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五章(一)

第五章

這個奇異的「遠征隊」(如意堅持這麼說)就這樣出發了。

成員都是剛二轉不久的「年輕人」,生嫩的先知,生嫩的霸主,還有個不怎麼有用的遊俠隊長,外加一隻更沒有用的小精靈,後來得慕的矮人工匠也來加入她們,讓這個小隊伍更雜牌軍化。

【Google★廣告贊助】

這在任何人眼中都是最差勁的組合,居然很巧妙的運作,開始往升級的道路走去了,甚至在營火邊還招募到一個害羞的主教(剛剛二轉不到五分鐘),和一個嘴巴像是縫了起來的聖騎士。

常來營火聚集的朋友對著這樣的隊伍不抱希望的搖搖頭,「…燦月,這不像是傳統的好隊伍。」

「……」燦月只能報以一陣深重的沈默。

「魔戒遠征隊的隊員可也不是什麼黃金組合。」如意舉起食指,「但你能說她們的遠征隊不偉大嗎?」

「噗,」撒格兀差點把嘴裡的茶都噴出來了,「我就知道妳是魔戒迷!遠征隊?!哈哈哈,真是夠蠢的名字…我喜歡!」

如意氣得舉起手裡的雙刀敲他的腦袋。「這有什麼好笑的?!」

燦月看著這群人吵吵鬧鬧,忍不住也微微笑了一下,旋即又讓疑慮壓滿了心頭。「…你們這樣天天瘋著出團…現實生活怎麼辦?我覺得,你們還是專心過現實的生活比較好吧…?」

「我已經跟學校請了很長的病假。」如意攤攤手,「我的情形…是很容易引起別人同情的。所以妳不用擔心我,我會有分寸的。」

「燦月,妳真是個好人欸。就算腦子有點問題也是好人。」撒格兀很感動的攬住她的肩膀,「妳不用考慮我…我的腿摔斷了,裡頭不知道打了多少鋼釘。我大約有半年的時間得躺在床上吧…這段時間妳不讓我上夢天,我是能幹嘛啊?」

如意張大眼睛,「…該不會就此殘廢吧?」

「不好意思喔,妳會失望的,我會痊癒。只是之前全世界亂跑,悶在家裡真是生不如死…男人若是不冒險,還叫做男人嗎?」撒格兀很有感慨,「幸好還有夢天可以冒險啊,不然日子怎麼過唷…」

「…冒險?」如意側著眼看他。

「不相信?妳可以查看看。我在現實的名字叫做…」他附在如意耳邊低語。

如意低頭思索了一會兒,「…你騙人!你不可能是那個攝影記者!他可是得了好幾個大獎…」

「嘖,就是幾個獎,值得說嘴嗎?」撒格兀打了個呵欠,「冒險才是男人的生命!我會選擇這個行業就是可以全世界到處跑、到處歷險哪!當然啦,美麗的女士也是我的生命…」

他一手攬著燦月,一手攬著百合,眼睛瞅著坐在旁邊的主教、得慕,肩上還坐著杜莎…說不出有多感動,「讓這麼多美麗的女士圍繞著我…真是超級華麗的氣氛!」他瞪了聖騎士一眼,「欸,你自動虛線化吧。你不算。」

不知道是燦月的那記拐子,還是百合那手俐落的雙刀穿顱,讓寡言到接近啞巴的聖騎士笑了。

「就是你這種花心蘿蔔,所以女人才會哭泣不已!」如意指著他罵。

「嘖嘖嘖,可愛的小姐,那妳就錯了。」撒格兀搖著手指,「我對女人是欣賞、喜愛,可沒有那種收納己有的心思。像我這樣的壞男人,是不應該到處讓女人哭泣的。讓女人因為等待浪子而痛哭思念,這絕對不是壞男人該做的事情!妳別拿那些冒牌壞男人來跟我混成一談,我可是會生氣的哩。」

「…我覺得撒格兀很好。」羞怯的主教擠出一句話,臉孔卻紅了。她叫做百合,因為躲避魔物追殺逃到營火邊,因為這個隊伍是這樣有趣,所以乾脆留了下來。「大家都很好。」

她的話不多,更多的時候都在傾聽。身為晚班護士的她,也選擇了跟她職業相仿的主教。

「看!小百合也同意我的話!小百合,我一定會盡力保護妳…還有隊裡所有女生。」他不大高興的看著唇角噙著笑意的聖騎士,「你!你除外。等你變性再說吧。」

名喚為翔的聖騎士笑意更深了。

「那得慕在現實的工作是什麼?」如意好奇的問。

正在賣力做銀箭的得慕有點慌張,她遲疑了好一會兒,「我、我是作心理諮詢的。指引別人要往什麼地方去…」她有些心虛。

只有杜莎笑到從撒格兀的肩膀上跌了下來,捶地狂笑。心理諮詢!得慕欸!她是舒祈的管家,可以說是人間管轄孤魂野鬼的第一人。她負責將上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獄的孤魂野鬼分門別類放入舒祈的電腦中…號稱天堂地獄外的第三勢力…

心理諮詢!虧她想得出來!

覷著大家不注意,得慕扔出一塊精靈礦石,神準的打中了杜莎笑得大張的嘴巴。

「原來是社工啊…」大家嚴肅的點點頭,「令人欽佩的職業。那翔呢?」

聖騎士停下擦拭迷惑劍的動作,像是在考慮要如何開口。

跟他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翔的話真是少到令人印象深刻。似乎只會說「走!」「停。」「跟來。」「是。」「不是。」

「禮儀師。」良久以後,終於等到他的真言了。

「禮儀師?」撒格兀疑惑的問,「這是什麼東東?」

如意倒是聽懂了,只是苦笑,她溫柔的拍著撒格兀的肩膀。「撒格兀,喜歡冒險的你若不當心點,翔隨時可以幫你服務了…」她對著翔喊,「欸,翔,將來撒格兀能不能打八折?」

「能。」他笑得更深了。

撒格兀轉了轉,「哇靠,什麼禮儀師?!就是師公啦!妳居然咒我死~臭如意,妳別跑!看我的催眠!」

的確如意中了他的催眠,但是撒格兀也中了如意的樹精之足。兩個人怔怔的相對發呆,誰也奈何不了誰。

眾人轟笑了起來,連心事重重的燦月都跟著笑起來了。

很奇特的隊伍,不是嗎?充滿了準博士、攝影記者、護士、禮儀師…甚至還有群「非人」。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這樣的雜牌軍,卻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信心。或許…他們真的可以挑戰神祇。

直到那天來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