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九)

這件事情在整個化研所鬧得沸沸揚揚,一時之間倒成了開春第一大八卦,扭曲到最後,親眼目睹的人都懷疑是自己的記憶出問題,還是傳八卦的人應該去寫小說。

不過,傳聞艾倫因為這件事情和硯耕鬧翻了,這倒是追求者的福音。

【Google★廣告贊助】

「我要去追她,你們誰也別跟我搶。」建國下定決心說。

其他的學弟學長睥睨著,這傢伙念到研究所,連女朋友的邊都沒沾上,還想追求可愛嬌豔的艾倫?

「想當癩蛤蟆也不用這麼急。」同學拍拍他的肩膀。新民學長更是從鼻孔裡冷哼一聲。

「你們懂什麼?」建國也斜眼看他們,「我可是念了很多參考書的!這次我一定要追到她。到時候誰也別跟我搶!」

「如果你追得到。」新民嘿嘿的笑,「你追得到,我把試管吃下去。」

士可殺不可辱,建國當場跳了起來,「學長,你說的!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別囉唆了,趕緊讓我們看看你的手段吧!」新民繼續冷笑。

他真的興匆匆的覷著硯耕在實驗室忙著,偷溜出去。艾倫的作息他早摸清楚了,這種濛濛細雨的天氣,更適合浪漫的追求。想他啃掉了一整套號稱「最浪漫少女殺手」的網路當紅作品,像艾倫這樣充滿藝術氣息的女孩子,當然手到擒來。

按了半天門鈴,艾倫居然不在。看樣子,「風雨故人來」的A計畫得改變一下,他只好逕行「浪漫紙條大攻擊」的B計畫。

嘿嘿,他可是準備了五包 3 M的便條紙和五彩繽紛的原子筆,多日的準備,終於有使用的時候了!

他用理工學生最擅長的精準,每隔五分鐘貼一張紙條。可惜他的文筆實在破,幸好他的背包來還有「最浪漫少女殺手」的書,只是要蹲在地上抄書實在有點難看…

上來收衣服的歐巴桑怪異的看了他一眼,他雖然不太自在,還是繼續抄書。對面頂樓加蓋的學生出來探頭探腦,其中居然還有他的學弟,臉一麻,還是低頭猛抄。

為了追到美少女,這點難堪算什麼?

兩個小時,他整整齊齊的抄了二十四張紙條,貼在門口飄搖,他自己都感動極了。字跡工整,連日期時間都整整齊齊的。所謂數大就是美,誠不欺我…

實在壯觀哪~

眼角瞥見艾倫爬樓梯上來,他忙把溼淋淋的頭髮撥一撥,擺出最帥的姿勢,準備接受艾倫的感動…

「啊~」果然是美少女,連尖叫的聲音都這麼令人心醉…

「是哪個王八蛋把小廣告貼到我家門口?」艾倫氣沖沖的上前撕紙條,「貼在機車就算了,居然貼到我家門口來了~啊啊~真難看,好像清明掃墓時壓的冥紙哪~太晦氣了,太晦氣了!」她沒瞧見建國就衝進屋子裡,再出來的時候,沒頭沒腦的撒鹽,建國被兜頭撒了一身。

「建國?你來了?硯耕去學校了,你來找他嗎?」艾倫這才發現她撒了建國一身的鹽,「對不起對不起,建國,你看到是哪個王八蛋在我門口貼小廣告嗎?」

我兩個小時的心血…我的浪漫…

「不,我沒看到。艾倫,這實在太過分了。」他很正經的說,雖然滿嘴的鹽鹹死了,卻比不上心裡的悽苦,刷刷刷的把剩下七零八落的紙條都撕了個乾淨,連艾倫手上的紙條都搶過來,「我拿去燒掉,真是王八蛋…」

登登登登的跑回去,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最浪漫少女殺手」的暢銷小說堆在一起燒掉,火引就是那堆紙條。

臉色灰敗的回去,新民學長早從學弟那兒聽到事情的始末,已經笑倒在地,「怎麼樣?學弟?還需不需要我吞試管?哈哈~你真的照『最浪漫少女殺手』的書照章行事?」

「啊啊~我吞試管自殺謝罪~」他一把拿起試管,嚇得其他學弟學長跳過去抓住他,「冷靜呀~學弟~」

「可惡的王八蛋作者~我要殺了他~」建國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所以說,這種事情是需要經驗的,」新民整一整衣領,「你想想,如果『少女殺手』作家那麼厲害,把美眉就忙死了,怎麼有時間寫小說?閉門造車,實在不智,現在了解了吧?」

他撢撢衣袖,「看著,換學長出馬,必定馬到成功!」

「你追得到,」建國悶悶的說,「我吞燒瓶給你看。」

新民冷哼,「敗軍之將,還敢說話?」

其他學弟學長的心裡浮現新民的戰績:十一連敗。

唉…知恥近乎勇啊…

他充滿信心的先打過電話,「艾倫?欸,我剛好到妳家附近…方不方便到妳那兒坐坐?沒什麼事情…可以?好,我馬上到。」

大伙兒狐疑的看著他提著學校賣的十罐大包裝鮮奶,「我只聽說探望女孩子要送花。」

「花?」新民嗤之以鼻,「追女孩子要耐心,這麼貿貿然的送花,人家不就有了戒心?當然要一點一滴的關心她,讓她覺得受重視。」他指指鮮奶,「這可是有大學問的。艾倫在加油站打工,要喝鮮奶預防鉛中毒。我這麼關心她的健康,還替她預防骨質疏鬆,她不感動死才怪!」

他真的提了十大罐鮮奶上門,艾倫睜圓了眼睛,又不好意思推卻。

「來,我們學校的牛奶是很有名的!不要客氣,喝嘛…」新民這麼殷勤,艾倫也覺得不好意思,真的咕嚕嚕的喝了半罐。

營造了半天氣氛--事實上是艾倫聽了快半個鐘頭的骨質疏鬆與鉛中毒預防--他終於鼓起勇氣,要切入正題:「艾倫…妳覺得我…」

「對不起…」她臉色發青,「呃…我去一下洗手間…」

等她回來,勇氣也消散了,又要重頭塑造氣氛。好不容易兜完了圈子,「艾倫我…」

「真的對不起…」她的額頭滲出汗珠,「我得再去一下洗手間…」

就這樣週而復始到硯耕回來。

「新民學長?剛剛老師在找你呢,你怎麼在這裡?」他奇怪的看新民一眼,瞧見了茶几上的大堆鮮奶,「艾倫,妳瘋啦?買這麼多鮮奶?妳不是有乳糖不耐症?」

「呃…是新民學長送的…」她苦笑著,走路都有點不穩,「我再失陪一下…」

「我吞燒瓶自殺謝罪~」這次換新民大叫。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