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四章(一)

第四章

「妳好像一直沒有進步過。」杜莎跟在亡命的燦月後面飛,「一級到四十五級都一樣笨。」

「閉嘴!」燦月快要氣壞了,「妳不知道逃命很忙嗎?!笨蒼蠅,別擋我的路!」

【Google★廣告贊助】

「蒼蠅?!妳給我說清楚!」杜莎飛到她面前,氣急敗壞的,「妳居然說這樣可愛絕倫、天上絕無,地上無雙的我是骯髒的蒼蠅?!今天一定要妳給我說清楚!」

天啊~燦月慌張的揮手想把她趕開,天要亡我了…

「救命啊~」她絕望的叫出來。

完蛋了,這次一定跑不掉,死定了死定了…她寧可就此魂飛魄散,也不要當蒼蠅啊~

那隻白骨僕人的手骨搭到她肩膀時,她感到大勢已去…

咖啦啦,那隻死白骨垮成一堆,她也雙腿發軟的跪下。這實在太刺激她的心臟了…

「我一定…一定…」她上氣不接下氣的,「我一定要換個夥伴!」

「妳是該找個夥伴了。」清亮的笑聲從背後傳來,「怎麼每次看到妳都在逃命?」逆光中,閃亮的金髮下,是米迦勒燦爛的笑容和溫暖的手,「還站得起來嗎?」

燦月望著他,眼中滿是驚喜,然後頰上飛上粉霞,居然連話都說不出來。

「受傷了嗎?站不起來?」米迦勒蹲下來察看她的傷勢。

「不不不,沒有沒有…」他…他還記得我。這個事實讓她的臉頰更紅了。

「記得我嗎?」米迦勒的笑容比記憶中更溫暖。

「…大天使長,米迦勒。」燦月小小聲的說,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雀躍。「我…我找你好久了…」

「找我?有什麼事情?」他像是大哥哥一樣憐愛的撫了撫燦月的頭。

「我我我…」燦月慌張的擺手,「那是、那是因為…因為我要將裝備還給你。但是我密你的時候,你都不在線上。」

「喔。」米迦勒的眼神暗了暗,卻只有一瞬間,短暫得讓燦月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那是因為,我開本尊守城。」

燦月呆了呆,原來銀月遊俠不是他的本尊…那就難怪了。應該也是等級很高的攻擊手吧…?「守住了嗎?」

「…有我在,沒有守不住的地方。」他的語氣很輕鬆,像是在討論天氣,那麼的理所當然,雖然不驕傲,卻充滿自信。

「別提這種無聊的殺戮戰爭。」他將燦月拉起來,「我可是常常聽到妳的消息呢。『燦月的營火』,嗯?據我參加過的朋友說,真的是非常有趣的。我也好想參加一次。」打量了她的裝備,「二轉了?」

「嗯。」她有點不好意思,「我練得不快…」

「現在不是銀月的時代…妳很盡力了。」米迦勒又摸摸她的頭髮,「穿的盔甲還將就,只是…怎麼還在拿腰弩?」

「我在存錢了…」她小小聲的回答。燦月想到漫長的存錢之旅,不禁有些氣餒。「我根本不是冒險者,我是該死的獵戶、商人!如果想存到足夠買裝備的錢,我就得去路邊擺個攤子賣我的獵物。你聽過勇者跑去當小販的嗎?!那算是哪國的勇者?」

米迦勒不禁笑了出來,他偏頭想了想,金髮在陽光下泛出奇幻的光芒。「嗯,妳不是要把裝備還給我?這樣好了,我們回城。我在倉庫等妳?」

燦月拼命點頭。說不出為什麼心花怒放。或許是…米迦勒是她在夢天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吧?每每在辛苦枯燥的狩獵時、眾人離去的孤寂營火邊,她常常會想起那頭金髮,和那張和煦的笑容。

她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對一個虛擬人物這樣在意。

胡思亂想著跑進倉庫,米迦勒已經等了好一會兒。

「這些。」她把東西領出來交給米迦勒,慌慌張張的行了個九十度的大禮,把他逗笑了,「非常謝謝你,這些裝備給我很大的幫助…」

「看得出來,妳很愛惜這些裝備。」米迦勒欣賞的看著這堆擦得亮晶晶的武器和盔甲,又遞過一把殺氣騰騰的大弓,「妳會需要這個的。」

「不要。」燦月突然有些惱怒,「我不是要你的裝備才…我不要!」

「哎,燦月妹妹。妳看,這也只是我小時候用過的武器。白放在倉庫做什麼?」他溫柔的誘哄著,「妳不知道,武器都是有靈性的嗎?我想『她』蹲在倉庫哭很久了。瞧瞧,現在她多高興,高興到閃亮亮呢。借妳用,又不是給妳。等妳不需要了,在還給我吧…」

燦月還是頑固的搖頭。她甚至覺得有些沮喪。她並不想跟米迦勒凹裝備或武器。她想要的只是…只是跟他多說幾句話而已。

「…我並不是妹妹。」燦月的心情越發低沈,「我已經…」

「別別別,」米迦勒笑著搖手,「我不想知道妳的真正年齡。這裡是夢天,所有現實的一切都得擱下。貧富、年紀、相貌、地位,登入的時候就該拋在外面。妳等級比我低,對我來說,就是可愛的小妹妹。借武器給妹妹有什麼不對?」

「…我說不定是男的。」燦月抬起眼,定定的看著他。

「喔,性別也得拋在外面。」米迦勒摸摸她的頭髮,「妳是嗎?」

「…我的確是女的。」

米迦勒只是還她一個微笑。「拿去,算幫我一個忙吧。我留著沒有大用處…要一個遊俠去當小販又太為難了。」

燦月笑了出來,怯怯的接過那把美麗的卓越弓。「…謝謝。我一定會還你的!」

「我知道。」

兩個人相對無言了片刻,卻是很舒服的,安靜的片刻。

「今天市集很多人。妳知道的,假日都這樣。」米迦勒聳聳肩,「妳急著狩獵嗎?」

「呃,沒有啊。」燦月紅著臉拼命搖手,心裡大罵自己怎麼變得這麼呆頭呆腦的。平常不是很能言善道嗎?今天笨成這副德行!

「那…我有榮幸…」米迦勒的笑容突然凍結了,臉色陰沈了下來。在那一刻,燦月感覺得空氣似乎變冷了,像是所有陽光都被奪走一般。

「…我就來。」他喃喃著像是自言自語。沈默了好一會兒。

「抱歉,本來要帶妳逛逛奇岩的。」米迦勒又恢復了陽光燦爛的笑容,「但是臨時有事…」

「守城?」燦月試探的問。但今天不是攻城日呀。

米迦勒的眼神迷離了一下,嘴角彎起一絲耐人尋味的滿足,「…不,算盟戰吧。」他塞了一片翠綠的翡翠葉給她。「拿著。如果想要找我,就吹響這片翡翠葉吧。不管我是什麼身分,都會找到妳的…」

…有這個功能嗎?她怎麼不知道有那種跨人物的呼叫指令…

「我知道了,你是GM!」燦月指著他叫了起來。

米迦勒大笑,將食指放在唇間,「噓…別弄丟了。」

摸了摸燦月的頭髮,他眼中有著幾乎看不出來的眷戀,「我真的很期待『燦月的營火』…總有那麼一天。」化成朦朧的白影,米迦勒消失了。

「…我會等你的。」

燦月摸著自己的頭,發呆了好久,呆到杜莎看不下去了。「…花痴發完了沒有?我真是個好人…居然都忍耐著不開口。原來女人發起花痴來是這樣的蠢…」

啪的一聲,杜莎讓惱羞成怒的燦月當蒼蠅打,打貼在牆上,滑了下來。

「…妳打我?!妳竟然敢打我!」杜莎跳起來,摀著鼻子,「我說得明明是實話!妳剛剛全身狂冒愛心小花的,害我的雞皮疙瘩到現在還不退!我說實話妳還打我~」

又是啪的一聲,這是杜莎被打貼天花板,頭昏腦脹的飄下來。

是說…杜莎…有些實話只能心裡想想,絕對說不得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