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五章(二)

他們這隻遠征隊,從克塔畢業以後,到處遊走,在惡魔島狩獵了一段時間,又往伊娃的庭院常住了。

偶爾會有其他團員跟隨,但是都待不久。畢竟這個團隊升等不算快,也沒猛到哪裡去。跟那群想要快速升等、賺進鉅額財富的玩家相違背。

讓燦月比較訝異的是,他們隊伍裡算是最有企圖心的撒格兀居然也一直留下來,沒跟著別人離去。

【Google★廣告贊助】

「我喜歡這裡。」撒格兀很簡潔的的回答。

連翔都微笑點頭,讓她實在很感動。

雖然升得不夠快,但是他們也穩定的升上去,伊娃已經不太適合了。

「我們可能要移居亞丁了。」連等級最低的主教都跨過五十二級的門檻,燦月凝重的說。

「改打龍谷嗎?」如意問。

眾人沒有異議,紛紛整理行囊準備移居。要問他們為什麼這麼信賴這個遊俠…實在也不太說得出理由。隱約的知道,她肩膀上壓著難言的、沈重的重擔。知道她越來越沒有笑容…也越來越焦慮。

這片大地對遊俠並不友善,許多魔物都有抗弓屬性。作為隊伍裡面攻擊輸出最高者…她受到很大的限制。許多人喜歡燦月的營火,卻也私下規勸他們,「跟著燦月沒前途。」

但是遊戲裡的前途…是要用來做什麼的?

更大的「前途」不應該是…能夠放心的把背後交給能夠信賴的隊友,酣戰的對抗一切險阻、一切危險?

這個雜牌軍似的「遠征隊」做到了。

「…我不該拉你們跟我一起冒險。」燦月非常後悔。他們死亡的懲罰比別人嚴苛許多倍。別人或許只是幾趴的經驗值,他們卻可以掉到二十趴以上還不只。

天使長醒了嗎?還是說…她就算在休眠中也可以主宰這個世界的劇本?她無力,恐懼,並且非常憤怒。

「怕什麼?練回來就是了啊。」百合若無其事,「挑戰一個神本來就有風險,我不怕。有人怕了嗎?」

主教笑著搖頭,撿起她剛剛失落的水晶魔杖。

「怕還算是男子漢嗎?」撒格兀重重的拍了拍翔,翔讓他拍得跌出兩步,卻只是無聲的笑笑。

「又不是只有妳才能主宰隊伍的生死,笨蛋。」杜莎冷冷的趴在燦月肩上說。她不是在安慰燦月喔。

輕輕的呼出一口氣。她是有了一群好隊友。的確…不再那麼孤獨。

「放輕鬆點…天使長本來就不好對付。」得慕跟在她身邊,小小的手拍了拍她。

「…得慕,妳都在這邊,不要緊嗎?」

「有什麼關係?」得慕聳聳肩,「舒祈會處理我的工作。我的時間…」她有些惆悵,「無窮無盡。」

「…其實妳不跟來也…」燦月的內疚更深了。在夢天裡,得慕也受人魂規則的管束,有一定的機率會因此魂飛魄散。

「我不跟來,誰幫妳做銀箭,誰幫妳做彈,誰幫妳做裝備武器呢?」她溫柔的笑笑,「是我們將妳送進來的,可以不聞不問嗎?請把我當作妳的後勤部隊吧。我,還有其他人,都是心甘情願跟過來的。妳無須內疚,無須遲疑。就做妳要做的事情吧…」

我要做的事情?她朝東看了看,知道看不到傲塔。但那就是她要去的目標。

「走吧。」她背起弓,「我們先進亞丁補給物資。今天休息休息,明天再往龍谷出發吧。」

他們在日落時進入莊嚴的亞丁城,來往的人群穿著華麗,攤子上賣的都是稀世珍寶,讓他們這群在荒野度日的鄉下人真是大開眼界。

甚至有不少座龍在城裡橫衝直撞,引起杜莎的歡呼和尖叫。

「妳看!燦月妳看!好可愛的小狗呀!」杜莎拉著燦月的頭髮,很興奮的叫著。

她回眸,發現是隻小小的幼龍。沒好氣的說,「那不是…」

「誰是小狗?我是龍!妳這隻笨蒼蠅…」蹲伏在廣場上的幼龍開口大罵,大大的眼睛射出憤怒的精光。

「誰是笨蒼蠅!?…欸?」杜莎獃住了。

事實上,燦月也跟著獃住了。「…你…你會說話?」她蹲下來看著那隻幼龍。

幼龍遲疑的抬頭望她,「妳…妳聽得懂我說的話?」大眼睛湧出晶瑩的淚水,「大姊姊、大姊姊!我要回家啦!我要回家啦!我不要當幼龍,我要回家~」他衝進燦月的懷裡,放聲大哭。

…她又找到一個了。糟糕的是,他變成幼龍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