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二十七)

皙慧邀她去住到亦凱的別墅,「別墅真的太大了,我一個人住真的會怕,」皙慧想辦法讓自己看起來真有那麼回事,「但是公司離那兒近,亦凱表哥又不跟我收房租…來啦,有菲傭,家事妳不用煩惱…」

艾倫仍然委靡,短短幾天,她已經瘦了好多。定定的看著皙慧,「謝謝,妳一直對我很好…我去。」

我對妳很好?皙慧忍住翻白眼的衝動。那是因為妳笨得有找,讓我很有優越感!她的肩膀垂了下來。

【Google★廣告贊助】

挑了個硯耕去實驗室的時間,艾倫悄悄的把自己的東西搬走,留下房租。

「良良!完蛋了!」雖然已經拿到博士資格,良良還是在實驗室指導學弟妹實驗,硯耕慘白著臉衝進來,「完了完了,艾倫的東西都搬走了!她也不在基隆的家,她家人又不知道她搬到哪去!」

「不知道還是不告訴你?」良良的眼睛下面也出現了黑眼圈,自從范士豪跟她爸媽提親以後,她的日子簡直像是被中子彈攻擊過了一樣。

「我不知道!」硯耕抱住頭,坐在她面前,「我該怎麼辦?」

「掃街拜訪如何?」良良神情很疲憊,「台北市又不大。」

「真是謝謝妳『有價值』的建議。」硯耕眼睛都扁了。

「不客氣。」良良揉揉發痛的頭,「換你交換點『有價值』的建議如何?比方說,教我怎麼逃避我媽的嘮叨?我不想嫁給你。」

「說不就好了。」硯耕沒好氣的說。

「……謝謝你的建議。」能夠說不,我還問你幹嘛?

沮喪的回到空空的家裡,發現沒有艾倫,家居然這麼大…他呆呆的坐在客廳,天黑也沒有開燈的力氣。

直到電鈴響,才讓他跳起來。

「艾倫!妳…」發現是邵莉,連沒都懶得關,垂頭喪氣的走回沙發坐著。

「…你該不會還在等艾倫回來吧。」邵莉看著凌亂的客廳,順手幫他收拾。

「請妳放下,繼母。」他突然又覺得討厭女人,「有什麼?老爸又有什麼聖旨?請他不要單方面決定我的婚事,我除了艾倫,誰也不想…」

「艾倫不會回來了。」邵莉輕輕的握著他的手,訝異的他,居然沒把手抽走。

「妳怎麼會知道?那只是個可笑的誤會…」

「不管是不是誤會,」邵莉心平氣和的,「艾小姐大概已經決定要嫁給潘亦凱了。」雖然不是真的,不過,她相信也快了,「她已經住進潘亦凱的別墅。潘亦凱…你應該認識吧?效率出版社的社長…你們還有點遠親關係。」

硯耕注視著她,眼神像是要燒起來一樣。「妳騙我。」

「為什麼我要騙你?」她溫柔的一笑,「我最關心你的幸福了。『老同學』。」她站起來,「看起來,你不喜歡我待在這裡。但是,艾小姐不會回來了。你還是聽士豪的話吧。良良不錯,就算你不愛她。」

「我的確是受不了和妳待在同個空間。」硯耕也站起來,「地址。」他厲聲,「妳這麼滿懷歡欣的跑來,不會只給我不能證實的情報吧?我要親眼去證實!」

她默默的給硯耕地址。

「妳的確很適合我老爸。」硯耕咬牙切齒的,「兩個人一樣的自大、無恥。我到底什麼地方對不起妳?妳這麼希望看到我痛苦的樣子?現在妳可以回去跟那死老頭交差了!妳是個好賢妻,繼母,原諒我這破地方沒辦法招待妳!」

他粗暴的開門出去,碰的巨響。

站在沒有燈光的客廳,邵莉雖然揚著頭,眼淚還是緩緩的流下臉頰。

並不是士豪要她來的。只是她無法忍受曾經為她那麼著迷,愛她那麼深的硯耕,居然能夠愛別人更深,擠掉她在硯耕心目中的重要性。

恨我也好。我就是沒辦法讓你無視於我。這些年,和士豪生活的新鮮和興奮過去,再榮華富貴也不過如此。她漸漸的後悔。只是她將後悔深深的埋在心裡。

她啜泣了起來。心裡有種慘酷的快感。

硯耕不知道她的後悔和報復,急急的找到亦凱的別墅。想按門鈴,心裡卻猶豫了起來。

真的嗎?如果亦凱是個無恥的無賴,他說不定還覺得充滿信心。但是,他很清楚亦凱。除了品味惡俗,他實在…

呆呆的望著陽台,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艾倫。

繞了一圈,正好看到艾倫和亦凱相擁在一起。他突然覺得心裡有種破碎的聲音。

看亦凱小心呵護艾倫的樣子,他突然轉身離去。

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缺點。他暴躁,脾氣壞,跋扈。有時候為了一點小事,就會跟艾倫跳腳半天。看她擰緊的眉,忍在眼眶裡的淚,心裡都覺得不忍。但是下次脾氣來的時候,他還是沒辦法好好控制。

亦凱是溫柔的,小心的。他總是那樣溫柔的呵護艾倫,不管在不在他面前。他擁有事業基礎,華屋美食,能好好培養這朵嬌貴的玫瑰。

居然是為了這樣可笑的誤會…我會失去她。

「小心點,住了兩個禮拜了,妳還不知道這裡有樓梯?」亦凱擦擦汗,若不是他眼快,艾倫大概已經倒栽蔥跌到大門外了。

「哈哈…」她這個愛跌倒的毛病,大概痊癒不了了。以前有硯耕接住她…以後…

或許要學得小心點了。

皙慧臉色詭異的走進來,「今天有訪客嗎?」邊脫著大衣。

「沒有。」艾倫搖頭,「怎麼了?」

「沒事。」她抬頭看到亦凱,「啊,表哥你來啦?」

「我拿報名表來。」他笑笑,「有個繪本比賽…放心啦,我不是評審,我想讓艾倫試試看…」

她虛應著,進來的時候,她似乎看見硯耕…不過,學長怎麼會知道這裡的地址?她把疑惑拋在腦後,「哎呀,試試看吧,艾倫…反正妳除了畫圖,什麼才能沒有…」

「喂…」

遠遠的還聽見傳來的笑語聲…只要艾倫幸福,就好。他茫茫的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居然徒步走到實驗室。

看見他鬼魅似的站在門口,正在吃泡麵的良良差點被麵噎死,一面嗆咳著一面開門,「我的老天啊~兄弟,你死不揀好日子呀?攝氏十度,你就穿著一件襯衫滿街跑?」

粗魯的把他拖進來,把她吃到一半的泡麵往硯耕手裡一塞,乾淨俐落的把大衣罩在他身上,「我泡杯咖啡給你吧,笨死了,又不是真的失戀了,搞啥呀?!艾倫又看不到…」

「她大概永遠看不到了。」喝著熱呼呼的麵湯,直到看見良良,他的眼淚才落下來,「她要嫁了,嫁給亦凱。」

「那個台客?!」良良被咖啡燙了手,甩了老半天才說,「那你還在幹嘛?趕快去追回來呀!」

「…亦凱比我適合艾倫。」他用力抹去眼淚,「我是個粗心大意的笨蛋,沒辦法呵護這樣的美麗女孩。她談文學和藝術的時候,我通通都不懂。我連她畫得好不好都不知道,只要是她畫的我都喜歡…」

「你怎麼笨成這樣?」良良不可思議的叫起來,「又不是嫁人了!死會都可以活標了,何況只是說說而已?」

「……」他們相擁的樣子在他眼前,怎麼也揮不去。他沒有勇氣當著艾倫的面,聽那些冷酷無情的話,從她那可愛的小嘴裡說出來,他受不了。

有過邵莉就夠了,他無法承受第二次。

「……良良,妳討厭我嗎?」硯耕平靜了些。

「你神經病?討厭你跟你做這麼多年兄弟?」她還在苦思,「我看我們還是…」

「我們還是結婚吧。」硯耕冷靜的說。

「啥?」忘記自己坐著,跳起來正好撞到桌子,她大叫一聲,「幹!你說啥?喂!你不要自己想進墳墓,就拉我陪葬!我告訴你…」

「我不是開玩笑的。」他喝了咖啡,「不結婚,我怕將來我會破壞艾倫的幸福。再說,非結婚不可的話,我寧可跟妳。反正妳也沒真的喜歡的人。我答應妳,妳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想交男朋友女朋友都成…」他心灰意冷,「反正雙方父母都辦起來了不是?我不再反對了。隨便他們。」

「…隨便他們?」良良大叫,「你也想想我的立場吧?!喂!王八蛋!你吃了我的麵我的咖啡,就這樣回報我?我怎麼抵抗我媽?你回來啊!」

……………

看著他越走越遠,良良簡直氣癱了。我做了什麼,必須接受這種懲罰?

我只是喝醉了,搞錯房間而已!媽的,為什麼我就得結婚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