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蛾

皇蛾

「哪,我說。」黃娥遞了一杯牛奶給葉彰,「我們結婚也三年了,你覺得…我算是個好妻子嗎?」

葉彰納罕的從報紙裡抬頭,「阿娥,妳在說啥?再也不會有比妳更好的太太了。結婚以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他摩挲下巴,「為什麼這麼問?啊,是因為最近太常加班?對不起啦,工作嘛,妳知道的,等忙過這陣,就不會讓妳這麼寂寞了…」

【Google★廣告贊助】

他親了親黃娥的臉頰,露出爽朗陽光的笑容,上班去了。

「是…嗎?」黃娥擦了擦臉頰,陷入嚴重的思考,喃喃自語著,「我也覺得你是個好丈夫…本來。」

坦白說,葉彰是個好男人。個性開朗,認真上進,但又保有閱讀的愛好,使他成為罕見內外兼具,既奮發又有內涵的好男人。

若不是這樣,原本以為自己會終身不婚的黃娥,也不會嫁給他。

其實他們感情一直都很好。雖然婚前追得很辛苦,葉彰婚後也沒有大變樣,一直都是那麼溫柔體貼。而她呢?

捫心自問,她也覺得自己已經善盡了妻子應盡的所有,完全的信賴,卻沒有完全依賴。她是小有名氣的插畫家,工作常常很趕,但她拿出自己的收入,請清潔公司打理家務,親自做飯,也每天用溫柔的笑容面對丈夫。

她給自己這三年的成績打了98分。之所以不是滿分…是因為他們還沒有孩子,總要留一點評分的空間。

那天她等到半夜兩點,葉彰才躡手躡腳的回家,一開燈,發現她坐在漆黑一片的客廳嚇得大叫。

「…怎麼等到現在?」他驚魂甫定的問,「不是打電話回來說過,今天會工作到很晚嗎?」

「嗯,只是想跟你聊聊。」她露出溫柔的笑容,上前幫老公脫外套,「哪,阿彰,若是讓你評分,我這樣的太太能評多少?」

「當然是滿分囉。」葉彰笑著坐下,接過黃娥遞過來的茶,滿足的呼一口氣,「一直都這麼可愛溫柔。」

「謝謝你這麼高的評價。」黃娥點了點頭,然後從茶几下掏出一個小瓶子,和一個厚厚的文件信封。

「這是什麼?」葉彰好奇的拿起小瓶子。

「別打開喔,那是濃硫酸,很嗆鼻的。」黃娥溫和的提醒。

葉彰嚇得差點把瓶子給摔了。

「這是你的女朋友…應該說女朋友之一拿來的。」黃娥依舊鎮靜,「不過我說服她放下,而不是潑在我臉上。」她嘆了口氣,「她哭得超慘的…安慰很久才讓她平靜下來。她好像是…哦,今年新進人員,應該是你的部屬吧。」

「…阿娥,妳聽我解釋!」

「我猜你會有很好的解釋…但既然是謊言,我就不想聽了。」她把文件信封推向葉彰,「這是我的答辯。我請徵信社幫我調查了。」

葉彰打開文件信封,裡面滿滿的都是他和外面的女人出入賓館的照片、通聯記錄…甚至連msn的對話都有了!

「其實我也很猶豫,你是個接近完美的男人。我該放棄還是不放棄…我能明白人就是會有缺點,但是這個缺點…」

「太過分了!」葉彰霍然站起,「妳居然叫徵信社調查我!太不信任我了!」然後奪門而出。

黃娥的手停在半空中,啞口無言。怎麼這樣…好好聽我把話說完啊。

打手機,他卻關機。傷腦筋,意外的有孩子氣的一面呢。

但還是不能更改出軌的事實啊,還是累犯和慣犯。

嘆了一口氣,她提起皮包。幸好兩個月前,差點被潑硫酸的時候,她就仔細考慮,並且租好房子了。最近更把她的私人物品都已搬過去。

結果,還是沒看男人的眼光嗎?幸好沒生孩子,還在鑑賞期內,不幸中的大幸。

她在茶几上壓了離婚協議書,慎重的簽名用印,然後打開大門,離開。

願賭服輸,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

第二天早上,她以為不用作早飯就可以賴床,沒想到太天真,被朋友小莉的奪命連環扣吵醒,無奈的答應一起吃午餐。

小莉照慣例先哭訴了丈夫對她的冷淡和獨自育兒的艱辛,然後質問她為什麼要跟葉彰分手。

「妳到底有什麼不滿意的?」小莉眼角含淚,「這麼優秀又知性的丈夫,上進又風趣!根本不像我家那一個…像是頭胖海豹,在家只會盯著電視或電腦螢幕!完全不關心我和孩子,假日只會睡覺,品味又低俗…」

「也是啦,葉彰真的什麼都好。」黃娥托腮思考了一會兒,「唯一的缺點就是花心。」

「那根本不算缺點!」小莉很憤慨,「而且他不是瞞著不讓妳知道嗎?若不是很愛妳怎麼會費心瞞著!…」

黃娥嘆氣,「…其實我覺得你們還滿適合的。反正我已經決定跟他離婚了,妳不妨也跟丈夫離婚,和他在一起算了。他那人心滿好的,應該也會善待妳的孩子。」

「妳在胡說八道什麼啊?」小莉咆哮。

「徵信社有拍到你們一起去賓館的照片喔。」黃娥認真的看著她的好友,「既然如此…」

「妳、妳什麼時候知道的?」小莉的臉慘白了。

「一個月前。」黃娥很坦誠,「所以我說…」

「太過分了!」小莉猛然往桌子用力一拍,眼淚奪眶而出,「妳…太可怕了!太陰險太恐怖了!這個月還跟我吃了兩次飯!」

「我只是想…」

但小莉沒讓她把話說完,摀著臉奪門而出。

黃娥的手停在半空中,啞口無言。怎麼這樣…好好聽我把話說完啊。

…難道你們不能理智一點處理問題,非這麼愛演不可嗎?整個咖啡廳的人都在看她啊。

我只是想要想清楚該怎麼處理而已,能不能繼續忍耐下去。結果很悲哀,再怎麼理智、衡量,她發現真的沒辦法。

她默默的付帳,小莉點得還是特別貴的套餐。

算了。反正已經決定離婚,也承認自己的失敗…應該這樣就沒事了吧?

但世事總是比小說還離奇荒唐,直逼八點檔。當天晚上,小莉就割腕了。但割腕就割腕,還留下遺書,說要對黃娥自殺謝罪。

一時之間,鬧得沸沸揚揚。情勢十二萬分之混亂。葉彰已經先聲淚俱下的跑去她娘家跪和哭,小莉氣如遊絲的在病床上鬧著尋死,最後小莉的老公還跑來罵她,說黃娥摧毀了他的家庭。

結果先說和先割腕的先贏,她這個相對冷靜的女人飽受責難。不明白真相的朋友還跑來勸她,最少去看一看小莉,不要因為「誤會」逼死人。

她終於被煩過底限,「割腕割靜脈會死嗎?連自殺的常識都沒有,這種朋友還是不要的好。」

「妳太過分了!」

「…真是夠了。」黃娥忍無可忍,「愛演你們繼續去演,老娘不玩了。」

她火速換了手機號碼,新搬的家又在山區,除了搬家公司,誰也不知道。最後把msn都乾脆的刪除。然後找了一個律師,全權委託離婚的事情。

最後跟葉彰見了最後一次面,卻是在戶政事務所辦手續。他也不得不答應…黃娥手上有徵信社調查來的正本。她很冷靜的請律師轉告,若是葉彰不肯離婚,她就會把這些照片在她個人部落格公開。

就算葉彰不在乎,他的女朋友們卻沒辦法不在乎…誰讓葉彰對人妻特別有愛好。辦完離婚後,黃娥去一家PUB慶祝。九點多而已,場子還很冷清,十點以後才會有人開始跳舞。

沒想到這家PUB還沒倒,連酒保都是同一個。

「唷,這不是黃娥嗎?」酒保認了一會兒,驚喜的說,「好幾年沒看到妳,妳卻沒變樣啊!幹什麼去了?」然後把一瓶塞了檸檬的可樂娜遞給她。

「當了幾年良家婦女。」黃娥淡淡的笑,「試試看能不能成為賢妻良母,建立神聖的家庭。」

「結果勒?」

「啊啊,當然是失敗了。建立神聖的家庭,不是單方面就辦得到的啊。」她攤手。

「妳要求太苛吧。」酒保幫她點煙。

「家庭是神聖的最後堡壘。若是不能抱著這樣的心態慎重對待,將來的孩子就太可憐了。」黃娥銜著煙懶洋洋的笑。

「照妳的嚴酷標準,人類就滅種了啦。」

「若是隨隨便便的結婚,隨隨便便的生下孩子,隨隨便便的破壞婚姻,隨隨便便的製造不幸…這種種族,還是早早滅亡比較好。」她吐出一口白煙。

「良家婦女不適合妳啦,在夜間飛舞的蛾。」酒保指了指旁邊的牆。

那是一幅很大的皇蛾圖。線條狂暴而昏亂,皇蛾翅上的蛇眼紋繪得栩栩如生,看久了不但覺得恐怖,而且頭昏。

「嘖。畫了好幾年童書插畫,我都快忘記,我也畫得出這種東西。」黃娥欣賞著,「沒賣出去?」

「老闆死都不肯賣啦,」酒保大笑,「明明很多人想買…也不給人換。」

「那就叫他給我錢啊。」黃娥很不滿。

「他才不會給妳。給妳妳就不會來啦。反正妳來都免門票不是嗎?」

「那可不一定。」黃娥笑咪咪的看著自己畫的狂暴皇蛾,「畢竟我也只能生存在黑夜中不是嗎?」

「哈哈哈,PUB很多,又不是只有這一間。」

也是。但也因為她很喜歡這幅畫,才會一直回來吧。果然,再怎麼努力,還是會重蹈覆轍,她是只能生活在黑暗中,狂暴的皇蛾嘛。

不過努力過了,也就算了。

「敬離婚。」她舉了舉可樂娜。

「歡迎回來,皇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