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八章(三)

到了第二天晚上,燦月才知道他們兩幹了什麼好事。營火邊適合說英雄事蹟,偏偏有個路人是寫小說的,又把撒格兀和如意說得像是天將下凡般萬夫莫敵。

「…你們趁我睡覺的時候跑去打架!」燦月罵了起來,「你們搞啥呀~」

【Google★廣告贊助】

「欸,我先說明,我可沒打架喔。」撒格兀還是很尊重這個隊長的,「那哪算打架啊?只不過他們在草叢裡鬼鬼祟祟很久,我去打個招呼而已…」

「應該說是單方面的屠殺。」如意很「善意」的補充。

「欸欸欸,妳說這什麼話?我可沒殺到半個人。」撒格兀叫屈了,「我只不過放個封印讓他們立正站好,看他們好像一時半刻冷靜不下來,就放了個火焰封印讓他們冷靜一下…」

「就在冒火了,你還放火焰封印要他們冷靜?」如意扁了扁眼。

「以毒攻毒,以火攻火麼…妳還敢說啊?唯一死掉那個人可是妳殺的。」撒格兀開始推卸了。

「那關我什麼事情呀?」換如意叫屈了,「誰叫你的封印那麼不持久?他衝過來要殺我欸!正確的說,我只有放了催眠,是他自己落點不好,剛好站在白骨射手前面,這才被秒殺的…追根究底都是你放火把他的血弄到底了,可不關我的事情…」

「你們啊!」燦月發火了,「你們你們…沒事跟人家打什麼架…這樣豈不是沒完沒了?…」

但是想到一大群找碴的高手,就只能眼睜睜的在荒郊野外罰站,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見底,甚至讓個白骨射手一箭秒殺…

怎麼說都很好笑。

她再也忍不住了,為了這兩個非常寶的隊友笑出聲音。笑聲是有傳染性的,整個營火邊都充滿了哄堂大笑的聲音。

「似乎很歡樂嘛。」冷冷的聲音穿破了一切,「殺了我的人,你們打算怎麼解決?」

只見死神盟的人整齊的排列,估計約四五十個人。名列排行榜首的盟主靜靜的站在隊伍之前,眼中閃著冷酷的光芒。

「不是我的人先挑釁的。」燦月開口了。

「那我不管。」盟主的聲音更冷,「我只問妳要給我什麼交代。」

「交代?」如意冷哼一聲,「文具店就有。看你要3M的,還是雙鹿牌。如果你沒錢買,我匯給五十塊讓你買個高興。」

「這就是要打就對了?」盟主發怒了。

「要打找我,是我動手的!」撒格兀站了出來,燦月手一擋,阻住了他。

「他是我的隊友,我對他負責。再說,是你的人先來挑我的營的,如果你要戰…」她的眼睛閃出不屈的光芒,「那便戰!」

兩方人馬鼓譟了起來,她手一揮,「但是,只有我跟盟主。我跟你單挑,若是我贏了,我就擁有紮營的權利,你們不得來此干擾我和我的隊友、客人。若是我輸了…我永不在亞丁城的範圍內紮營。」

單挑!?跟排行榜第一名的寶藏獵人單挑!!燦月跟他的等級相差了將近八級呀!

「妳瘋了不成?」如意低聲對她說,「妳若死了,可跟那個白癡不一樣…」

「我知道。」燦月表面很鎮靜,手心卻沁著一把冷汗,「但是,我不能這樣怕死下去。總有一天,我得面對天使長…這會是個很好的經驗。」

「會丟了妳小命的經驗!」如意拉著她,「妳別傻了…」

「祝福我。」燦月勇敢的笑笑,「將妳所有的祝福都給我。我會贏…我一定會贏…」

「…妳怎麼知道?」如意快發瘋了,「現在可是小刀的時代…」

「因為我比誰都不想死。」她的眼神如許堅毅。

如意嘴巴動了動,卻一句勸阻的話也說不出口。她只能…將所有的技藝都施展出來,盡力為燦月祝福。她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盲目的信心。

她相信…燦月會贏。她這個被人家說是廢掉了的遊俠…會贏。

「準備好了嗎?」盟主笑了笑,很殘酷的笑,「不喝水,直到一方倒下為止。」

燦月點點頭。她將弓搭在弦上。

「那麼…開始!」話還沒說完,死神盟主已經飛快的衝上來,眼見就要施展他得意的三連刺…

「卑鄙!」「這就是大盟主的作風嗎?」「開始應該讓第三人喊吧?」「太過分了…」

但是讓所有人驚訝的是…即使死神盟主使用了「迴避移動」衝刺,卻讓燦月神奇的閃避過去,拉開了距離,她神速的射出衝擊箭和糾纏之足,靈活的在他的範圍之外遊走。

勝負幾乎是一瞬間。在死神盟主被擊暈的那一刻,燦月射出了一記暴擊的能量箭,讓驕傲的盟主不敢相信的,緩緩倒地。

「…我贏了。」她示意如意幫盟主復活,「事實上,你很厲害…」

「哼!要不是妳有那種外掛修改的神兵利器,我才不會…」死神盟主大吼。

「你可以自己看看。」她遞出自己的弓,「這是把普通的卓越弓。」

燦月的神情一點勝利的喜悅都沒有,甚至有些蕭索。「我會贏你,是因為我是『活』在夢天的人。我沒有視角的問題,所以才能從你致命的匕首下找到一點機會…」

緊張、害怕、恐懼。她直到現在全身都還會發抖。她很厭惡將箭射入人體的感覺…很厭惡殺人的那一刻。現在想起來,非常想吐。

「還有,我比誰都不想死。」她轉身,想去洗洗手。雖然她知道並沒有沾染上血液…卻總是覺得手上殘留那種滑膩。

「…妳別太囂張了!」死神盟主拿著匕首衝上來,準備要插在燦月的背上…

鏗的一聲,他讓翔的盾打得一陣昏眩,晶亮的迷惑劍在盟主的脖子邊閃爍。「死神,嗯?」

後來發生什麼事情了,死神盟主也不明白。他像是看到什麼還是平白做起惡夢,突然大叫著後退,倉皇的下線了。

經過這一役,再也沒人敢來找麻煩,這兩場神乎其技的戰鬥,也成為許多玩家津津樂道的傳奇。

「有盟好屌嗎?」撒格兀發牢騷,「我看我們也來成立一個盟好了。」

「我們又不攻城又不盟戰,要盟幹嘛?」燦月洗了手回來,有些無奈的。

「嘖,我放封印的時候,才不會放到自己人啊。」撒格兀搔了搔頭。大家忍不住跟著笑了。

「不錯呀,有個盟也不錯。」沈默溫柔的百合笑著,「其實,血盟不是拿來打架的唷。我看官方手冊說,血盟的開端是聚在一起狩獵的人,在火堆邊產生的。我們…不就是這樣嗎?」

就這樣,火月盟成立了。

雖然也有同盟,大家都在火月盟的盟徽之下,但是主盟卻只有他們七人。其他的人…幾乎都是愛慕「燦月的營火」而來的。

他們這群人雖然有點怪異,總像是共守著非常重大的神祕,宛如祕密結社似的,卻都是很善良的人。隊伍裡既然有兩個缺額,任何衝等的人都可以來,他們不問等級裝備也不問職業,能幫的忙就盡量幫。

「你們手上畢業了那麼多詩人、舞者、黑老、小刀…」朋友們總是會抱不平,「但是就沒有人留在隊伍裡面幫你們?」

燦月只是笑了笑,其他的人聳聳肩。

「我們與眾不同,肩負重大使命。」撒格兀豪邁的笑,「這不是普通人跟得上的隊伍。」

燦月也只是笑笑,凝望著天空一群真實的白鳥飛過。「那些都不重要。」

她知道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