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二十二)

「邵莉,妳瞧瞧,這死小子是不是要氣死我?」范士豪怒吼了起來,「這是…這是什麼人家的女孩兒?說要離家,頭一扭真的就出去了!好好的T大法律系不去念,偏偏跑去玩那些瓶瓶罐罐,真是太沒出息了…」

邵莉撿起甩了一地的徵信資料,低眉說,「他…他也只是不喜歡我這個繼母…」

【Google★廣告贊助】

「他是三歲小孩嗎?」士豪更生氣了,「怎麼,我娶他的同學,礙著他什麼?邵莉,不要動不動就把責任往肩膀上扛!這死小子從小就喜歡跟我唱反調,現在只是反得越來越沒樣子了!妳看看,這個叫什麼艾倫的…以前是幹什麼的?漫畫編輯!好吧,女孩子沒出息就算了,居然當過黃色小說的編輯!……高中休過學,連大學都沒念,這種女人能進我的家門?除非我死了!」

邵莉心事重重的看著這些資料。她不得不承認,看起來的確不像是士豪願意接受的媳婦。

然而,她擔心的卻是別的事情。

「硯耕?」她急急的說,「不,先不要掛我電話。」

硯耕笑了起來,這麼些年,第一次覺得他的聲音這麼輕鬆自在,「邵莉呀?幹嘛?這麼緊張做什麼?我沒打算掛妳電話呀。什麼事?這次老爸又是什麼毛病?攝護腺腫大嗎?哈哈~」

豪爽的笑聲…她當年會愛上硯耕,說不定就為了這豪爽的笑聲,「…不是。你有時間嗎?」她聽見士豪的聲音。

「做什麼?約會?」居然會開玩笑了?真的是硯耕嗎?

「別鬧了。」她微瞋,「…也算吧。老地方?明天下午三點?」

雖然覺得奇怪,「好。到時見。」

放下電話,邵莉有點失神。總是不給她好臉色的硯耕,和顏悅色的令她狐疑。

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想的…不過,她分外用心的打扮,到了「老地方咖啡廳」,拿著咖啡杯的手,微微的顫抖。

不過,從硯耕的眼底看去,卻覺得她一派優雅溫柔,比起當年與他相戀的任性小女孩,她的確成熟穩重多了。

「等很久了嗎?」坐在她的對面,有點訝異自己居然波瀾不興。我真的愛過她嗎?這就是讓我討厭女人的主因嗎?

現在我還討厭女人?不,現在我倒是滿喜歡女人的。包括皙慧,因為艾倫喜歡她,所以他也覺得她還不怎麼令他討厭。

發現他這麼自然,邵莉的心裡不知為什麼,有種倀然若失的感覺。「你的氣色真好。」

「好啦,不要講客氣話了,晚上我還得打工呢。」他笑笑,「說吧,這次又怎麼了?不是攝護腺腫大,難道是威爾剛中毒?」

「你呀…」邵莉愣了一下,那個嚴肅剛直的男人,幾時變得這麼幽默輕鬆?過去許多甜蜜與酸楚一起湧上心頭,她勉強壓抑著,眼角不禁有些潮溼。

硯耕卻誤會了她的意思,遞了面紙給她,「哎呀,這是怎麼了?難道老爸欺負妳?這我就沒什麼辦法了…要不要離婚?我介紹妳好律師…」

她深吸一口氣,「我沒事…不過,硯耕,你有事了。你真的決定結婚了?那個女孩…不是你理想的…嗯…不是士豪理想的媳婦…」

硯耕皺起眉毛,真是老套,「怎麼,他又派徵信社調查我?他不是說,滾出去就別再回來了?他管我結不結婚?那是我老婆,不是他媳婦。」

「不是這樣的…」她沈吟了一下,「算了,我只是先來告訴你一聲,要你有心理準備。士豪…士豪是個意志很堅強的人。你還是…」

「我會不知道?我是他兒子。」他笑笑,「不要緊,他沒辦法對我做什麼。」

邵莉咬了咬下唇,「當然…還有…」

「嗯?」

「你…你還記得對我的承諾吧?」邵莉下定決心說出來。

「承諾?什麼承諾?」硯耕低頭喝咖啡。

她倒是急了,「我們分手的時候,你答應我…」

「分手?什麼分手?」硯耕抬頭思考,「我們分手?嗨,邵莉,妳最近壓力太大了吧?我們是好同學,就是這樣。妳嫁給我老爸,我是不太贊成。畢竟他那麼老了,脾氣又暴躁。不過,妳幸福就好。」他笑笑看著她,「好吧,什麼承諾?妳提醒我一下。」

邵莉呆住,定定的看著他。

[1;36m「對,我就要嫁給士豪了。」年少氣盛的邵莉數落完了他的缺點後,拋下結論,「而且,你不要忘了,你答應我給我一個願望。」 [m

[1;36m那時候,呆住的是硯耕,他愣愣的說,「什麼願望?」 [m

[1;36m「不准告訴士豪我們曾經在一起過!」少女面對真愛的時候,總是分外的殘忍,「你答應我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答應我的!」 [m

[1;36m硯耕的眼中充滿了虛無和冷漠,定定的望著曾經深愛過的女孩。 [m

[1;36m「好,我答應妳。」 [m

「沒有…沒有什麼承諾…」邵莉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落下淚來。

「那就好。」硯耕熱情的拍拍她的肩膀,「雖然我叫不出口,不過,還是替我添個弟弟或妹妹吧。這樣老爸在不會一天到晚為了我生氣。不要說他,我自己就煩死了。好同學,就幫老同學一次吧。」他看看錶,「我真的得去打工了。下次有機會,讓妳看看我老婆。很可愛呢,她叫艾倫,妳一定會喜歡她的…」

邵莉想說什麼,卻只能拭淚。

把整包面紙留給她,匆匆離開老地方。

到了加油站,艾倫正在擦車窗,他一把抱住她。

「呀!呀!」她被人從背後抱住,兩隻手亂揮,「你在幹嘛?!」

「艾倫,我們如果分手了,妳會否定我們在一起的這段事實嗎?」她轉過頭來,納罕著,「為什麼要否認?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不快樂嗎?快樂過,幸福過,就好了呀。」她大驚失色,「要分手了?」

「擦妳的車窗啦!笨蛋。」硯耕鬆開她,卻笑了起來。

我的抉擇是正確的。

回到家門口,他把車停好,「喂,我們去做點情侶該做的事情。」

艾倫的臉飛紅起來,「什…什麼事?」

他牽著艾倫的手,到附近的國小散步。

「我愛妳。」他很鄭重的說。

「神經…怎麼突然…」艾倫臉紅了一陣子,「咦?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說!男人一但甜言蜜語,一定是做了什麼壞事!」她跳起來掐硯耕的脖子。

可憐,連想掐脖子都得用跳的,還常常掐不到…他抓住艾倫的手,「不算對不起妳啦…不過,今天下午,我見到了我繼母…」他詳述了下午的事情,艾倫聽得很專注。

一起坐在講台的台階,晚風吹過,他把瑟縮的艾倫擁在懷裡,一起面對夜色深濃的操場。

艾倫輕輕哼著歌,他也輕輕和著。天天聽加油站的歌都聽熟了,他不知道自己也會唱盛夏的果實。

[1;36m「也許放棄 才能靠近你 不再見你 你才會把我記起  時間累積 這剩下的果實 回憶裡愛情的香氣 我以為不露痕跡 思念卻滿溢 或許這代表我的心…」 [m

一呼一吸,這麼的自然融合。就像是天地間就剩他們兩個的聲音,在閉著眼睛的黑暗中,明亮的閃閃。飛躍過曾經淚流不已的的往事,盛夏過去,他們終於各自走過各自的情傷。

等最後一個音符停止。兩個人沈浸在巨大的悲傷和欣喜中,仍然閉著眼睛,享受彼此相伴的寧謐。

「你還愛她嗎?」艾倫沒有睜開眼睛。

「妳還愛他嗎?」

她笑了一下,覺得自己問了個蠢問題。「我談過戀愛。對的。」

「想說再說吧。」硯耕還閉著眼睛。

沒想到閉上眼睛,還可以看到更遙遠的風景。這個時候,他們覺得選了彼此,真的太好了。

即使不發一言,還是那麼的溫暖和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