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六章(四)

「…米迦勒。」燦月突然垮了下來。她現在才發現,剛剛壓在肩上的重擔是多麼沈重,多麼沈重。

「退!快進入隱之谷!」米迦勒奮力彎弓,「燦月,快走!」

他的銀箭射過,原本顯得那麼無敵的護衛天使雖然癒合的傷口,卻黯淡許多。

「我不能拋下你!」燦月大叫。

【Google★廣告贊助】

「走!我會有我的辦法!」米迦勒引開了天使群,「妳有隊友要照顧,快走!」

我的隊友…燦月驚醒過來,握著嘴,強迫自己不能哭出來,她攙扶起動彈不得的翔,領著隊友,往著洞穴深處撤退。

米迦勒…你別死。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跟我相關的人都被修改劇本了…但是我不希望你死,米迦勒…

「我們不能這樣拋下他!」如意掙扎著。

「我們得先走!」燦月的淚終於落了下來,「我們得先回血回魔。然後回來…回來復活他。我們先活下來,他才真的有希望…」

倉皇的遠征隊往洞穴深處撤退,好不容易喘了口氣,準備坐下回血回魔的時候…

黝暗中,出現了令人寒顫的冷光。三個巨大的天使,緩緩的從黑暗中顯現。

「不,不要,不要這樣…」燦月淚流滿面,絕望而痛苦。她知道,不知道為什麼知道,她就是知道…這三個伏兵和門口的那三個不一樣…

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終止這樣的厄運?誰能告訴她?

他們兵乏馬困,血和法力幾乎都見底了。輪番惡戰已經搾乾了他們的精力和意志。但是宛如惡夢般無法清醒。

接過得慕遞過來的銀箭,她怒吼著射了出去,缺乏技能的箭卻虛軟的掉到地上。她擁有的法力也消耗殆盡了。

若是滅團了…米迦勒還有什麼希望呢?她握緊匕首,他們還有希望嗎…?

「…污穢的虛影,受咀咒的非邪。你們在飛龍的領域做什麼?」冷冰冰的,像是鑼鈸擦過堅硬岩石的聲響,在最深處響起,「逸脫規則之外的邪惡,給我消失!」

一蓬宛如強烈日照的光亮,讓每個人都盲目了。金黃、銀閃、碧青和火紅,夾雜著各式各樣的顏色,奇異的歸屬於純淨的白,他們的頭髮都因為熾熱的火風高高飄舉,目瞪口呆的看著護衛天使像是滴融的蠟燭一樣,消逝無蹤。

剛剛那樣近乎無敵的護衛天使,卻因為一蓬奇特的火焰消失了。

短暫的光盲過去,所有人又恢復了視力。但是注視黑暗時,還有著眩目的彩光。

「哈。」一小蓬火焰和煙霧冒起,在黝暗中,一雙碩大的瞳孔圓睜,像是貓眼石般變換著光彩…跟黃金一樣澄黃,跟鑽石一樣璀璨。

每一步就是一陣莊嚴的震動,大地似乎是雀躍的歡迎這位尊皇。

當他們適應了黑暗,也真正看見這位尊皇的長相。他很高…或許比不上天使的高,卻比天使還具有堅實的內在。他尖利的獠牙突出嘴外,大約有燦月的錢臂長。

有著豹子優雅的曲線,卻有著狹長而寬闊的飛翼。他昂揚的頭有著尊貴的角,注視人時…那雙類似爬蟲類的瞳孔,卻裝盛著漫長人世不能及的古老智慧。

古老的像是地心,或者是太初的一切。

一隻龍。一隻王者風範的飛龍。跟死亡迴廊飛舞的亞龍一比…亞龍就像是他拙劣的仿冒品,連萬一都無法形似。

「哈!」像是呵欠,又像是嘲笑,龍的嘴邊飛出一蓬煙霧和火焰,「所為何來?諸者?學者、冒險家、治療師等…與非人。何謂汝等所求?」

「飛龍艾薩里恩大人。」燦月極力想要記起所有的禮儀,「我們前來求懇你的幫助。」

「哈!」龍之王者真正的露出笑容,饒有興味的看著這個小小的遊俠,「非人,我並非艾薩里恩。吾乃唯一真龍,乃創世以來第一個生物。當創世者忙碌的編構咒文陣時,召喚吾自西之彼方前來定居。」

像是一陣雷鳴打在燦月的身上,她張大嘴,覺得全身的冷了起來。「…至壽者,凱拉辛?」

還給燦月的是一串響亮如戰爭號角的豐厚笑聲,在整個隱之谷迴響。

「那、那是…那是地海的…這怎麼可能…」如意一軟,撒格兀扶住她,她戰慄的抓住撒格兀,全身簌簌發抖,「…我們真的闖入傳說和神話的境地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