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寫在皇蛾之後

為什麼會寫皇蛾,我自己都感覺很納悶。明明寫得心痛如絞,煩悶鬱結,但最後還是自虐似的寫完了。

今年的健康狀況只能用一整個糟糕來形容,我自己也沒搞懂怎麼回事…直到最近認真的看了醫生才大概的確定,四十五歲的我,就要迎接更年期了…

心境啊心境,原來如此。

【Google★廣告贊助】

沒經歷過的人真不能了解這種痛苦,莫名的冒冷汗、虛弱疲倦、脾氣暴躁和憂鬱,手腳腫脹…還有一大堆種種毛病,不光光是停經而已。

我就在想,今年又沒怎麼送急診室,為什麼每天都長長短短的不舒服,了無生趣,哪天沒有犯頭痛和後頸痛我都覺得是希罕事…原來就是這麼簡單的毛病。

所以我想語重心長的奉勸各位,體諒一下同處更年期的親人。她們會那麼煩人,也不是自己願意的…就像我也不想寫得這麼黑,更不願意每天起床都想哭。

我更願意每天寫一些讓自己狂笑讀者開心的小說,可惜這種事情也是身不由己的。

其實我還挺愛看重生復仇類的小說。因為這種題材我不可能去寫,不會撞書,看了又痛快。為啥我不會去寫呢?那是因為我設身處地的仔細思考過,發現不管重生在那一年,命運軌跡都不可能有大改變──畢竟個性決定命運。

既然如此,重活一次有什麼意義呢?這只會是懲罰而不是救贖吧?

剛好那陣子我心境之陰暗無與倫比,所以我就寫了《皇蛾》。既然不能亂發脾氣,我又鬱結在心難以宣洩,只好虐待一下讀者。

的確,寫完我煩悶的感覺好多了。雖然說就出版而言,這實在不是一本討喜的小說,字數也真的不太夠…但我還是決定要出版了。算是一個難得的里程碑,紀念一下我倒楣到極點的更年期…

雖然說,四十五歲就進入更年期有點兒早,不過熬過這段時間我就能夠免除經前經後症候群,也算是幸事。

當然,我也明白,這真的不是一本出版導向的小說,我也並不鼓勵讀者收這本,網路上看看就算了,沒必要擺在書架自虐虐人。這本和《西顧婆娑》有得拼,都是那種後中年的人看了才會比較有感覺的小說。

後來自己回頭看今年開的斷頭,自己也覺得挺好笑的。除了已經寫完的《命運之輪》,沒有一本不是淒風苦雨,果然健康影響心境多矣。

當然更可能是,我越來越寫不出愛情這回事了。我也越來越沒有什麼不滿。說不定,這些年發瘋似的搾腦漿,真的把自己給搾壞了。

「離塵心」對人生來說,其實是好的,但對一個說書人來說,實在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不過我會仔細檢討自己的,最近也終於算是有點兒豁然開朗的感覺。

濁世滔滔,就算不能出淤泥而不染,也學學水中萍,留丁點翠綠給自己。

至於寫來寫去都差不多那個格局…管他的。來自來去自去,我就這調調,愛看不看。

我這個讀者喜歡就行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