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四章(二)

「唷,戀愛…」冷不防背後傳來一句,刺激得燦月一跳,「哪有?我哪有!」

正準備施展她的穿顱手時…燦月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這個嘻皮笑臉的女法師…還對她擠眉弄眼的女法師…

不就是她耗盡心力趕回去的如意嗎?!

【Google★廣告贊助】

「妳妳妳…」燦月覺得腦門一陣陣發昏,「妳不是、不是…天啊,難道妳唬弄我?妳沒有下線?!」她的千辛萬苦到底成了什麼呀…

「我下線啦。」如意伸了伸舌頭,「回去發現自己成了植物人,倒是不小的驚嚇。」

「…難不成妳回不了自己的身體?!」燦月緊張的揪著她,「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我們找得慕商量看看…妳不能在這裡逗留…」

「為什麼?」如意拍拍她,「放輕鬆點,燦月小姐。我並不是笨蛋…好歹我也念到博士班好嗎?夢天出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了?沒有理由出現那麼多的植物人…當然也不可能更新到這種程度。這已經不像是個遊戲,而是個世界了。為什麼我不能留在夢天?我想知道答案。」

…好奇心真的殺死九命貓!燦月快氣歪了,她揪得更緊,「妳若不想變成那隻蒼蠅…」她指著飛來飛去的杜莎,「妳就乖乖下線吧!」

「果然不尋常對嗎?」如意將燦月的手鬆開,「她應該是白精靈新手村的守護NPC,不應該跟著妳飛來飛去。這裡出了什麼事情?在我身上又發生了什麼?我是事主,我有權知道!」

燦月兇猛的盯了她好一會兒,疲倦的抹抹臉。「妳要知道是吧?好…妳聽好,這已經不是正常的常識範圍了…」

她仔仔細細的將事情從頭說起,滿懷怒氣的。如意怎麼可能相信她?不相信也無所謂,只要她能夠平安離開就可以了…

這是個很長的故事,等她說完,一夜就這樣過去了。

「妳當我是瘋子也沒有關係。」燦月頹喪的低下頭,「求求妳,回去現實吧。若是可能的話…我希望可以回去!但是我永遠也沒有這個機會了…請妳一定要珍惜…許多人都失去了這個寶貴的機會…」

如意沒有正面回答她,只是默思良久。「…妳找到其他人了嗎?」

「…沒有。」她更沮喪了。「我找到妳是一種好到不能相信的運氣。但是我會盡力去做。」

「誅殺天使長?要討伐一個神?」

「想笑就笑吧。」燦月背起弓,「我總是會爬上傲塔九十九層樓,就算會在這世界煙消雲滅也必須殺了她。她的夢境一但崩毀,就能夠強迫伺服器關機了。到那時…所有被拘留在此的人魂就可以回家了。」

「…傲塔沒有九十九層樓。」思考了片刻,如意這樣說。

「殺了巴溫就有了。殺了夢天表面上的大魔王就有了。」燦月按了按發燙的額頭,「妳不懂嗎?巴溫現在在替天使長看門!殺了巴溫才有直達的鑰匙…」

跟她說這麼多幹什麼?「妳趕緊下線回家吧!現實還有許多妳該關心注意的,而不是這種虛擬…」

「我要去。」如意這麼說已經讓人意外了,沒想到另一個粗豪的聲音也異口同聲。

燦月、杜莎和如意一起轉頭看著宛如鐵塔的半獸人勇士。他嚴肅的臉卻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有這種隱藏關卡不去破怎麼行?算我一份。」他指著自己鼻子,「勿忘帕格立歐之心。我叫撒格兀。」

他很豪氣干雲的用粗大的手握過每個嬌小的手掌,甚至杜莎的也不放過。

燦月簡直要瘋了,一個如意就讓她搞不定,還冒出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甲!「我們不是要去郊遊!先生,幫幫忙,哪裡有空哪邊站好嗎?妳可以當我是神經病、不相信我的話,別瞎攪和了…」

「是個不錯的故事,不是嗎?」撒格兀放聲大笑,屋宇為之震動,「好吧,很難令人相信。不過…又怎樣?你們不是要去冒險嗎?身在夢天沒有目標的狩獵叫做冒險嗎?我可不認為!是,夢天最近發生了許多難以解釋的事情…又如何?我會在這裡是因為我想冒險,剛好妳們提出了一個高難度的挑戰。這就是我要的。」

他頗饒興味的看著這三個目瞪口呆的女孩。嗯,身在女孩子中間,果然有種華麗的氣氛…嗯,就算她們發呆的樣子也很華麗。

「…撒先生,你的問題等等再解決好了。」燦月臉孔發青的試圖說服如意,「聽我說,妳不能來,也沒有理由來。妳是十人之一,僥倖可以回到現實…妳在這裡,我完全不知道天使長關於妳的劇本是怎麼寫的!妳可能一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去…這樣也沒關係嗎?求求妳,亡靈不好受,真的…妳看我跟杜莎…」

「現實是什麼?這裡不算現實的一部份嗎?」如意冷靜的安撫她,「我考慮過,我也猜想過…當然沒辦法推斷到這麼奇異,但是也略知一二。燦月,我不是『碧華』而已,我也是『如意』。我已經轉職成先知了,我對妳有用,對整個遠征隊都會有用的。」

「我知道…」

如意打斷她,「不,妳不知道。妳救了我。妳將我從那個悲哀的夢境裡喚醒…我也希望有所回報。」

「…這是我的任務,妳不欠我什麼。」

「這是妳的任務的話,那就是我的挑戰。我能不能…站起來的挑戰。」如意誠摯的看著她,「我若是這樣夾著尾巴逃回去…我將用一生來悔恨。妳若成功還好,若是失敗呢?我會一直想、不斷的想,若是當初我跟隨妳,是不是能多一點成功的希望?這樣的自己,我討厭。連自己都不喜歡自己,我怎麼站起來?」

「妳還有美好的未來。」燦月靜靜的說,語氣很平靜,也很絕望。「妳不該在虛擬裡虛度…」

「我已經虛度很多時光了,不欠這一點。」如意給她一個促狹的笑,「我發誓,若是遇到非常危險的時刻,我一定拔腿就跑。我一定、一定會飛快的強登。我是個夠怕死的先知,妳一定要相信。」

燦月疲乏的矇住臉,似乎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我也會保護法師安全的。」撒格兀突然冒出來,「保護美麗女團員的安危,是男人的責任。」看著燦月對他翻了白眼,他趕緊補一句,「當然美麗女團長的安危,也是我的責任。可愛的小精靈當然在內囉…」

「…你是戰士?」燦月已經沒力氣反對了。

「嘿嘿嘿…」撒格兀乾笑了一會兒,「算是。」

算是?燦月有種不祥的預感。

「哪個半獸人不是戰士?就算我是族長候選人也…」撒格兀一個不當心說溜了嘴。

燦月臉孔一青,他是霸主…好極了。一個沒有盟的霸主,一個根本上是獸人法師的「戰士」。

這種遠征隊伍很像是去送死的。

她真的能夠打倒天使長嗎…?還是拉著同伴去陪葬…?

一切都是謎。

愛惜的撫了撫弓,像是弓上還有前任主人的溫暖。米迦勒…他現實中是個怎樣的人?他應該有他的人生,他的未來吧…

說不定,她誰也守護不了。但是不去做,什麼也不會知道的。

「出發吧。」她站起來,有些無奈的。「我會盡力保護你們。」她低了低頭。

「這是我要說的,美麗的小姐們。」撒格兀深深的鞠了個躬,逗得如意笑了起來。

但是燦月笑不出來。對別人來說,這只是個遊戲,登出就沒有了。但是她永遠也無法登出。

這不是遊戲,而是搏命。而這是她這個亡靈盡力到魂飛魄散的任務。

廣大的天空下,道路沒有盡頭。像是她的旅程,也看不到真正的終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