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六章(一)

第六章

燦月集合了所有人,有些凝重的看過去。「天一亮,你們就先去狩獵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如意驚覺的看著她的凝重,「…出了什麼事情嗎?」

「……」她一直不願意對這些信賴她的隊友隱瞞,簡潔的說明了發生的事情,至於隊友相信或者不相信,這她不管。

【Google★廣告贊助】

「也就是說,妳想要黃昏幼龍嘛。」撒格兀很無奈,卻是一種寵溺的無奈,「簡單說就好了,何必編這麼一大串?我陪妳去啦。」

燦月也覺得很無奈。但是…就解個幼龍任務,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要跟來就跟來吧,只是會耽誤你們修煉的進度…」

「我又不是在工作。」撒格兀搭上她的肩膀,「還排進度表?」

他依舊挨了一記拐子,還有如意的雙刀穿顱。「永遠學不乖的男人。」如意瞪了他一眼。

撒格兀摸著疼痛的頭頂和胸膛,咧嘴笑得很開懷。

解幼龍的任務起點,得先找到奇岩的寵物管理員,庫伯。

庫伯算是很好找的,遠征隊一行人很順利的找到庫伯,燦月上前詢問。但是得到的答案卻跟攻略上面不一樣。

「妳若想得到幼龍,得直接去找孢子之海附近的隱之谷。只要打敗了守門的任務NPC,就可以跟飛龍艾薩里恩交談。」庫伯笑笑,眼睛裡頭卻有種難解的光芒。

「…這跟別人的任務不一樣。」燦月喃喃著。

「不然呢?弒神者。妳認為妳應該跟別人相同嗎?妳的劇本和別人就不應該相同,連代妳那褻瀆神明的隊伍。妳當然不同…地獄才是妳和妳那該死的隊伍要去的地方。」庫伯的聲音變得空洞、縹遠,充滿一種令人恐懼的莊嚴和殘酷。

「…妳不是庫伯!」燦月搭弓上箭,「天使長!妳不該違背『規則』寫出這樣的劇本來!」

庫伯忽然全身冒出金光,遠征隊的每個隊員都驚恐的發現睜不開眼睛,大地鳴動顫抖,劇烈搖晃,燦月射出的箭無力的在天使長化身的庫伯之前落下,化成一團黑色的火焰。

庫伯的外型漸漸褪去、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天使長模糊卻巨大的身影,閃著強烈白光的六對翅膀舒展,聲音像是在每個人的腦海裡來回震盪、爆發,「我,就是規則!」

白光吞噬了燦月,天使長絕美、莊嚴,帶著無上威勢的臉孔湊近了燦月,「弒神者。妳連我虛幻的夢影都只能顫抖不已,妳又能怎麼樣?無力的人魂,無用的渣滓!蟲蟻也妄想破壞我的世界?」

燦月像是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腦海裡的思緒破破碎碎,組織不起來。她讓恐懼與無力感擊倒了,什麼也想不起來…

只有一個微弱的影像,一張幼龍的臉,卻有著人類充滿感情的眼睛。他的淚。他要回家,大姊姊,我要回家。

她突然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大。「…來啊。天使長。妳若願意,根本不用恫嚇我。只要伸出一根小指就可以將我揉碎。來啊…妳無須耍這些無聊的小把戲…妳很虛弱吧?虛弱到必須耍這些把戲。妳很害怕吧?妳害怕弒神者的到來!我一定會將匕首伸到妳的頸項下,結束妳造成的歪曲!妳等著吧!」

她奮力抽出小刀,眼前的幻影一分為二,噹的一聲,她砍在NPC上面,庫伯又只是庫伯了,一個安靜的NPC。

她粗喘著坐倒在地。身後的隊友靜悄悄的,都驚呆了。

「哇嗚,」撒格兀擦了擦額頭的汗,「夢天的動畫真是越做越逼真了,我緊張到滿手出汗哩…」

「要不要緊?燦月?回答我呀!剛剛她是不是傷害妳了?她是天使長,對不對?燦月!」杜莎驚慌的摸索燦月的身體,試圖找出不存在的傷口,眼睛充滿了眼淚。

「…我沒事。」燦月晃了晃頭,想要甩開暈眩。

「她沒事啦,杜莎…」撒格兀很想笑,但是他的笑容卻凝固住,取代的是恐懼,「…老天!妳會說話?妳居然會說話!天啊!是我要瘋了還是怎樣?我聽到杜莎說話了!」

如意的臉孔蒼白的跟紙一樣,「…別擔心,我們也都聽到了。」

百合害怕的靠近翔,悄悄的抓住翔的袖子,他沈默寡言的臉孔出現了一絲安慰的笑意,安撫她。

「…是我聽錯了,是我們聽錯了,對不對?」撒格兀喃喃著。

「我一直會說話。」杜莎突然悲從中來,「我也曾跟你們一樣,是活生生的玩家…」她嗚咽的哭出聲音,趴在燦月的身上。

「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撒格兀惶恐起來,「原來燦月說得一切都是真的!天啊,傳說和神話居然透過這樣奇異恐怖的方式出現在我面前!誰會相信躺在病床上還會有這等事情!」

「這一切,都是真的。」如意喃喃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