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六)

「硯耕…」正朦朧,聽見軟軟的聲音喊著他,「硯耕…起來…我不敢下去…」微細的芳香環繞著他,他不情願的靠著柔軟一些…「硯耕!不知道是我的手機還是你的手機響了…」

手機?他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摟著艾倫,舒服的躺在她的懷裡。

嚇!

【Google★廣告贊助】

他一骨碌的跳起來,一路滾下屋頂。

「硯耕?硯耕!你不要緊吧?」艾倫緊張兮兮的探頭下來,硯耕只覺得屁股痛得不得了,卻不敢吭聲,咬牙說,「我沒事。」

啊啊~我怎麼會跑去抱她?

「硯耕,我要下來…手機啦…」她坐在屋頂邊緣,不知道該怎麼下來。

他忍住痛,把艾倫抱下來,胸前的柔軟若有似無的擦過他的胸膛,他全身僵硬了起來。

「硯耕!快啦,你的手機…喂?喂?硯耕呀?他馬上來了…剛剛他跟我一起睡著了…我?我是艾倫哪…」

硯耕硬邦邦的把手機搶走,聲音很粗暴的,「喂?!」

良良的聲音充滿興趣,「一起睡著?艾倫?硯耕,艾倫是誰?」

他沒好氣,「我的房客!」該死,良良一定滿肚子八卦,「妳在想什麼?!我們剛剛跑去曬棉被,就在屋頂睡著了…什麼事啦?!」

「老師要我找你一下…」良良嘿嘿直笑,「你還是過來一趟好了…艾倫?姓艾的人不多欸,還是英文名字?」

「妳怎麼不跟她要身分證看看?」硯耕沒好氣,「我馬上過去啦!」

「什麼時候帶她來實驗室?」良良很熱切,「可不可愛?比皙慧呢?來啦,帶來給我看看…」

硯耕靜默了一會兒,咬牙說,「良良,這個時候,我又覺得妳像女人了…跟女人一樣八卦!」啪的一聲掛了手機。

正沒好氣,聽到艾倫的房裡發出筐啷啷的聲音,他站在門口,看她東翻西找,桌子上的手機響得直發抖。

「妳在找什麼?」看她翻箱倒櫃,連手機都不接。

「手機…我的手機響了…但是手機在哪裡?…」她還在繼續翻。

「……」他接起手機,「喂?找艾倫?等等…」

「硯耕…你好厲害唷~」艾倫的眼睛充滿崇拜,「喂?是,我是…」

他的肩膀垂了下來,已經生不出氣了。「我去實驗室。晚上記得去上班。」

艾倫跟他揮揮手,繼續講電話。

一開門,突然覺得明媚的冬陽這麼美好,他卻覺得好淒涼…

我的人生哪…

艾倫也覺得他的背影很落寞,不知道實驗室出了什麼事情…

「艾倫?妳還在嗎?」手機那頭對她的不專心有點不悅,「要不要接這個案子?妳不接的話,我要找別人了…」

「我在,我在!」艾倫趕緊回神,「小說改編成漫畫是嗎?什麼時候要跟作者見個面?分鏡呢?我得自己寫分鏡嗎?還是先跟作者或編輯討論一下比較好…」

「不用啦,」手機那頭笑了起來,「我相信妳的能力。不過,下個月就要了,十六頁,妳趕緊動工吧。這本書妳看過了不是?」

艾倫不禁傻眼。她或許是生活白癡,對於工作,可絲毫不含糊。且莫說這麼多年沒畫漫畫了,要改編的這本暢銷小說「蝴蝶吻」雖然看過,居然不用跟作者或編輯討論,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十六頁?要連載嗎?每個月都是十六頁嗎?」她心算了一下,幾乎兩天就要畫出一頁,在完全沒有分鏡的情形下,實在太趕了!「那…楊大哥,稿費怎麼算?」她小心翼翼的問。

「稿費?放心啦,我不會虧待妳的。」楊清風很熱心的說,「怎麼,妳還信不過我?」

「實在太趕了…」

楊清風天花亂墜的說了半天,終於敲定,十個月,每月十六頁連載在短篇小說集裡頭。

「那…什麼時候簽約?」她畢竟在頂點漫畫多年,工作上的敏銳還是有的。

「等合約擬好就跟妳說。」楊清風很輕鬆,「這兩天趕緊把人物設定交出來。這可是好機會呀…」

的確是好機會。但是…她還是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

不過,她還是乖乖坐下來畫人物設定。女主角倒還簡單,只要非常漂亮,漂亮得簡直人間少有就行了。但是男主角怎麼辦?標準書呆子,卻要帥勁又深情,身高最好高一點…眉宇之間有股英氣…

連配角的草稿都打好了,就是想不出男主角…哇哇~打工要遲到了~

她衝進加油站,只差一分鐘就遲到了!看著卡片上剛剛好的時間,她鬆了一口氣。

「怎麼這麼晚?」硯耕皺眉。

就是這個皺眉!就是這個身材!就是這個樣子!

「哈哈!我找到了!我找到你了!我的男主角!我找到你了!」艾倫一把跳到他身上,高興的跳上跳下。

被美少女抱住當然很高興…但是也別在這麼多人面前吧?!正是下班時間,來往的客人排了很長一列哪…

「我…我很感謝妳的告白。」硯耕輕輕咳了一聲,「但是妳先去上工吧。下一位。」女客人嘴巴張著,遲遲沒有上前,「下一位!謝謝!」他吼著那個發呆的女客人。

「我…我只是來加油的!不打算跟你告白!」女客人一嚇,當場語無倫次。

我會不知道嗎?…「九五還是九八?」他已經沒力氣掙扎了。

告白?我有嗎?艾倫想了一下。硯耕一定誤會了啦…不過…

即使這麼累,回家以後,她還是拿出畫冊。

麥穗娃娃:我一直在找一隻像你這樣的狐狸… 

狐狸的臉都紅了。 

狐狸:謝謝。 

拿著畫板的麥穗娃娃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發愣。原本粗暴的狐狸,也有溫柔的一面… 

野鴨:妳真的喜歡狐狸嗎?妳真的一直在尋找狐狸嗎? 

麥穗娃娃:我一直在找麥田裡的狐狸。我想把他和金黃色的麥田和火 紅金的夕陽畫在一起… 

但是她的心裡卻暖暖的,幸好是這隻狐狸,不是別的狐狸。

白天畫漫畫,晚上打工,夜裡回來還繼續畫「麥穗娃娃」,硯耕發現艾倫一下子瘦了好多。

在一起生活了一個多月,他漸漸習慣艾倫的生活白癡,那天她「告白」以後,雖然搞清楚只是找漫畫男主角,卻在他心裡留下漣漪。

一圈圈的,不停的蕩漾。

不知不覺,他的生活充滿了艾倫的影子。以前他幾乎都睡到中午才到實驗室,現在卻七早八早的到實驗室把實驗作好,因為他打工不能遲到,得先回來接艾倫去上班。

自從艾倫因為睡眠不足摔了一次機車,雖然只是擦破皮,他卻發誓再也不想看到她驚恐無助的眼神,他卻不知道自己也那麼的驚恐害怕。

「妳到底有沒有吃東西?」他已經可以熟練的接住跌倒的艾倫,卻發現她居然輕得一手可以抱起來,忍不住又吼她。

她一點都不怕硯耕的大嗓門,「吃不下。又要交稿了…我好累…」艾倫滿臉的想哭,「我想用電腦作畫,但是還買不起掃描器…我怕我會真的交不了稿…」她哭了起來,晶瑩的淚珠滾落腮邊。

忍不住把她摟進懷裡,心裡說不出有多麼心疼,「乖…我先買給妳好不好?…」

艾倫一個勁的搖頭,「不要…我可以畫…我可以畫…」哭得更傷心。

不知道該怎麼停止她的眼淚,他猛然的吻了艾倫,結果用力過猛,兩個人的門牙碰的一聲,兩個人都慘叫。

相視愕然很久,兩個人大笑起來。硯耕親膩的弄亂艾倫的頭髮,「我們實驗室有掃描器。要不,我們去借用吧。」

艾倫笑著點頭。

一直到夜裡拿起畫冊,艾倫才想起那個粗魯的吻。摸著有些破皮的嘴唇,心裡卻酸軟起來。她怔怔的掉眼淚,卻不知道這樣的眼淚混著甜蜜,還是混著惶恐。

她也不知道在硯耕的房裡,他一樣盯著電腦的論文發愣。破皮的嘴唇有點滲血,在煙嘴上留下淡淡的紅。煙灰缸滿滿的煙蒂,上面一點一點的暗紅,像是他紛亂的心。

野鴨:接吻的滋味是什麼? 

麥穗娃娃:有點痛,有點甜蜜,卻也有點傷心…像是抹了鹽巴的蜂蜜酒… 

野鴨:為什麼?苦苦甜甜又鹹鹹的嗎?

麥穗娃娃:是啊…但是最好的蜂蜜酒是眼淚調的…快樂與幸福的現在,常常是傷心和失去的開始…

微風梳過麥穗娃娃金黃色的頭髮,也梳過野鴨身上燦爛的羽毛…這樣色彩繽紛中,看起來,還是有點淒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