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八章(二)

當有人粗魯的將塵土踢入營火時,所有的笑語都一起沈默下來。帶著怒氣的沈默。

「喂!你們好大的膽子,也不去打聽看看亞丁是哪個盟的,居然就在門口點營火?到底有沒有把我們死神盟看在眼底哪?」來者是個寶藏,他嗆完聲,還一上一下的拋著漆黑的匕首。

【Google★廣告贊助】

看了看幾乎看不見的城門口,燦月輕嘆了口氣。今天她很累了…別人可能動動滑鼠就好,她可是用血肉之軀奔騰縱躍了一整天。

「我們只是累了,在城外休息一下。」燦月疲憊的抹抹臉,「難道…」

「對,就是不行。」寶藏將匕首射在她的腳邊,「就是不行,給我滾!」

這種惡劣的舉動引發了一連串的聲響,匕首槍劍紛紛出籠,法師舉起法杖,弓手搭弓上箭。一片刀光劍影,和燦爛金紅的營火相輝映。

撒格兀冷冷的說,「誰該滾?」

寶藏和他的同伴縮了縮,嘴巴倒還是很硬的,「…你們仗著人多想怎麼樣?我們死神盟可不是讓人嚇大的!瞪什麼瞪?再瞪來盟戰啦!看你們這幾個外掛豬早就不爽很久了…」

「唷,不是帶人來踢館嗎?踢到鐵板就要盟戰唷?死神盟真好樣的…」

「我早聽說了啦,他們死神盟連同盟一起去解隱之谷的任務,結果全體滅團。一百多個人趴成一片欸!說有多壯觀就有多壯觀…打不動護衛天使,就跑來欺負人遷怒咩。嘻嘻…」

「柿子挑軟的捏,不幸挑到石柿子呀!小心扭到手指唷!」

「說得好啊,認識你這麼久,第一次看到你說人話…」

陣陣冷嘲熱諷弄得寶藏和他的同伴臉孔一陣青一陣白,「有膽你們就別跑!等等你們就知道了!」倉促架了個台階,死神盟的人倉皇而逃了。

燦月揉了揉疼痛的太陽穴,「…大家何必這樣?我換地方紮營就是了。」

「這又不是妳的營火而已,是我們大家的。」撒格兀還想說話,卻看到燦月不斷揉眼睛,打呵欠。「妳啊,妳累壞了。妳跟我們不一樣…先睡覺吧。」

她很想反對,但是身體這樣沈重,沈重的像是鉛一樣。「…等我醒來,我們就換地方紮營好了…」口齒不清的說著,還沒說完,她已經倒在草地上沈沈睡去了。

眾人看她睡了,也紛紛散去。撒格兀伸了個懶腰,「其實我們該下線睡覺了…但是你們,能不能等我一下?不用很多時間,我去散個步就回來…」

如意白了他一眼,默默的幫他加了所有祝福,包括終極靈活思緒,讓他施法速度快些。「別殺人。」想想不太安心,「我跟你去。」

「嘖。」撒格兀抱著後腦,「女人。」卻沒有反對。

看著這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離開,小龍和杜莎有些摸不清頭緒。

「翔,他們要去幹嘛?」小龍窩在翔的懷裡,疑惑的抬頭問。

翔只是笑而不答。

「他們去解決一些麻煩。」百合溫柔的說,「你們也該睡覺囉。好孩子要上床睡覺了。」

「我不是小孩!」小龍和杜莎異口同聲,然後互相厭惡的對看。

「你幹嘛學我?」「欸,是妳學我才對吧?嘖,女人!」

百合趕緊安撫這對總是吵不停的小冤家,「好好好,都不是小孩。那…要不要聽故事?」

「要!」又再次異口同聲了。

得慕坐在火堆邊,邊聽著溫暖的囂鬧,邊做著銀箭。唇角卻有著溫柔的微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