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七章(一)

第七章

「米迦勒。」渡過危機以後,燦月警醒過來,「我們得回去救米迦勒!」

「非人,耐性,耐性。吾之谷內除汝等外,既無其他生物,亦無任何屍體。」龍像是要安慰她一樣,用碩大的鼻子輕輕頂了頂她,雖然這麼輕,她還是被頂得倒退好幾步。

「他可能有祝回。」撒格兀呼出一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

聽起來很合理,燦月緊懸的心才放了下來。卻又陷入漫長的沈默,帶著疑問和寬心,在龍與遠征隊員之間瀰漫著。

「你不可能是凱拉辛…」燦月喃喃著,「凱拉辛是『地海』系列小說出現的龍。不管是現世還是任何地方都不會有你的存在…」

「此為現世乎?」龍又噴出小小的焰苗。「然也,非人。吾非凱拉辛,卻又是凱拉辛。」

跟龍說話像是在猜一個巨大的謎語一般…燦月似乎有些糊塗了。她沈默,但是沈默中卻有超於語言的力量與龍溝通。

在一團迷霧中…她看到閃亮的螢幕,只是一片空白。一個人…看不出是男是女,面對著螢幕沈思。翻得破舊的「地海孤雛」覆在一旁,她(或他)微笑,輕輕的呼喚,「凱拉辛…為我守護這個尚未命名的世界吧。」

她(或他)辛勤的在螢幕之前工作,敲下難解的程式語言,在空無一物的空白中,至壽者應召喚而來。

更多的人們在螢幕前工作,更多的程式語言宛如迷宮般架構、推演,相互支援或衝突。大地被升起,海洋注滿浪潮,各式各樣的魔物和NPC出現在出生不久的大陸上…

那個最早被創作出來的古老生物,睿智的存在,覆蓋在一行行的程式語言之下,卻依舊獨立運作著。眾人遺忘他,他卻依舊遵循著創世著的初衷,沈睡著,守護著。

直到現在,必須清醒的現在。

「一個熱愛地海的程式設計師創造了你,將你命名為凱拉辛,要你守護這個世界。」燦月喃喃著。

「接近,非人。非常接近。」凱拉辛拉彎巨大的嘴角,像是在微笑。「構成這個世界者為何?」

燦月有些不知所措,實在是…她不太清楚。「程式語言?零與壹的組合?」電流穿過就是壹,阻斷電流就是零。最早的電腦語言就是這樣…她還殘留的知識也到這裡為止。

「明與非明為何?程式語言與咒文陣有何差別?萬理歸一,汝等難道脫離明與非明?」

燦月猛然站起來,覺得腦門疼痛不已,卻像是抓到些什麼。其他的人卻只是茫然的看著龍和隊長,聽不懂他們的啞謎。

龍對著他們寬容的輕笑,像是寬容幼小無知的孩童,「汝等…咳。我用你們能夠了解的語言。省得還得費心推敲。我是古老的生物,非常非常古老了。遠在世界存在之前,一切存在之前…」

「謝謝你,至壽者。」燦月彎了彎腰。「至壽者,若是創世者讓您守護這個世界,為什麼不能將不遵循規則的天使長排拒在外?她造成了這個世界和真實的恆久傷害,這傷害甚至巨大到可以侵害到現實!為什麼…」

「咀咒那些規則之外的無知偽神,咀咒那些冒瀆者!」凱拉辛突然發怒了,「破壞這些規則,毫不在意的隨自己喜好玩弄,像是在操弄邪惡一般!我願那偽神直達地獄的熔爐,燒乾她全身的血液,哀號至死方休!」

他的怒氣像是火藥一樣爆炸,粗大的尾巴不斷甩動,輕易的將堅硬的山壁像是蛋糕碎片一樣摔打下來、紛紛掉落。每一次震動,全體隊員就被震跳一次。

好不容易他的憤怒平息了(其實他很壓抑,沒讓火焰大蓬的噴出來燒焦所有的人),「非人,我不能行外於規則之事,不似那些冒瀆者、那些偽神般無畏無懼。我服膺創世者的旨意,也誓言奉行規則。我雖掩蓋在一切表象之下,卻是最後一道防線。只要來尋我的勇者…都將獲得我的協助。只要勇者誓言護衛規則。」

燦月堅決的說,「我就是為了要護衛規則而來…」她心裡一點點小小的疑惑突然閃亮,光耀。「至壽者,你好像也沒那麼奉行規則嘛。」

突然有點想笑,「天使長的劇本裡頭並沒有你。應該是飛龍艾薩里恩在這裡才對!」

「哈!」分不出是讚賞還是自得,凱拉辛的笑帶著火焰和煙霧,「偽神不知道我的存在。不知道諸龍皆是我族子。隱之谷從未出現在世人之前,她偶爾發現了,誤以為萬無一失…卻沒想到是我沈睡之處。即使所有規則盡為她所知,卻無法得知隱藏在諸規則下的龍!」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