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九章(三)

當朝陽從東方升起時,沐浴在金光下,雖然只是站著,燦月看起來卻像是在祈禱。只是任何神祇都幫不到她了。

所有隊友都在她身後集合,默默的等待她。

她環顧這群患難與共的夥伴,深深的將頭垂在胸口,「謝謝各位一路相隨。沒有你們,我什麼也辦不到。」

【Google★廣告贊助】

抬起頭的燦月,眼睛閃爍著清亮的火焰,「終於…到了這一天。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跟各位坦白。」她頓了頓,「其實,我有把握活到跟天使長面對面。但是為了保持戰力…我需要大家保護我。」

她咬著牙,盡力壓抑肩膀的顫抖,「對不起,我必須卑劣的讓各位當我的炮灰,好讓我爭取那個機會,那個和天使長對峙的機會。因為只能一次…只有一次。所以…所以…」她拼命忍住即將落下的眼淚,「所以請大家不要不怕死…而是盡量怕死!若真的不行的時候,拜託登出吧!因為我不知道天使長清醒到什麼程度,也不知道她將遊戲劇本改成什麼樣子…」

「有士兵會怨恨負責任的將領嗎?」撒格兀拍拍她的肩膀,「放輕鬆點,大將。我們先要挑戰巴溫成功才有後續的煩惱吧?說不定我們都讓巴溫趕回來也說不定…幹嘛這麼喪氣?勝敗乃兵家常事啦…大家都帶了祝回吧?不行就飛回來啊!巴溫和天使長又不會跑。一次不成還有第二次,第二次不成還有第三次啊!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復活的我啊!妳擔心啥呀…」

撒格兀一打岔,原本沈重的氣氛一掃而空,連燦月都不禁微笑起來…雖然還有點愁苦。

「喊喊口號吧,來來來…」撒格兀很熱情的揮動雙臂,「推倒巴溫!」

「推倒巴溫!」

「不行啦,聲音太小了,大聲點,精神點,讓巴溫打從心裡抖起來,抖到變成七級地震哪!打倒巴溫!」

燦月真的笑了起來。有了這群夥伴…她在夢天短暫的人生,也真的毫無遺憾了。

「好吧…推倒巴溫!」她舉起手臂,所有的隊友跟她一起歡呼。

這股昂揚的士氣一直維持到傲塔,即使爬著漫長像是沒有盡頭的樓梯,這股士氣也不曾稍減。奇怪的是,今天打傲塔的朋友們非常少,有幾團不知道為什麼,有前有後的跟他們一起爬到頂樓。

今天是什麼日子呢?期末考?連續假日?攻城?為什麼人少到反常呢…?

抵達巴溫家門口,一切有了答案。

密密麻麻的人群,一面喊著來了來了,一面笑嘻嘻的讓路給他們過。

「…你們…?」燦月真的張目結舌了。

「我沒說是有人喊錯頻道唷。」「真不夠意思啊,來打巴溫也不通知一下。」「我還沒看過巴溫呢,趁機來開開眼界啊…」

這些人…都是來幫我們的?

「請回吧。」燦月低頭,「我謝謝大家的好意。但是這次真的非常危險,十分危險,我…」

「好啦,妳不用解釋了。」常來營火的老朋友拍拍她,「你們一定有些什麼事情必須去做吧?雖然我們不明白,可能也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啊…我承受了多少燦月營火的光亮,總是需要給我們表現的機會嘛。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非推倒巴溫不可,也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這麼拼命的升等。但是我們知道,你們要幹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吧?」

「那就動手吧!巴溫快出來受死!」有人大喊了。

「武器裝備噴了就算了,」一個詩人不太好意思的摸摸頭,「讓你們帶到畢業,卻沒留下來幫忙…總給我們點回報的機會。」

一點點無心的善意,他們卻得到這麼多,這麼多激烈的回饋。

燦月含著淚,突然覺得無所畏懼。她昂首向前,看著緊閉的石門。除了解任務的人以外,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固執石門。

「以凱拉辛的名字,我命令你…開啟!」她的聲音不大,卻在遼闊空曠的傲塔不斷迴響、迴響。

什麼都沒有發生。

眾人面面相覷,正在想她在搞什麼時…沈重的石門居然一寸寸的挪動、敞開。幽暗充滿灰塵的空氣撲鼻而來。

沈重的黑暗中,一雙瘋狂的眼睛睜開,僅僅如此,整個傲塔像是遇到了大地震,開始劇烈搖晃了。

「大膽!誰准許妳喚王中之王、尊貴無比的名字?」巴溫開口了,但是夾雜著腐屍氣味的風暴透過這個問句,逼開了在門邊的所有人…

除了遠征隊以外。

舉起弓,燦月唇間噙著冷然的笑,「以凱拉辛之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