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二十六)

「如果學長知道我來這兒,他一定會把我大卸八塊的。」皙慧哭著握緊艾倫的手,「但是,誰在乎呢。沒想到…我處心積慮這麼多年…原來良良…良良…良良早就想…嗚…」

皙慧這時候才了解到什麼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滋味。幾個學長學弟爭相告訴她,還加油添醋變成「擴大加長激情版」後,她的心全碎了。

難怪良良刻意跳過她,不給請帖!原來她就是安了這樣的壞心眼!真是看不出來!她失算大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我的浪漫的夜晚…她又哭了起來。

兩個淚眼模糊的女人,一起在KTV抱頭痛哭。

知道「真相」那天,皙慧就哭了一天。枉費她這段時間盡量和范士豪打好關係,現在一切都白費了…

范士豪打電話過來「關心」的時候,她就已經哭著告訴范士豪,從他又驚又喜的聲音裡,她就知道,自己連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皙慧,不要難過…」艾倫自己哭得連氣都喘不過來,「總會有妳的Mr.right出現的…」

我的Mr.right…他在哪裡呀~皙慧哭得更大聲。

兩個人互相攙扶的回艾倫的家,走到樓下,暗處裡卻有人小聲的喊,「艾倫…」

這聲音卻讓她的臉整個都白了。她往皙慧的背後一躲。

皙慧覺得自己大概哭壞了眼睛,眼前出現了一隻史前巨鱷。短腿不說,身長還比別人長,兩手跟劉備那個流氓皇帝一樣--當真雙手過膝。這還沒什麼,脖子宛如長頸鹿,面如馬頰,望之儼如不似人。

看他就要衝過來,皙慧大喊一聲,「惡靈退散!退散!」一面踹了他好幾腳,一面拉著艾倫狂奔進樓梯口,慌忙把鐵門關起來。

「好可怕…哪來的史前巨鱷?」皙慧驚魂甫定。

「呃…」艾倫的臉漲紅起來,「他…他是我前任男友…」

「啥?」皙慧喊了起來,「妳的眼睛糊到啥?五加侖裝的糨糊嗎?」

艾倫搔著頭,縮了縮脖子,「哈哈…」

「妳哈哈啥!?」皙慧的火全上來了。

回到艾倫家,她把一堆蒙塵的漫畫挖出來,「那個史前巨鱷…也曾經跟鄭問齊名…是國人漫畫家裡的佼佼者呢。」

「畫漫畫的人都死光啦!怎麼讓個史前生物當佼佼者?」皙慧還在驚嚇中,「妳…這種男人妳也親得下去!?我的老天啊~妳也太不挑了吧~」

「他…他是我第一個男朋友…硯耕…硯耕是第二個…」艾倫的眼中蓄滿了眼淚。

這狐狸精的段數也低得太離譜了吧?我居然被她打敗…不對,最後的勝利者是那個男人似的良良。

她的眼裡也蓄滿眼淚。「不要難過了。初戀總是比較笨的…」她拍拍艾倫的頭,「怎麼妳看到他像是看到鬼一樣?」雖然我也受驚不小。

艾倫搖搖頭,「他很糟的…跟我一起的時候,嫌我不夠漂亮…」

「史前巨鱷還敢挑女人漂不漂亮?!」皙慧忘了眼淚,「天啊,世界奇觀…我在看discovery嗎?」

「還在外面嫖…嫖…嫖妓…」艾倫想到那段感情,不禁沮喪起來,「同時還追我的朋友…」

皙慧說不出話來,「…那現在他來幹嘛?」

「我之前不想住在家裡,就是怕他。」艾倫低了頭,「他曾經拿安眠藥給我家的狗狗吃,破壞我家門鎖,就坐在我的床上等我回來。」

「警察是幹啥的?!幹!~」

她搖搖頭。「他又沒偷東西。報警快一個多小時,警察才來。他早跑掉了。總之,擾不勝擾。他大概聽說我回來了,又跑來…」艾倫吸吸鼻子,「這兩天,我要另找住處搬家。我不怕,但是不能讓家人跟我一樣寢食難安…」她振作一下精神,「皙慧,妳別一個人回家。我找亦凱來接妳。」

她精神委靡的坐在亦凱的車裡,完美的彩妝早就脫光了,她在艾倫家洗過臉,覺得自己一輩子沒這麼醜過。

反正從沒打算把表哥當備胎,也就無所謂了。她沮喪的告訴表哥剛剛的驚險經歷,「表哥,你還有沒有空的地方?讓艾倫躲幾天好不好?那個史前巨鱷不知道會不會又來煩她。」

「怎麼?硯耕移情別戀,妳們倒是變成朋友了?」亦凱還是穿了一身雪白的「阿摩尼亞」,「也好啦,妳們變成朋友,我也放心些,妳也該有些知心的朋友。」

「嘿,我當然有些朋友…」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別裝了。」亦凱嘆口氣,把面紙遞給她,「這些年,為了在姨丈這樣的家裡生活下去,妳也真的辛苦了。二媽又是這樣的…妳也只能拼命裝乖孩子。裝到大了,想要離開那樣的家,也只能想辦法物色個妳覺得還順眼的男人…偏偏這男人又不容易抓住…」

「表哥…」她覺得膽戰心驚。

「嗯。我知道硯耕不但不是 Gay,而且,妳也努力追他很多年了。」他靜靜的,「我能諒解妳為什麼騙我…想離開這樣的家,不用裝乖,也不用靠別的男人呀。妳知道艷脂容嗎?這家化妝品公司要找化工人才。我知道妳很用功,如果妳願意,艷脂容我還有點小股份,我讓妳去上班如何?姨父和二媽那兒我來說,妳就和艾倫一起搬到我的別墅去吧。那兒空著也是空著,我再撥個菲傭給妳們…」

皙慧呆呆的看著他,心裡一股酸楚慢慢的冒上來。從小到大,她總是小心翼翼的察言觀色,唯恐一不小心,就如母親所恫嚇的一樣,被趕出去。除了裝乖孩子,裝氣質,拼命唸書,她實在不知道其他的生活之道…誰也不會保護她,連自己的母親都…沒想到這個連一點實際血緣關係都沒有的台客表哥,卻這麼體諒她,照顧她。

她哇的大哭了起來,完全忘記淑女的種種法則,撲到表哥的懷裡,哭了又哭,哭了又哭。

唉…我的亞曼尼…快變成鹹菜乾了。

亦凱小心的把車開到路肩,輕輕拍她的肩頭,讓她哭個夠。男人就該保護身邊的柔弱女性。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皙慧的時候。

那時皙慧母女還跟姨丈阿姨住在一起,他看著那個害怕衣服弄髒,遠遠看著他們玩的小女孩。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臉上露出茫然而孤獨的早熟。若是有人注意到她,馬上換張無邪的笑臉,乖得任何大人都誇獎。

那不該是個小女孩有的心思和憂鬱。

他自己沒有兄弟姊妹,特別喜歡到阿姨家玩。但是那個沒有血緣關係的表妹總是讓他心頭有點難過,對她也特別溫柔。

「不要哭啦,」他拍拍皙慧,「再哭下去要傷身啦。唉,女孩子的眼淚是水晶凝成的,比黃金還珍貴…喔喔…」

「閉嘴!」皙慧終於對他吼出好幾年來不敢說的話,「別作詩啦,我的老天啊~你的詩真的很爛!」

「真的很爛嗎?我很努力欸…」他一臉的受傷。

呃…會不會傷害這麼照顧自己的表哥呢?「呃…也還…」她努力的搜尋能用的詞。

「就是很爛,所以才沒當詩人,跑去當出版社社長嘛。」他閉緊眼睛,一臉的痛苦,「啊~繆思女神…何不將妳的榮光分一丁點給我?喔喔…繆思女神…妳的子民渴求妳的憐憫哪…」

「啊~」皙慧尖叫起來,「誰來救救我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