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二十三)

牽著手,像是小朋友一樣甩著,這樣美好的月色,相伴著擁有神祕默契的他和她,他們慢慢的走回家,發現門口堵了極大的房車。

車窗慢慢的下降,范士豪充滿威嚴的臉出現。

「回來了?打工到這麼晚,這種生活挺苦的吧?」他的聲音充滿譏誚。

【Google★廣告贊助】

「怎麼會?我對當野生動物比較有興趣。誰想當飼料雞?老爸?你不是這麼說過我嗎?」

老爸?艾倫驚訝的望著這個威嚴的男人。據說他已經五十多歲了…若不是泛霜的鬢角洩漏他的年紀,她實在不敢相信…看起來像是硯耕的大哥。

比起硯耕單純兇狠的臉,和他酷似的父親,卻顯得俊逸優雅,眼睛卻凌厲的令人不敢逼視。即使這樣的年紀,還能引許多女人愛慕吧?他走出來,堂堂的身材,像是練家子一樣,還威武著氣勢。跟著他下車的美麗少婦和他站在一起,儼然一對璧人。

艾倫好奇的看著那個美麗的女人,就是她?嗯,難怪硯耕不喜歡皙慧呢,原來和前任女友的形態這樣接近。

「不請我們上去坐?」士豪微笑,即使微笑也沒讓臉部的線條柔和一點,「我們既然來了,來者是客,我想你母親的教育沒那麼失敗吧?」

硯耕的肌肉緊繃了一下,「這邊走,老爸,這是老公寓了,沒電梯的。請你小心,心臟病若發作,恕我工作了一天,沒力氣扛你下樓。這邊巷子又讓你的車堵住了,我怕救護車開不進來。」

「不勞你費心。我還沒老到快死了。」他頂回去,「幾步樓梯要不了我的命。還是你想提前繼承家業?」

「留著當你的棺材本吧。」硯耕冷笑,「那家破爛公司看誰要,趕緊拿去吧。省得跟那些涎著臉諂媚的小人瞎混。我又不是星宿老怪,沒那麼特別的嗜好。」

「幾年不見,你的嘴倒是磨得挺鋒利的。可惜就只會耍嘴皮子。」士豪也冷笑。

「哪裡,趕不上老爸的。」

艾倫抓抓頭,不知道為什麼,老想到左右互搏。呀,他們父子挺像的。

她開了門,大家魚貫進去,邵莉很不客氣的上下打量了艾倫一下。

「我去泡茶。」這麼尷尬,她趕緊站起來。

「不用啦,他們馬上走了。」硯耕懶洋洋的。

她還是規規矩矩的倒了茶來,雖然中途絆了一下,灑了點在地板上,不過幸好沒跌倒,也沒任何人受傷。

「這位就是你同居的女朋友?很有禮貌嘛。」士豪的語氣和他話裡的客氣剛好相反。

「什麼同居?那是我老婆。」硯耕笑笑,「等我畢業,我們就會補辦婚禮。到時候請一定要來捧場。不過,我們不打算請客了,所以請帶印章來法院當證人。」

士豪輕笑一聲,「艾小姐,」像是現在才發現她的存在,「聽說,妳在頂點漫畫當過編輯?」

「是的。」她難得緊張起來。雖然感情不好,畢竟是硯耕的爸爸。

「聽說?」硯耕冷笑,「聽徵信社說吧?你既然把我趕出家門,你最好…」

「硯耕,硯耕…」士豪搖搖頭,「我跟艾小姐說話,你怎麼好插嘴?」

「你…」硯耕氣得站起來。

「硯耕,不要緊的。」艾倫也有些醒悟,他們是來「考試」的,「伯父,您請說。」

「頂點出版社呀…這家出版社倒是惡名昭彰的緊。他們出過黃色小說,還讓法院查封過,邵莉,對吧。」

「我是聽說過。」邵莉點點頭。

「這也沒錯。」一接觸到工作,她血液裡的果斷全清醒過來,「不過,頂點出版社是個多角經營的公司。除了漫畫和雜誌,還會多方嘗試。情色文學的出版的確是個失敗的嘗試。」

「『情色文學』?」士豪大笑,「邵莉,聽到沒有?能把色情小說包裝得這麼好聽,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呢!」他點頭,「但是,妳主管的『情色文學』系列失敗,是妳被開除的主因吧?」

邵莉的輕笑,激起了艾倫的鬥志,「情色文學系列不是我提出去的企劃案。我?我只是負責執行的編輯。我相信伯父應該很清楚,公司既定的企劃案,不管多麼可笑,負責人都得盡力完成。你對了,我的確負責這個系列,至於失敗…我很遺憾公司沒看清楚正確的方向,而我的建議不被採納。至於開除的主因…絕對不出在我的工作能力。」

「哦?」他這才對這個小女孩另眼相看些,「主因呢?」

「伯父,我相信我沒必要向您彙報。」艾倫也微笑,「在人家背後說壞話,不是我的風格。請原諒。」

他倒是把這小女孩看輕了!不過,這麼一來,更不能讓她當范家的媳婦。

「就一個不曾念過大學,連高中都被退學的女孩子來說,妳的確很優秀。」他的侮辱讓硯耕握緊了拳頭。

艾倫按按他的手,「伯父,你又錯了。我高中因為身體不好休學過一年,後來也回去完成了學業。至於大學,我不認為畫畫得到大學才學得到什麼。」

「這是考不上的好藉口。」他輕蔑。

「教育制度不適合我。」她微微仰頭,「據我所知,愛迪生小學沒念完,嚴長壽先生也只有高中學歷。」

士豪凌厲的瞪著她,艾倫也無所懼的瞪回去。硯耕覺得他們視線似乎激出火花。

「范家不要大學都沒念過的媳婦。」他點點頭,「妳很勇敢,但是,這是我們家的規矩:每個人起碼要碩士畢業。」

「我也不想當范家的媳婦。」她頂回去,「我只想當范硯耕的妻子。」

「一個高中畢業的女孩子和一個博士,妳覺得配得上嗎?」士豪幾乎動怒了。

「一個繪畫高手和一個連沾水筆都不會拿的男人,你覺得配得上嗎?」硯耕張大嘴,他不曾看過艾倫這樣犀利的時刻,「我覺得這樣的比較沒有意義,配不配只有他們兩個才能決定。」

除了兒子,這輩子他不曾遇過其他膽敢反抗他的人。士豪又是震怒,又覺得有些惋惜。

「妳若和硯耕結婚…硯耕就失去繼承家業的資格了。」他定定的望著艾倫,「為了妳,他會失去一切。即使我過世了。」

「伯父,你放心,」艾倫冷靜的說,「看您這麼滔滔雄辯,我相信您會長命百歲的。至於硯耕會不會失去一切,這都是他自己的選擇。不管他怎麼選擇,我都支持他。身為他的女朋友、未婚妻,這是我份內的事情,不用感謝我了。」

「沒錯。」硯耕笑出聲音,越笑越大聲,「我怎麼失去一切?我早就放棄你的事業啦!老爸!回去啦,我們這破地方,實在招待不周。喂,老同學,扶好老爸,我怕他昏過去。年紀大啦…要服老嘛…」

士豪定了定神,兇狠的,「你會後悔的。」

「那也是我的事情吧?」他站起來,很熱情的招呼,「不送啊~小心樓梯呀~嘖嘖,就說老年人要保重身體,氣壞多不值…」

邵莉回頭看他一眼,眼中充滿千言萬語,硯耕卻只回頭對著艾倫笑。她突然心裡有點茫然,不知道那時候的選擇到底對還是錯。

「艾倫!妳好厲害…妳看到那老傢伙的模樣沒有…艾倫!」他趕緊接住一昏的她。

「怎麼了?怎麼了?」他摸不著頭腦。

「你爸爸…你爸爸好可怕喔…」她哇的一聲哭出來。

硯耕搔搔頭,實在…他真不知道艾倫是厲害還不厲害呢。不過,軟香溫玉抱滿懷,感覺真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