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六章(三)

眾人回望,不禁倒抽一口氣。從平視的角度只能看到銀光閃爍的腳踝,往上看…往上看…是碩大無朋的天使。

三個伸展著巨翅,顏面籠罩在頭盔陰影下,看不清楚表情的護衛天使!他們緩緩的站定,抽出雙手巨劍,將劍在面前豎起…然後猛烈揮下。

驚叫的隊友們四散逃開,巨劍在地面上留下深刻的傷痕,一人高的傷痕。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什麼鬼?!」撒格兀狂叫,「媽的,去!」他施展了約束封印,希望阻止天使們瘋狂的攻勢,卻引起天使的憤怒,他們揮動巨劍,似乎就要殺了他…

一隻破空而來的箭矢穿透了天使的手,形成一個巨大的傷口。燦月搭弓,說不清是憤怒還是害怕,「來啊!衝著我來啊!我才是你們的目標!我是弒神者…你們尊貴的主人將死在我的弓箭下!」

她不敬的言語似乎激起所有天使的怒氣,一起擊向她。她發揮了精靈的特長,輕靈的在巨大的天使之間穿梭。對著如意怒吼,「登出!如意,快登出!他們也要妳…別給他們機會!」

「…我登出就滅團了。」她深呼吸,趕緊平靜下來…她不能慌亂。身為輔助系的人,是沒有慌亂的權力,她不但沒有登出,反而坐下來回MP,「我們都不能慌…因為我們沒有慌張的權力…」

百合看她坐下,她也跟著坐下,閉上眼睛開始祈求,祈求MP快快恢復。

逃出性命的撒格兀和翔對看一眼,圍在法師的前面,決定死守了。得慕沈默的抽出長槍,也決定力拼到底。

是,我們沒有慌張的權力。燦月大大的吸了口氣,「杜莎!過來!她要我們兩個…我們必須給同伴爭取時間!」

杜莎不知道因為恐懼過度而產生勇氣,還是因為勇氣忘卻恐懼,她奮起小小的翅膀,在碩大恐怖的天使之間翱翔、穿梭。她和燦月往反方向遊走,打亂了天使們堅固的隊形。杜莎的勇氣有了回報,相對她的嬌小敏捷,天使們的巨大反而顯得笨拙。終於在一次失誤中,一個天使腰斬了另一個天使。

燦月發出勝利的歡呼,卻旋即恐懼起來。那腰斬的天使居然飄在半空中,不一會兒就恢復完整。

「怪物!」她伸手在箭袋中抽出三支箭,連環射向那個恢復完整的天使,穿破的巨大傷口卻馬上癒合了,天使的劍掃中她,雖然已經勉強避開,卻讓巨劍帶起的狂風刮得飛起來,撞上堅硬的山壁。

暈眩的她心頭發冷,體內的血越來越少,恐怕承受不住下一次的攻擊…

天使發出尖銳的戰嚎,幾乎要震破她的心靈,將她所有的血都搾乾了…一道柔和溫暖的光芒籠罩她,那是終極治癒術。

一向怯生生的主教百合,居然發揮了最大的勇氣,離開戰士的保護,將治癒的光帶到她面前了!

憤怒的天使將巨劍轉向百合,卻筆直的插入翔的胸膛…同時讓翔的迷惑劍擋住了。

「翔!」讓他護衛在後的百合尖叫,「不要…」

他只回以溫柔的微笑,開啟了極限防禦。在天使將劍拔出回防時,他也將劍豎在面前,無畏無懼。「別動。」

燦月大口大口的呼氣,她的憤怒完全爆炸了,「不要動他們!別動我的人!你跟你們的主子都去死吧!」她射出非常挑釁的一箭,忘記了自己的死亡將是煙消雲滅,忘記了一切…

只有爆發如火山的憤怒、悲哀,和不屈。她發箭發到手臂酸軟,眼睛發澀,逃跑到腿是那麼的沈重,沈重到接近抬不起來…

她看到撒格兀努力的保護如意,看到杜莎瘋狂的引開天使,她看到得慕獨自面對天使,無畏的遞出銀槍,就只為了替他們爭取一點時間。

沒有人逃,也沒有人想走。在這樣恐怖的艱困中,每個人都盡力,盡力讓整個團隊活下去。

「不要碰我的人!」她舉起最後一根箭,射了出去。絕望的拔出匕首,準備酣戰到死那刻為止…

就在死亡在頭頂宛如禿鷹翱翔的那一刻…

一隻滿懷怒氣的銀箭破空,射穿了三個天使的身體。

「別碰燦月。」米迦勒的眼睛閃著冰冷的憤怒,「誰也別想碰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