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蛾 續七 未絕之筆

續七 未絕之筆

「啊,出現了。」嚼著營養口糧當晚餐的黃娥含含糊糊的說,「買我一晚兩萬塊的白癡。」目光無甚焦距的看著電腦螢幕的水球,喝了一口咖啡。「這也算大事記?命運的標準到底在哪啊…」

「…時間何以購之?」瘴從書本裡抬頭,睜大眼睛。

【Google★廣告贊助】

「呃…」黃娥搔了搔頭,「簡單說就是,他願意為了跟我睡…唔,說交尾你比較能了解吧…喔,有個白癡為了想跟我交尾,願意付出兩萬塊新台幣。」

瘴認真的掐算了一會兒,現在他略微了解現在的世間了…除了看書,他還看電視。「噫!已超標準月資矣!」他盯著黃娥猛看,想看出是否有這麼高的價值。

完全被看扁了啊喂。

黃娥轉頭看瘴,「毀瘴大人,你交過尾了沒有?鳳族會為了交尾付錢嗎?」

瘴一整個狼狽,臉孔通紅兼氣急敗壞,發出尖銳的鳴聲,這大概是鳳族的母語吧…誰聽得懂啊?

「絕無此事!」好不容易他才稍微冷靜點,「況、況且…不言吾年尚幼,畸穢若此,怎能有、有交尾…」

「其實你不用認真回答啊。」黃娥懶洋洋的拿起一片營養口糧,「反正我只是想欺負你一下。」

「…娥君!」瘴的臉孔紅得要發紫了。

欺負他還挺好玩的,黃娥笑了起來。雖然還很憂鬱,但沒那麼憂鬱了。所以她閒聊似的解釋了為什麼有人願意丟水球或寫站內信高價購買一個連面都沒見過的女人。

「因為我算是…『名女人』吧?在性板打筆仗夠兇狠,而且還寫過情色小說…雖然只有一篇。哪,算是能引起男人的好奇心吧,就會想交尾看看。」

「…趣否?」瘴坐到她的身邊,張望著黑底白字的螢幕。

「喔,欺負人挺有趣的。」黃娥撐著臉頰,「板規規定不能罵髒話,所以罵髒話的人就輸了。但這些人都不夠冷靜,略微撥逗,就會自犯板規啦。像是…覺得對方腦袋的主要組成大約是XX,直接說就犯板規了。轉個說法,『為您奇特的思路感到擔憂,或許推薦精神科醫生給您比較好。若是需要泌尿科亦可,請私信連絡』。對方就會罵髒話自動出局了…」

瘴沒有專心聽,思索著黃娥的ID。Korosu。

「那不是英文啦。」黃娥起身,「是日文的『殺』。」然後去煮咖啡了。

瘴喜歡喝咖啡,加一點白蘭地更喜歡。這種嗜好其實挺奇怪,她喝不慣,但會特別幫瘴煮一杯。

等端著咖啡回來時,這個靈慧睿智的畸鳳已經學會怎麼使用指令,將Korosu的文章都找出來。

不好。

「沒什麼好看的,你的咖啡…」黃娥誘哄著,但瘴的金銀雙瞳轉過來,閃閃發光。

非常不好。

「甚…甚…好、好看。」瘴罕有的抓著她的手。

這孩子終於會說白話文了…但這不是重點。「交尾的小說沒什麼好看的。」

「別、別的。不交尾一定,呃,更、更好看。」瘴抓得更緊。

說白話文就結巴啊…就算結巴也想說嗎?!

「不要啦!很累!我拒絕!」黃娥兇起來。

瘴美麗的金銀雙瞳,晶瑩的淚水打轉,哀求的看著她。

無視無視,一步踏錯,萬劫不復。絕對不要,寫什麼鬼小說,找自滅亡嘛這是…說起來神鳥看人類的書本來就是邪道,為什麼我得寫小說將他更往邪道推啊拜託…

「夠了!不要再這樣看我了!」黃娥大叫,「我寫就是了!聽好啊,就只有這一部喔!絕對絕對不會有新的!」

瘴眼睛發亮的拼命點頭。

「喔,討厭死了…」黃娥發牢騷。

她寫小說有很多怪癖。譬如說,一定要在BBS上寫,一定要使用漢音輸入法。這是死都改不掉的壞習慣…雖說已經死過一次了。

但還是沒改掉這些致命的壞習慣!

所以她心情很壞的轉到小說版,花了七天的時間,幾乎沒什麼闔眼的寫完一部靈異小說,「…家裡沒有印表機,你自己來看吧。」

然後爬到貴妃榻睡死過去,一睡就睡足了十二個鐘頭。睡醒覺得全身滋滋滋的發痛,尤其是腰。內臟像是被掏空般空虛,發軟,頭痛。

瘴居然還在電腦前面,而且在拭淚。

「沒有那麼感人吧。」黃娥扁眼。

瘴淚流滿面的看著她,形狀優美的唇還微微發抖。

吼~夠了!「假的!那都是虛構的!」

「吾知也…」侷促的低頭,「吾乃…乃雄鳳…非雌凰…」

「我會不知道嗎?!」黃娥有點抓狂,「聽好啊,我只是順手把我自己和你當文本抓進去,然後把遇到的一些靈異事件整理一下而已!把你的性別更改為女性,是因為我已經不會寫愛情小說了,為了避免讀者不當的期待,所以只好這樣了啊!完完全全是虛構的!」

吼完黃娥抱著腦袋發疼。壓榨腦力過甚,睡太久又發脾氣,果然很傷。她有氣無力的爬進浴室洗澡,泡了好久才覺得沒那麼痛。

等她洗好吹乾頭髮出來,瘴居然還在看。

「你要看幾遍啊!?」她氣得拔電源。

好幾天,她都沒把電源線插回去,心情很差的畫畫。因為油畫什麼的都太麻煩了,她畫了幾天水墨畫…但七情上面的瘴,明明白白的在臉上寫了「不忍卒睹」四個字。

忍無可忍,她跑去拆那幅黑鳳,瘴慌忙阻止她。

「反正畫得很差,乾脆扔掉好啦!」黃娥怒火中燒。

「吾甚喜也,莫棄!」

搶到最後,兩個人(?)都很疲倦。

「汝畫雖稚拙,亦可撼動心弦…但較之汝文,宛若泥雲!如沐春風甘露滌之…」

「不是!」黃娥大聲了,僵了一會兒,聲音柔和了些,「不是的。我寫的小說沒有什麼…只是很剛好,非常剛好的能夠撼動心裡有洞的人。心靈的縫隙越大,感動越深。就好像是某一種咒語發動條件滿足了,寫什麼根本無關緊要。但是這種咒語是有抗藥性的…

「現在你覺得好,那是因為只有一部。如果有十部、百部,就會發現其實都差不多。我在上次的時間軸已經寫了幾十年了,我很明白。而且這種『咒語』…我已經不能了。」

她的神情漸漸蕭索,「死過以後,我已經寫不出『愛情』了。因為我沒有需求了。寫作,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的!只是封印感情、削減靈魂而已!…」

瘴緊緊握著她的手,金銀雙瞳強忍著淚光。

糟糕透了,簡直是糟糕透頂。

若是上次的時間軸遇到瘴,她恐怕會欣喜到發狂,臉紅心跳,悄悄的萌芽「憧憬」,所有女人應該會發生的酸甜化學反應。

沒有,感覺。什麼感覺,也沒有。只覺得透過手套,他的手很溫暖,覺得他的心太軟,難怪會自我封印睡那麼多年。

除了一點憐憫和無奈,什麼情愫,都沒有。

第二次的時間軸就這樣,真不敢想像第三次、第四次,她會變成什麼樣子…還會損失什麼,會不會最後完全喪失人類所有情感。

到時候,該怎麼辦?

不,不要再想了。想那些是沒有用的,對現況沒有幫助,只是愁眉苦臉的過每一天而已。

哭是很煩、很不理智的事情。不如笑笑的過每一天,對健康還比較有幫助。

最少現在看著毀瘴大人流淚時,還有憐憫的感覺,想替他做些什麼的感覺。這很珍貴…誰也不知道下一次的時間軸能不能還保留這種情感。

「我都沒哭了,你哭什麼呀,毀瘴大人?」黃娥幫他擦眼淚,「是我不好,不該亂發脾氣。對不起對不起…」

瘴搖頭,泣不成聲。

傷腦筋,愛哭的畸鳳啊…

「好吧。」黃娥別開頭,「偶爾心情好的時候,我就隨便寫些餵你好了,不要太指望啊。」

後來黃娥把電源線插回去了,幾天沒上,信箱爆滿。毫不意外的在當中看到大事記應有的幾封信。

只是上次的時間軸,她還是異常謙卑的把自己擺得很低很低。這次趾高氣昂的獅子大開口,要了15%的版稅,最後13%成交。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她的第一本書簽約了。結果還是在環內啊…

其實拒絕也可以,她也想過。但毀瘴大人不太喜歡電腦,相反的非常喜歡書。她選擇的這家出版社印刷前會送精美的樣書,大字足本,非常方便閱讀。

剩下的情感不多了,能保護一點算一點兒。

最少毀瘴大人眼睛發亮的看她的樣書時,心情還滿愉悅的,她也會跟著微笑,那就行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