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七章(三)

被瞬移出去的時候,突來的光亮讓她適應黑暗的眼睛眨了眨。

光亮處,她的隊員們焦急的等著她。

「沒事吧?那隻龍留住妳幹嘛?他沒對你怎麼樣吧?」杜莎擔憂的飛過來。

【Google★廣告贊助】

她遲疑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龍和她交談的時候並不僅靠語言,還有超於語言的溝通方式。「…沒什麼。大家都還好吧?」

「都沒事…」撒格兀露出困擾的表情,「那隻龍…對我們的裝備做了一些加工。我剛查過數據,遠遠的超越了A級武器,恐怕跟S級武器裝備相當了。而且…還附加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功能。」

燦月看了看自己那把「S級」卓越弓,不禁苦笑,「也算是好事…最少將來面對『他們』的時候…比較有把握。我猜,這些大概是當初程式設計師起了玩心,設計若出了什麼差錯,讓凱拉辛交給GM使用的吧?」

「我才不相信整天窩在電腦前面打程式的傢伙會有這種創意。」撒格兀咕噥著。

「當心,撒格兀。我們討論的可是夢天的創世者。」燦月半開玩笑的說,「他若不開心,可以抹殺你…只是現在他對這個伺服器無能為力了。」

燦月又沈默了。他們現在擁有的,只是當初起了玩心的程式設計師,因為想像力和創造力,埋藏在無數行程式語言下的援軍。

但是她說不出口的是…那些護衛天使,不過是遙遠的傳像、幻影,實力不到真實的十分之一。但是她不能摧殘隊友們的希望之火,起碼不是現在。

「我們去接小龍回家吧。」她輕嘆了一聲。

當天晚上,她和女戰約在亞丁附近。當女戰前來時,實在掩不住眼中的訝異。「…妳真的辦到了!」

「是。」凱拉辛慷慨的將兩隻黃昏龍笛送給她,她實在有些懷疑這樣真的不會破壞規則,「請照前約,將星幼龍交給我吧。」

女戰遲疑了一會兒,「…其實我不太想換他。」她露出懊悔,「雖然他食量像豬,又實在很沒用…但是我單獨狩獵的時候,只要他在身邊,我就不覺得孤獨。呵…很奇怪吧…居然會對虛擬產生的小東西感到眷戀,像是自己養的小貓小狗…當我孤單的時候凝視他的眼睛,總覺得他有許多話要跟我說…直到現在才發現,我還滿喜歡他的…」

幼龍瞅著她,大眼睛流露出哀求。女戰摸了摸他的頭。

「但是,他喜歡妳。好吧好吧…我承認我的說法荒誕又好笑。但我就是有這種感覺。請妳…一定要善待他。」

她默默的交出指揮星幼龍的龍笛,也收了燦月的。「…你跟了新的主人,可要爭氣點,要乖啊。我希望…還可以養出另一個讓我感到安慰的寵物。少吃一點,別讓人家說是豬幼龍了…」她眷戀的摸了又摸,抱了又抱。突然站了起來,急急的往城裡走去。

「…她待我一直很好。」星幼龍望著女戰消失的方向,「雖然她嘴巴很兇,但是她一直很疼我、照顧我…」他的眼睛充滿了離別的眼淚。

「你要感謝她。」燦月蹲下來,輕輕摟著星幼龍,「若不是她保護你…你恐怕一絲回家的希望都沒有了…」

我們托賴了多少陌生人的善意,才能夠走到現在?光是自己一個人,真的什麼也辦不到。

「杜莎,小龍讓妳照顧了。」燦月的心情很悲傷,實在沒有力氣說故事,「妳來告訴他一切。」

「我不可以選別人嗎?一定要是這隻笨蒼蠅?」小龍滿懷疑慮的打量杜莎。

「靠!我才不想照顧你呢!死狗!」杜莎最恨人家叫她蒼蠅了。

「妳說什麼?!」小龍跳起來要咬她,杜莎故意飛到他嘴邊突然拔高,讓小龍撲了個空,跌了個狗吃屎。

完成任務的輕鬆和小朋友的打打鬧鬧,讓緊繃的隊友們都笑了,有的人勸解,有的人添油加醋,甚至如意還幫兩邊加祝福鼓勵他們打架。

燦月跟著笑了一會兒,臉上的笑就模糊感傷起來。凱拉辛告訴她許多事情,她得想想,好好想想。

離開了營火,仰望無限深邃的星空,怎麼看都不覺得是虛擬的。在寂靜中,她的心跳如許穩定、清晰可聞。凱拉辛說,她有某種能力,某種和天使長相類似的能力。可以將虛擬轉為真實。

「妳必須小心這種能力,小心妳最後的抉擇。」

她的確開始遲疑、不捨,心臟還在跳動、血液溫暖流竄的現在。她失去了塵世的身體,卻在虛擬的夢天裡,得到了一個。

在夢天,她就不是亡靈了。心裡一個小小的聲音說著,「不要管天使長了,她的一切和妳何關?就算任務完成了,妳又有什麼好處?不如維持現狀…塵世怎麼樣又不是妳的責任…最重要的是,妳在夢天活著。記住活著的美好…何必為了自私自利的人類煩心呢…」

輕輕的腳步聲打斷了這蠱惑,她像是被澆了一身的冰水。我剛剛在想什麼?我居然在轉著自私的念頭…果然人類都是自私的!

「想什麼?這麼入神?」月光下,輕柔的金髮飄揚,那雙溫暖的眼睛跟她初相會時一模一樣。

「米迦勒。」她輕輕呼出一口氣,環繞著她的蠱惑突然消失無蹤。她不是發過誓,要保護米迦勒,保護如意、杜莎、小龍,和所有人的人生嗎?她怎麼可以忘記自己的誓言?

「那天…」她困難的開口,「你有掉什麼嗎?掉很多經驗值嗎?你又怎麼會在那裡?」

「別擔心、別擔心。我好歹都是攻頂的人了…七十五級又一百趴呢。再說,我有無敵的祝回卷。」他笑了笑,安慰似的握握她冰冷的手,「我也是糊裡糊塗闖進去的…這大概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吧。」

她莫名其妙的紅了臉。或許是月亮隱入雲中,所以遮掩了她的嬌羞。米迦勒挨著她坐下,陪她一起仰望無數星空。

「燦月,妳真是個神奇的人。妳在夢天可以使用許多特殊指令…所有的溫暖和笑語都集中在妳的營火邊了。」他望著遙遠的營火,「那是因為妳才存在的。」

「說不定,我是夢天的災厄。」燦月突然開口。

「有這麼美麗的災厄嗎?」米迦勒對她笑了笑,「妳一次都沒有吹響翡翠葉。」

面對這樣溫柔的指責,燦月慌了手腳,頻頻搖手,「不是的不是的…我一直很想呼喚你,每一天都想得要命…但是但是…」她的聲音漸漸低了下來,「但是我不能依賴你。這樣我會變得軟弱,只想躲在…躲在你身後。」

一陣漫長的沈默,星和緩緩流轉,模糊的傳來一陣陣若有似無的樂音。米迦勒彈著弓弦,捕捉了那縹緲的樂音,唱著聽不懂的歌曲。

縹緲而悠遠,卻讓她想起那星光璀璨的世界樹,以及那閃爍著碎寶石的水面蕩漾。

米迦勒唱完了古老的歌曲,裊裊的樂音像是上達天聽,猶然在耳。

「只要妳願意,妳想躲多久,就可以躲多久。」輕輕撫了撫燦月的頭髮,「只要我還在。」

燦月有些想笑,卻更想哭。不,當我弒殺天使長之後,伺服器關機,你會回到現實生活,很快就會忘記我。

但是…我會記得今夜。我會永遠記得今夜。

「我會記住你。」她輕輕的,像是耳語一般輕訴。

還給她的是另一個輕柔如風的吻,印在她的額頭。

「我該走了。」米迦勒溫柔的看著她,「記住,不管什麼時候,只要妳想,妳都可以吹響翡翠葉。我會來。」

看著他悄悄的像是霧氣般消逝,她的淚,卻落不下來。沒有吹響翡翠葉,卻隨便拔了片蘆葦捲起來,嘗試了幾次以後,發出了哀怨幽泣的笛聲。

這夜,她吹了很久很久的草笛,直到夜露沾滿了前襟,像是淚沾襟。月亮讓滿是水氣的雲掩蓋,像是哭腫了眼睛。一聲悽楚顫抖的蟲鳴,像是應和她的哀傷,嘹亮的響徹虛空。

她放下了草笛,驚訝的看著跳上她手指的紡織娘,那小小碧綠的蟲子。南風吹過,夜露飛撒如淚。

夢天第十二伺服器,出現了不該有的真實。沒人告訴她,她卻明白了。

明白她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