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七)

走進實驗室,幾乎所有人的焦點都集中在艾倫的身上。

自從皙慧的名牌衣服被鹽酸燒了一個大洞以後,實驗室的學妹們全穿得像是要去打架,不是左丹奴,就是夜市牌。至於學姊,早就學會實驗室穿衣學,有的整天圍著圍裙,弄得實驗室像是魚市場一樣。

【Google★廣告贊助】

這時候,硯耕才藉著別人的眼光重新打量艾倫。

她穿著鬆垮的高領白毛衣,披掛著不規則的毛料長裙,綁著兩邊可愛的辮子,淡淡的畫了一點點妝,眼摺有著黃金色的反光,襯著雪白的肌膚和小小的手與雪靴,看起來像是畫裡走出來的洋娃娃。

是和實驗室的女孩子不同。

不過,也沒有不同到大家都不說話吧?

他輕咳一聲,「這是我的室友。想借一下實驗室的掃描器。可以嗎?」

正在打世紀帝國的建國一跳,「當然!當然~這邊坐…呃…這位…」

「我叫艾倫。」她露出純潔無瑕的美少女必殺笑容,每個實驗室的男生眼睛心底都在飄小花和心型符號…

硯耕要很克制,才能忍耐戳瞎所有男人的衝動。

「兄弟!你也不介紹給我!」良良擠開圍在艾倫身邊吱吱喳喳的男人,「天啊~真可愛~」一把抓住艾倫,「妳真的會動?妳是真人?不是洋娃娃?」

「呃…我想是吧…」她抓著自己的原稿,有點尷尬的笑著。看著這個應該是女生的帥姊,她對這樣漂亮又帥氣的女孩子滿好奇的,可能的話…還真想幫她畫個畫像…

「跟這些臭男人混什麼?」她像揮蒼蠅似的朝那群口水滴滿地板的男人揮揮,「來我實驗室,我實驗室也有掃描器呀…走吧走吧…」足不點地的被拖走,留下一實驗室的抱怨。

「學長…」建國的眼睛還在繼續跑小花小心的 flash,「她是…是你的女朋友?」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他沒回頭,要不硯耕的眼神幾乎要燒他十個八個大洞,「不是。」

「學弟,那我追她,你沒有意見吧?」新民學長拍著他的肩膀,卻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硯耕牙齒咬得吱吱響,「…沒有。」

大家才注意到臉色鐵青的硯耕,躍躍欲試的男人把問句吞進肚子裡,瘋了才會跟火戰車正面衝突。心底暗暗盤算著,要怎樣躲過這隻迅猛龍的看守,拿到艾倫的手機號碼。

他突然覺得後悔,應該硬擠錢出來買掃描器,而不是讓艾倫出現在這群色中餓鬼的面前。

走進良良的實驗室,他的血液幾乎凍結。這個該死的拉子!居然…居然…居然拉著艾倫的小手搓揉!

他鐵青著臉,一把抽走艾倫的手,「妳、在、幹、嘛?」

「我在幫艾倫看手相呀。」她回答得滿自然的,那種竊笑的表情只讓他想痛扁良良一頓。

「趕快去掃描!」他對艾倫吼,「愣在這裡做什麼?!」

「妳看,就只會大吼大叫,」良良對著艾倫聳肩,「難怪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要妳管!」硯耕暴跳起來,「妳再拉她的手看看!小心我剁了妳!」

「你們感情真好。」艾倫笑咪咪的對這對吵架的哥兒們說,「果然硯耕的朋友也都是好人…」

「誰跟她感情好!」硯耕吼回來。

「對呀,除了硯耕以外,我們都是好人唷…」

好朋友才會拌嘴嘛…艾倫開開心心的把圖掃進電腦裡,等他們吵完中場休息的時候,她也把圖掃得差不多了。

良良幫她把圖燒進光碟裡,「艾倫,妳畫得真好欸…需要掃描器別客氣,不用等硯耕帶妳來嘛,直接來找我,反正設備閒著也是閒著…」

「妳不用想!」硯耕被水嗆到,「妳這個危險的傢伙!」

「欸,你這話不對,」良良敏捷的反擊,「實驗室可是光明正大的地方,哎呀,我也知道處男的日子很難熬,午夜夢迴,枕賸床冷的,實在很難熬呀…不過再怎麼難熬,也不要把魔掌伸向艾倫的身上,知道嘛?艾倫,他敢對妳怎樣,妳可以來投奔我,我家裡還有空房間…」

「妳看到鬼了嗎?」硯耕氣極,「要不怎麼滿嘴鬼話?」

艾倫倒是坐下來畫他們,等吵到一個段落,良良看到艾倫畫的速寫,狂笑不已,硯耕氣得發怔,拉了艾倫就走。

等他們走了,大家擠過來看那張速寫…

兩個穿著恐龍皮的人互相噴火,硯耕皺著眉毛的表情,和良良那副不在乎的樣子,活靈活現的,兩個人背上還插著國劇的旗子,旗子上還畫了個「豬頭禁止符號」。

實驗室傳出的狂笑,連校長都以為發生了暴動,匆匆的跑來關心。

縮在硯耕後面,聽到實驗室傳出的爆笑,艾倫怯怯的問,「你生氣了?」但是,為什麼?

硯耕兇著臉轉過來,大聲,「沒有!」

他一路忍到放機車的地方,回想到那張畫…

硯耕也大笑了起來,不停的飆眼淚。「妳…妳…妳呀…」

神啊,救救我吧~我若不是被她氣死,就是被她笑死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