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蛾 續一 瘴癘

續一 瘴癘

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

清醒的時候,無意識的望著日曆。每次注意到年月日,都會有淡淡的訝異和無可奈何。

此時此刻,居然是一九九七年。離婚那天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三。

命運總是走在看似不同事實上偏離不遠的軌道。

【Google★廣告贊助】

她用力伸了伸懶腰,準備去盥洗。浴室的小窗開著,樹影婆娑,金光斑駁的照亮了洗臉台…落下一小塊陰影。

夢裡的烏鴉飛入現實中了…嗎?

原本闔眼的烏鴉張開眼睛,一眼金黃,一眼白銀,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我有拒絕的權力嗎?」黃娥啞然片刻,無奈的問。

「無。」烏鴉冷冷的說,但聲音卻在她腦海裡迴響,而不是聽覺。

這真是命運軌跡最大的偏斜。

黃娥伸手,烏鴉飛入室內,落地漸漸霧化成形,全身著著如羽似絲的輕軟長衣,戴著手套,罩著長紗,只露出金銀雙瞳的眼睛,幾乎一點肌膚都看不到。

戴著黑手套的手搭在黃娥的手上,幾乎沒有重量。「吾乃瘴,毀世之瘴。」

「那您就趕緊去毀滅世界當大魔王。」

「非吾所願。」那雙寒冷又虛無的金銀雙瞳注視著她,「吾惟願永世沈眠。無知螻蟻之輩竟毀吾自封之印!」

「…那也不是我幹的。」黃娥覺得有點疲倦,「推土機和炸藥都不是我所使用,道路計畫也不關我的事情。或許您該去政府機關申請國賠…」

總而言之,那塊大石頭不是我炸的,拜託您不要託完夢就直接跑來。

「力未迨也。」瘴微微惆悵的說,「至此吾已竭盡所能。此地尚可暫且壓抑吾之瘴癘,汝亦略堪侍吾之重任。」

…拜託。我沒有想當什麼代言人之類的神官!

但這位自稱毀世之瘴的某種神靈,卻霧化重復烏鴉之身,堂而皇之的住下來。嗜好是吃烤肉,不忌調味料,但拒絕吃蟲或腐肉。

更多的時候,都閉著眼睛在睡覺。

…算了。反正照顧起來不麻煩,連話都很少,她也就算了。

一隻緘默的烏鴉,沈眠遠多於清醒的烏鴉。

大概是見得久了,她拿烏鴉大人當寫生對象,練習已經生澀的油畫。但在重重疊疊的繪畫後,她開始困惑到底在畫什麼。

等畫完以後,她搔了搔頭,默然的看著自己的作品。嘆了一口很長的氣,她默默的訂製了一個梧桐木所製的棲架,棲架旁的小皿中放了幾個竹子的果實。

瘴猛然的張開金銀雙瞳,怒視她良久。

最終還是飛到棲架上,仰望著油畫裡漆黑的鳳凰。好一會兒才說,「環渡彼岸者,錯視之,吾之過也。」

「…鳳凰大人,請您說現代中文,也就是白話文,謝謝。」

「吾非鳳,乃被逐之畸穢。」瘴愴然的說,「莫污鳳族之名。僅起伏之息,萬籟皆歿…非鳳也。」

…拜託你說中文啊!!

後來住在一起久了,黃娥才把瘴的古文毛病矯正過來,只是稱呼「我」的時候還是自稱「吾」,稱呼「你」的時候還是說「汝」,完全更改不能。

瘴自言是鳳凰一族的畸形兒,光呼吸就能噴出瘴癘,連生母都差點死在他手裡。即使身穿封禁之衣,還是會些微洩漏,終於被放逐到人間。

所居之處,無不瘴癘橫行。

他自己一再的修煉完善封禁之衣,效果卻很短,在一處居住過百年,就會開始疫病大作,動植物無一倖免。

漸漸的,他疲倦了。橫渡到隔海的一個無人島,自我封印在一塊巨石之下,沈眠了很久很久的時間。

當中只短暫的被驚醒幾次,多半都是天災崩毀了一點兒封印,他積蓄力量夠了,就又把自己封印起來,繼續沈眠。

但這次卻是很嚴重的人禍。他沒想到整個巨岩會炸成粉碎,瘴癘擴散過廣之前,剛剛清醒的他竭盡全力的將自己變成烏鴉,倉促的尋找能暫時壓抑瘴癘之處。

很不巧的,離他最近的安全地點,就是黃娥的家。更不巧的是,黃娥剛好是「橫渡彼岸者」。

他說,等他力量積蓄夠了,就會離開,尋找更無人煙的地方自我封印,不會打擾黃娥太久。

「…也沒聽說有誰死了。」黃娥思考了一會兒,「我說炸了你睡覺的那塊大石頭後,沒聽說有什麼災害。」

「此事吾亦不解。」瘴緘默片刻,「數百年前風災曾毀封印,吾曾暫居鶯歌石,因吾亦受損傷,致使瘴癘微泄…」他垂下眼簾,沈默了一會兒,「死傷無數。此次程度猶烈,何以故…非吾所因,舉目皆有瘴氣?」

哈?我們就生活在瘴氣中?

黃娥想了幾天,沒想出個頭緒,直到有回瘴飛出戶外,看她發動機車,不解的問她為何行使瘴氣之器,才轉頭看排氣管。

一九九七年,空氣污染非常嚴重的時代。工廠林立,公害橫行的時代。大量使用農藥,水源污染的時代。

連遠古畸鳳毀世之瘴都得甘拜下風的大毒物時代。

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給這個古代鳳凰聽。尤其是個…這麼溫柔的遠古神鳥。

一定是,非常喜歡這個世界,喜歡得不得了,才會想盡辦法,甚至自我封印,不斷的沈眠下去,希冀不要傷害任何生物。

「…放心,」黃娥說,「這個時代的生物非常堅強,不會被你傷害到。」她拍了拍肩膀,「跟我去兜風如何?你不是說,我這個橫渡過彼岸的傢伙,可以壓抑你的瘴癘嗎?不用擔心,來吧。」

遲疑了一會兒,化身成烏鴉的瘴,飛到她的肩膀,瞇著眼睛,望著一直不能張望的世界。

就一下,應該可以吧?沈眠的時候,還可以夢見這個鮮豔的森羅萬象。一下下就好。

微帶昏黃的晴空,白雲在他不同顏色的眼睛裡不斷的變換飄過。

看起來是那麼美,那樣的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