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蛾 續十 狼狽之友

續十 狼狽之友

「喂,都是二十世紀末了,連排隊都不懂嗎?」黃娥語氣不善的昂首睥睨,「讓你們都永世不得超生喔。」

原本喧譁擾攘的黑霧們,突然安靜下來,乖乖的排成長條形…其實任何一個正常人看到了都會毛骨悚然附帶石化和恐懼效果。

小林將臉別開,死都不承認剛剛他看到啥…反正黃娥雖然比「那些」恐怖,好歹是血肉之軀,是活人。

【Google★廣告贊助】

若不是毀瘴大人也在這兒,他真的一點都不想來「監工」。

「瘴睡著了。」黃娥刷刷的在素描本上畫,頭也不抬,「別去擾他。」

「喔。」小林垂頭喪氣,「我還特別帶了他最喜歡的鹽酥雞皮。」

黃娥頓了一下,「既然看得到他,其他應該也…」

「其他我才看不到!」小林恐懼高漲的尖叫,「看不到看不到,除了毀瘴大人我都看不到!」

「…他是雄鳳,換句話說,就是男的。你不要被陶斯傳染…第二個孩子都出生了。」

「黃娥妳好下流!怎麼會有這麼污穢的想法!?毀瘴大人是鳳凰,神明欸!這是褻瀆啊褻瀆!太過分了~」小林激動了。

…這傢伙。以前就覺得很可疑,大概有點兒陰陽眼的天賦…只是有點兩光。但是鬼鬼怪怪只有感覺,卻能不受暗示影響,看到平常人應該看不到的瘴。

然後瘴就多了一個熱情無比的fans。

瘴不敢開口,但小林那微薄的天賦沒辦法聽到瘴的心音,結果這個兩光的陰陽眼,靠瘴在沙地上寫的隻字片語和表情就溝通得很樂。

「基本上,」考慮了一會兒,黃娥還是含蓄的說了,「瘴算是毀容了。」

「胡說!」小林更激動,「被火紋身的神聖之美啊!妳個畫畫的人審美觀卻這樣陳舊破爛!」

「…你說啥就是啥吧。別愛上他就可以了。」黃娥繼續工作。

剛睡醒的瘴揉著眼睛走過來,小林立刻拋下黃娥迎上去,塑膠凳子都擦了兩遍才讓瘴坐下,奉上貢品(雞皮)和貢酒,笑咪咪的看著瘴啃餅乾似的一臉幸福的吃雞皮,捧著酒,一臉燦亮。

懂了。崇拜偶像。都兩個孩子的爸了還崇拜這樣詭異的偶像…小林果然永遠長不大。

也難怪啦,在他們那群豬朋狗友中,小林是少有的、會看少女漫畫的男生。倒不是說他喜歡愛來愛去的情節,而是喜歡妖豔的鬼怪們。美麗和服、鳥居、神社,愛恨情仇相互揮刀之類的。

推薦他看幽遊白書,他只喜歡牡丹,而且嫌牡丹的服飾太單調不夠華麗。

結果在現實看到中華特產的神明大人,還是個美麗(?)的鳳凰,這下子連服飾網點不足的致命缺點都忽略不計了,一整個大心。

「毀瘴大人的存在,真是太神奇了。」他含淚握拳。

兩個孩子的爸還在迷戀偶像,這才特別神奇呢。

「本來覺得好累,好想逃走。」看著又在睡袋上睡去的瘴,小林輕輕的說,「現在覺得…還可以忍受下去。」

「喂!」黃娥瞪他。

「好啦,我知道妳要說什麼,別說教了…我知道我知道!都兩個孩子了…我也三十出頭了。要負起責任,照顧太太和孩子…知道啦。

「知道歸知道,但我總覺得…沒有實感。而且,害怕。喂,黃娥,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平淡而按步就班的長大,然後變老,死掉?有趣的事情和夢想都無緣了?怎麼這樣…本來是這樣想。」

「當初就警告過你們,要管好下半身,不要弄出人命。」黃娥低頭繼續工作,「結果奉子成婚,該怪誰啊?」

「我又不是對小如和孩子有什麼不滿…」小林嘀咕著,「我就只是,不想長大。」

原來男人是這樣想的啊…長見識了。

「希望單調的生活中發生一點神奇的事情…覺得自己還活著的證明。男人會外遇,其實也不是別的女人比太太好…就是想證明自己還很有男性魅力,而且愛情是普通人最容易發生的神奇…根本沒破壞家庭的打算。」

原來男人的想法是這樣單純到接近愚蠢的地步。黃娥鐵青著臉,啪擦一聲,單手折了鉛筆。

「我沒有!別瞪我超可怕的!」小林慌著搖手,「喂喂喂,是對妳才敢說心裡話,拜託妳不要隨便發火啊!」

「我沒發火。」黃娥冷冷的削另一支鉛筆,「等小如委託我處理的時候,我才會去翻看看宮刑如何執行。」

「宮刑?」

「你想當一次小林子看看嗎?可惜這時代沒有慈禧太后,太監不好找工作。」

小林馬上離黃娥三尺遠,她手上削鉛筆的小刀看起來危險十倍不止。

「…我也知道不可以啊。拜託,那也是一道很厚很高的牆壁欸,真能越過罪惡感高牆的男人沒妳想像中那麼多啦!劈腿也是少部份的高手才擁有的技能。妳以為誰都是陶斯啊?」

「陶斯每個都馬說得很清楚,男朋友和女朋友都是臨時名分,講白了個個都是炮友。」

「…妳不要若無其事的說出『炮友』這兩個字好不好?!妳還是不是女人啊?」

偏離主題的鬥了一會兒的嘴,小林笑起來,「哈哈,好像以前我們在冰果室吵鬧的時候。」

「我們都長大了。」黃娥微微彎了嘴角,淡淡的說。

「嗯,長大了。」小林的語氣卻很惆悵,但看到闔眼穩睡得瘴,又溫柔的歡快起來,「本來變成大人覺得很無趣…但我又遇到了毀瘴大人。好美麗的神奇啊…黃娥,真的存在欸,那些美麗的妖怪和神明…真的真的存在。當大人似乎也不是很糟糕的事情…說不定,還會遇到相同神奇的存在…」

都死過一次了,活到現在才稍微懂男人一點點。說穿了,女人心裡有個永遠長不大的公主,男人心裡個個是彼得潘。

「你剛出生的孩子是女兒吧。」黃娥低頭畫素描。

「對啊,怎樣?」

「你現在還會去FF或CWT嗎?」

「我都幾歲了啊,還跑攤?」小林沒好氣的嚷。

黃娥沒有說話,只是刷刷刷的畫著,然後遞給小林,「算是殺必死,以後我完稿畫給你。」

那是瘴悠然看天的美麗姿態,雖然是草稿,靈氣依舊透紙撲面而來。

「女孩兒多好,什麼漂亮衣服都能穿。」黃娥繼續工作,「從小就當美女養,天天讚美她,再平凡的小孩都會漂亮起來啦。其實小男生也可以啊。功課顧個大概就可以,反正將來隨便都有大學可以念。我記得小如以前也畫同人啊,她不是C姐們的fans嗎?一家子有個共同興趣,一起玩兒同人場,一起創作想像和美麗。」

黃娥抬頭看他,「哪,你不覺得這才是最神奇的事情嗎?你們可以cos毀瘴大人喔,我來跟他說。」

小林結婚後黯淡的眼神,漸漸的活過來,發亮了。

黃娥闔上素描本,「今天先到此為止吧。我手快斷了。」她喚醒瘴,一起騎車回家。

「會不會覺得很無聊?我一直在工作。」黃娥迎著風問。

「怎會?萬物蓬勃鮮豔,夏之初也…」他頗興奮的說了所見所聞,「況且小林君甚有趣,炙雞皮極美味…」

「啊,你是因為雞皮才喜歡他啊?」黃娥打趣。

「非也。小林君不是狼狽錄中人?果然是娥君摯友…氣味相投也。」

噗。黃娥忍不住噴笑。瘴看到沒書看了嗎?連她的通訊錄都翻過了。

她這次的時間軸交遊甚廣,而且區分很嚴格。正常人分門別類,那些混過的損友們自成一群,分類名「狼狽錄」。

因為聚在一起雖沒幹什麼壞事,但也沒幹什麼好事,蛇鼠一窩,狼狽為奸也。

但長大起來,感情最好最相投的,卻是這批豬朋狗友。大致上都看過彼此最失態最幼稚的少年時代,相處無須掩飾。

她離婚鬧得風風雨雨,真的譴責她的都是正常人那群,狼狽錄裡那群損友只嘲弄她兩句,就沒事了。

什麼時代啊…損友比友直友正還長遠真實。

「什麼摯友…只會給我找麻煩而已。」黃娥笑罵,「還想吃點什麼?不想做飯了,巷口的鹽穌雞買如何?」

「…雞皮。焦些,小辣。」

「你還真迷上吃這個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