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二十四)

「可惡!我還沒求婚勒!」硯耕突然想到,大叫起來,「可惡!居然被他影響,就說『我老婆』!」他一把抓住還在哭的艾倫,「只好現在求婚了!艾倫,嫁給我吧…」要不要跪下來?可是跪下來滿蠢的…他決定跳過這個程序,「我會一輩子對妳好的,嫁給我吧。」

艾倫本來眼淚已經停了,現在又小嘴一扁,抽抽答答的哭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他慌了一下,糟了,一定是程序不對。他瞥見牆角放著塑膠花,一把抽起來,「呃…請嫁給我…我知道這是塑膠花啦,不過,明天我一定補一把真花給妳…」

她搖頭,還是哭。

「那…那那那…」硯耕小心翼翼的問,「我是不是要跪下來?」

「不…不用啦…那好蠢…」她擦擦眼淚,哽咽著,「我只是…只是太高興了…」

高興?

「你是第二個跟我求婚的人呢…之前只有亦凱…」她抱住硯耕,「都沒有人跟我求婚…」

這些男人的眼睛都瞎了嗎?沒人跟艾倫求婚?

他們眼睛倒是沒瞎,艾倫吸一下鼻子,他們只是被我的「核彈廢墟」嚇跑了而已…

她拿了硯耕的面紙,用力擤一下鼻涕。「等你畢業,我們就結婚。但是我不會作家事唷…」

我會不知道嗎?「放心吧,等我找到工作,我們就請個菲傭。」他對未來充滿信心。

真是充滿玫瑰花色彩的美麗未來…

只是,那個頑固的老頭會放棄嗎?如果他來找自己,還把支票簿掏出來,那還真是蠢斃了…

等士豪在樓下堵她,艾倫有點討厭自己過分靈敏的第六感。

不要掏支票出來,不要掏支票出來…一起坐在小咖啡廳的時候,她在心裡不斷的吶喊著。

發現士豪掏的是打火機,她鬆了一口氣。

「艾小姐,強迫妳陪老人家坐著,實在不好意思。」士豪換了個臉孔,顯得這麼和藹可親。

如果他指著自己的鼻子大罵,說不定還不這麼害怕…艾倫戰戰兢兢的回答,「不會不會…」

他蕭索的抽了一口煙,「就像你看到的,我已經是個老人家了…我知道硯耕一直不滿我娶了他要好的同學…只是,鰥居多年,看到邵莉,我還是忍不住像個年輕小夥子一樣燃起熱情。娶邵莉大概讓兒子起了誤會吧?的確,邵莉若是生下孩子…他的權益就會受損…」他撢撢煙灰,「但,邵莉不會生下任何孩子的。這一點,婚前我就跟她說清楚了。」

為什麼?她的大眼睛寫滿問號。

「不管怎麼說,硯耕都是我唯一的孩子。」他靜默一下,「妻子過世後,我就沒有再婚的打算。為了怕『需要』導致不可收拾的結果…我已經結紮了。」

艾倫險些把一口咖啡噴出來。這麼私密的事情,告訴我幹嘛?

「所以,硯耕的權益絕對不會受損…我也仍然愛他…」英俊男人憂愁起來,更讓人砰然心動,可惜不是艾倫的心臟,「妳了解嗎?一個頑固父親的…無法訴諸口的愛…」

艾倫又想就地找掩護了,也許她對浪漫起過敏吧?她覺得全身爬滿雞皮疙瘩…「我、我了解。」她趕緊灌下一大杯冰開水。

「我相信,妳也相同的愛他吧。」士豪正色的問。

「呃?啊,是啊,我愛他。」

「那,為了他好,還是請妳跟他分手吧。」他懇切的望著艾倫,「我明白愛是無價的…但是,范氏企業的首腦,他的妻子要受到很嚴苛的檢查…妳若跟他結婚,或許開始很幸福…但是,等他嚐到了權勢的滋味,他就會漸漸嫌棄妳了…到時候再來悔不當初…妳會感激我現在的無情的。」

艾倫看了他半天,搖搖頭。好老套,跟連續劇演的沒兩樣。還好,他沒掏支票簿出來。

「當然,我會補償妳的。」艾倫的臉孔一白,糟糕,真的來了?!「我知道妳很有繪畫的天分…我會進一切的力量,力捧妳成為二十一世紀的新秀。」

她擦擦汗,幸好不是支票,「伯父,我很感激您的盛情。如果想當新秀,潘亦凱先生就已經跟我提議過了,但是我已經婉拒了。」

「那麼…」不要名?那麼利呢?「如果妳需要『補償』,只要說個數字…」

不要掏支票簿!艾倫趕緊阻止他,「我的錢也夠用了!我的物質慾望也不高。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那麼,」他的臉沈下來,「到底妳想要什麼?」

「我只要硯耕就好了。」艾倫抹抹嘴,「伯父,謝謝你請客,蛋糕很好吃。」

「他什麼也不會有。」頑固的兒子到哪裡去找來更頑固的女朋友?

「我也不需要。」艾倫站起來,「我們現在的生活,我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他充滿怒氣的站起來,丟了兩張鈔票,「我不管妳是笨,還是心機沈重。妳將會發現,一無所有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我了解。」艾倫點點頭,「我從您身上看得很清楚。」她走了出去,丟士豪的爸爸在背後氣得發抖。

其實…我也在發抖呢。她抱住自己的胳臂。沒想到,我也有這麼勇敢的一天啊。

她微笑,一口氣跑上六樓。這個勝利的時刻,她的心裡出現一幅又一幅的畫面,她急著把這些畫出來。

打了一個小小的勝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