些兄弟,也不會替自己姊妹說好話!就算是真的也別說出來呀!」媽媽教訓他們,艾倫卻覺得自己被重重的插了一箭,「萬一人家嚇跑了怎麼辦?以後還有誰敢要阿倫?昨天那個潘先生那麼好野,我想阿倫很快就會被掃出來了…還是這個少年郎好。」

「潘先生?」硯耕小聲的問,聲音充滿殺氣。

「對,昨天潘亦凱來過了。」艾倫覺得滿無力的。

咖啦一聲,硯耕咬斷了雞腿骨,她突然覺得有點寒意。

哥哥和弟弟對望一眼,哥哥堅毅的,「真的,艾倫是個好女孩。」

弟弟接著說,「真的,她真的是個好女孩…」

兩個人陷入沈思狀態,搜索枯腸尋找艾倫的優點。

真是令人尷尬的沈默。「她很會畫畫。」硯耕提醒他們。

「喔…對,她很會畫畫。」哥哥吁出一口氣,擦擦汗。

「還有,她長得還可以,」弟弟也終於找到可以推薦的理由,「只要不看她那『壯碩』的大腿…哎唷~」這次艾倫踹得比上次用力。

這頓飯吃完,除了艾倫,大家都很開心。全家人都擠到門口送客,走很遠了,媽媽胖胖的身影還在招手。

「妳的家人都很可愛。」硯耕無限眷戀。

艾倫悶哼一聲,「…我的家人都很普通。爸爸是退休船長,哥哥和弟弟都是警察,妹妹還在唸書。」她望著硯耕,「他們都很普通。和你那顯赫的家是不一樣的。」

有多顯赫呢?其實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范氏企業很有名。

「又怎麼樣?我跟家裡脫離關係了。」硯耕淡淡的,「不要把那種冷冰冰的同姓人說成是『家』。妳正在侮辱家這個字眼。」

晴朗冷冽的夜空,不多的星星非常明亮,艾倫的眼睛也閃閃。「你愛我什麼呢?為什麼非要當我男朋友不可?」

「妳不喜歡我嗎?」他把艾倫的手拉過來,呵呵凍冷了的小手。

「我當然喜歡你!」脫口而出,她的臉漲紅,「那不重要。」

「很重要。」他揉揉艾倫的頭髮,「我就是愛上妳。很簡單的。我喜歡妳認真的表情。」

認真?她不可思議的看著硯耕,「我不會做家事。」

「要做家事,菲傭會做得比妳好。我能因為她會做家事就娶她嗎?」他的大手牽著艾倫,「我要找同方向的夥伴,不是菲傭。妳等我。等我畢業以後,要找份養活我們的工作不難。不求置產和富豪,我們應該請得起菲傭。妳只要專心畫畫就行了。」

「因為我長得好看?」艾倫狐疑的看著他,「你看到我媽媽了嗎?我和媽媽年輕的樣子幾乎沒有兩樣…將來我會變成這樣胖胖的歐巴桑。歲月不會饒過任何人…」

「對呀,是不會饒過任何人,包括我。」硯耕覺得今晚的艾倫真可愛,「我也會老。我們一起變老,一起變成胖胖的歐巴桑和歐吉桑。不是很好嗎?就算老了,我也會邊看書邊陪妳畫畫…」他和艾倫的額頭相抵,「我喜歡妳的畫,喜歡妳認真工作的表情。我知道妳一直都是很認真的。我只希望…」他虔誠的合十,「妳保有這份認真和純真,就行了。」

艾倫不敢眨眼。她怕一眨眼,眼淚就掉下來了。

狐狸:有一天,我會長出白色的鬍子,尾巴也會變得純白。那時候妳的頭髮大約也變成含霜的麥穗吧?那時候,我們可以坐在一起,一起看夕陽。

娃娃沒有說話,眼角沁著晶瑩的珍珠眼淚,牽著狐狸的手,一起看夕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