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二十五)

除了接到士豪的律師函,聲明硯耕只要和艾倫結婚,就此失去繼承資格外,幾乎沒有什麼阻礙。那張律師函後來被硯耕拿來包便當了。

冬盡春來,硯耕順利的通過了博士口試,終於要成為「正牌」的博士。

「硯耕,明天的狂歡會,我不能參加了。」艾倫放下電話,愁眉不展的。

【Google★廣告贊助】

硯耕大為掃興。好不容易拿到了學位,他最想分享的人卻不能參加,「為什麼?」

「我老爸病了。媽媽哭得悉哩嘩啦,說也說不清楚。我看我還是回去一趟好了。」

硯耕悶悶的搔搔頭,「那…我也不要參加,跟妳回去好了。」

「你怎麼這樣?」她反過來教訓他,「這是同學們的心意呢。我已經拜託良良幫我招呼客人,你要當個好主人唷…」艾倫又叮嚀了半天,才匆匆去趕車。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呀…

艾倫回頭看著皺著眉毛,站在樓下的硯耕,她揮揮手,轉過來坐著,覺得心裡的酸楚和甜蜜越來越深濃。

我…沒想到又會「愛」了。她靜靜的坐在車子裡冥想。有些時候,她常質疑自己的命運。不知道為什麼,當她猶豫不決的時候,愛上她的人總是義無反顧。但等她願意把心交出去以後,那個人又會無情的踐踏她的心離去。

雖然只有幾次經驗,但是,也將她磨練得鈍感。只要不感受別人的情意,只要不去接近任何人,就不會受傷。

和硯耕在一起…唔。是的,她一直很被動。被動的被愛,被動的被照顧。雖然常自辯不過是硯耕如此強勢的緣故,不過形影不離的時光裡,偶而的分離,讓她發現自己的心,已經淪陷得這麼深,無法回頭。

已經無法回頭。

「什麼?!閃到腰?!」終於回到家,艾倫不可思議的嚷出來。

「妳怎麼這樣?」媽媽無限幽怨的看她一眼,「很嚴重欸!只能躺著…老公啊,閃到腰會不會癱瘓啊?會不會?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牽手啊,是我拖累妳了…好痛…」老爸也跟著演五子哭墓。

艾倫臉孔都僵硬了,拋下那對執手相淚眼的夫妻去搞他們的浪漫。到妹妹的房間一起坐著。

「怎麼?硯耕大哥沒跟著回來?」老妹張望了一下。

「明天他就拿到博士了。晚上有狂歡會。客人都請好了,跟我回來,客人怎麼辦?」

「姐,妳變賢慧了。」艾倫紅著臉,忸怩了一下,「沒想到我還能在活著的時候,看到妳賢慧的一天啊…」妹妹輕輕擦拭眼角,感動的。

「喂!妳什麼意思?」艾倫撩起袖子。

「開玩笑嘛~哈哈~」妹妹趕緊換上一副諂媚的臉,「明天要回去嗎?」

她想了想,「其實我不喜歡那麼吵鬧。難得回來,陪陪爸媽吧。」

但是…唉…心留在人家那兒,就是坐立難安的緊。

她熬了一天,天才亮,眼睛就睜開了。

狂歡會也該過去了吧?翻來覆去的,她決定還是回去吧。匆匆收拾行李,急著想奔進硯耕的懷裡。

打開門,她傻眼了。滿屋子七橫八豎的「屍體」,她小心的跨過去,一個一個翻看,老天,喝掛這麼多人?

走到硯耕的房間,她開門探頭。硯耕安然的睡在床上,臉孔紅撲撲地。

她走上前…

硯耕身邊又冒出一頭長髮,良良睡眼惺忪的看著艾倫,「喔,艾倫,妳回來啦。」她坐起來,被子滑下去,露出美麗的裸體。

「艾倫?」硯耕也睜開眼睛,「啊,妳終於回來了~我好想妳…」他推開被子,艾倫的眼睛幾乎凸出來…

他一絲不掛。

「你們…你們…你們兩個…居然…!我恨你們~」艾倫尖叫的聲音吵醒了客廳的「屍體」們,她哇的一聲大哭,跑得跟飛一樣,像是摩西分開紅海,排開那群醉鬼跑出去。

「艾倫!艾倫!」硯耕慌張的穿褲子,兩隻腳都伸在同一個褲管,掙扎了半天,「妳為什麼在這裡?!」啊啊~該死該死!

「為什麼?」良良眉毛也倒豎起來,「我在艾倫的房間啊。你為什麼在這裡?」

「媽的!這是我的房間!」他終於穿好了褲子,「妳為什麼沒穿衣服!這下完蛋了!」

「你還不是沒穿!」良良頂回去,「誰睡覺穿衣服?!…喂,你不去追她?」

硯耕醒悟過來,「廢話!沒關係,她應該還會連跌好幾跤…一定追得上…」他匆匆分開看熱鬧的同學,跑百米似的追出去。

不一會兒,硯耕垂頭喪氣的回來,「……我從來沒看過她跑得那麼快,居然連一跤都沒跌。」

同學們酒都醒了,屏聲靜氣,怕被颱風尾掃到。

「良良!」他生氣的衝進房間,發現良良還躺在床上昏睡,他一把扯掉被子,發現良良還是沒穿衣服。「都是妳害的!賠我的清白!賠我一生的幸福!我到底有沒有…有沒有…被妳…」

「媽的,這話應該是我講吧!」良良有起床氣,跳起來和他對罵,「就你是處男?!媽的,我也是處女啊!就算發生了什麼,誰吃虧比較大?」

「處女?!妳是說你是女的?除了身材像,妳什麼地方像女人!?」硯耕突然哇哇哭起來,「賠我的艾倫啦…她一定再也不理我了…」

看到一個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兇漢哭得像小孩,良良再有氣也扁了眼睛。她馬虎的拍拍他的頭,慢條斯理的穿衣服,圍在門口看的男同學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看什麼看?網路A片還看不夠呀?嫌腎虧得不夠?」良良沒好氣,「房子收一收,趕緊給我滾!」同學被她的氣勢一嚇,一大群如驚弓之鳥,跑得無影無蹤。

良良自顧自的灌了大半罐礦泉水,才覺得清醒了些。發現硯耕還在啜泣,她的頭痛的更厲害,「喂,兄弟。不過是誤會嘛。又沒發生什麼事情…你的床乾乾淨淨,除了有些口水,又沒有血跡…安啦,如果發生了什麼,你不記得,我應該會記得…」

「艾倫不會原諒我的…」硯耕哭得更傷心,「問題是,我什麼也沒做啊…」應該吧?

「誤會說清楚就好了嘛…」良良很有信心,「不是什麼大事啦。」

不過,當良良被連掛了十一通電話,她的確覺得事態嚴重。和艾倫的妹妹對罵了五分鐘後,她決定再也不想解釋了。

「不行!」硯耕慌了手腳,「妳不解釋,那我該怎麼辦?」

「我已經被罵了五分鐘的狐狸精了!」良良吼起來,「你怎麼辦?我怎麼知道?大不了我娶你以示負責,這樣行了吧?!」

「我不要妳娶我!」硯耕哭起來,「我要艾倫啦…」

良良氣得臉孔發青,用衛生紙打他,「你怎麼不自己打電話?!」

「誰說我沒打?!」硯耕跳起來,「我被艾倫媽媽罵了半個鐘頭的負心漢,連艾倫的聲音都沒聽到!剛剛我去她家,離她家還有兩百公尺,她老爸就放狼狗咬我…」

她同情的低頭看看硯耕破破爛爛的牛仔褲,她還以為那是新造型。

兩個人坐在實驗室裡愁眉不展。良良堅毅的抬頭,打開櫃子,拿出一把槍,硯耕大驚失色,「良良,妳要幹什麼?」

「不要阻止我,我現在就去給那群狼狗好看!別看這是BB彈,哼哼,我可是改裝過的…不打得那群狗子哭爹喊娘不可!等我打跑了那群狼狗,你就制服艾倫他老爸,我負責掠倒其他人,然後把她綁起來,她如果不聽我解釋…我還有滿清十大酷刑可以處理!」她怒氣沖沖的整裝,還把一把藍波刀放在靴子裡。

「冷靜啊~良良~」硯耕死命抱住她,挨了好幾個拐子,「冷靜啊~妳不能剛拿到博士就去牢裡蹲~綁架可以處到死刑欸!」

「你不敢去我自己去!放開我~」

裡面正亂成一團,堅毅又有力的聲音讚嘆,「果然是女中豪傑。硯耕,千萬不要『放手』,這才是你應該有的另一半。」

「老爸?!你來幹嘛?」硯耕瞪著狂喜的士豪。

「梁小姐,真是好戰術。」他胡亂的跟良良握手,「不過,真的不用費神去挽回了。不相信自己男朋友的女人,只能算她沒福了…既然是事實了…我竭誠歡迎你當范家媳婦!」

「啥米?」良良瞪大眼睛,「硯耕,這是誰?他瘋了嗎?」

「我老爸。」硯耕驚恐的看著興奮的爸爸,「至於瘋不瘋,講真話,我不清楚。」

「咦?我好像看過妳…」士豪仔細想了想,「梁越帆是妳的…?」

「那是我爸爸。」良良已經被弄糊塗了。

士豪真是心花朵朵開,「化學博士!美貌!堅強的意志!精明的頭腦!加上好家世!我真的可以退休了!硯耕啊~千萬不要放過這麼好的對象…」

「老爸,你瘋夠了沒有?」硯耕忍不住大喝。

「良良啊,」士豪很熱情的拍拍她的肩膀,「我和老梁是多年好友了。既然你們都已經『既成事實』了…就不要輕易放過好姻緣吧。對了,提親!我趕快去跟老梁提親…」他又一陣風似的跑了。

兩個人站在門口愣愣的看著士豪的背影。

「是誰…是誰走漏消息出去的!?」硯耕大吼,「讓我知道了,非把他大卸八塊不可!」

良良無語問蒼天。「我飲彈自殺算了~」讓我媽知道,我的日子還用過嗎?!

「良良~冷靜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