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九章(四)

當她射出讓至壽者祝福過的那一箭…就正式宣戰了。巴溫從他頹圮的王座跳起來,發出怒吼,雄偉的傲塔震動到像是要倒了,就在他直衝燦月的時候…

翔和撒格兀擋住了他。

向來溫和的翔眼神冷冽,「死。」

【Google★廣告贊助】

他發了挑釁,撒格兀數個封印齊下,好讓燦月盡情的攻擊他。來支援的援軍這才大夢初醒,一湧而上,準備要推倒這個雄霸塔頂多年的大魔王。

就在這個前仆後繼的壯烈時刻…巴溫冷笑一聲,尖銳的嘶叫,所有的人都不禁心笙動搖,站立不住。

等回神過來,不知道哪裡湧來的白金族和天使大軍出現在他的背後,像是狼群般撲向羔羊。

這是夢天開站以來,最慘烈的一次戰役。滿地都是屍首和武器,神職們起死回生到MP全乾。殺了一批魔物,又湧上新的一批。這些魔物不知畏懼、不會厭倦,無數重生。

到處都是慘叫和魔物的獰笑,在天使長的劇本之下,人類渺小的宛如螻蟻。再強的戰士、巫師,都得俯稱臣。

只有遠征隊仗著神兵利器,還可以保持完好的隊形勉強支撐的活下去…推倒巴溫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滿身是血的得慕,分不清身上是魔物的血還是自己的血,她拿槍的手已經快要舉不起來了…「討厭,這應該是拿來對付天使長的呀…」

她喚出了攻城高崙。

「不、不可能!」巴溫喊著,「這個也只能攻城的時候用…」

「我們可是凱拉辛祝福過的人。和你那背離規則的主人不一樣!」得慕指揮著攻城高崙,「把所有的魔物通通踩扁!」

「凱拉辛算什麼?天使長大人才是這個世界的主人!」巴溫下意識的握了握胸口,「全殺了!」

燦月注意到他的小動作,動作比思維快,她敏捷的搭弓上箭,閃著藍光的箭穿透了巴溫的胸口,也衝破了天使長賜給他呼喚士兵的別針。

所有招喚出來的白金族和天使都定住了。漸漸風化,變成一片沙塵。

巴溫驚住了。他的生命與召喚別針息息相關,別針毀滅,他也跟著受了重創。正因為他不敢相信庸懦無能的人類居然能夠傷害自己,呆在原地時…他沒閃過攻城高崙的一擊。

這一擊像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將他壓垮了。他緩緩往後倒,巨大的身軀引起傲塔最後一次的劇烈地震。

不一會兒,他的屍體讓上天收了回去,卻在地板上留下了閃亮的鑰匙。

就是為了這把小小的鑰匙,廣闊的大廳只剩幾個神職勉強可以站著,幾乎都死了。

雖然知道他們會重生,但是她的胃還是緊縮著。其他的人看到的僅是電腦螢幕…但是她看到的卻是貨真價實的戰死者。她的膝蓋發軟,懊悔、歉疚、憤怒,一起在她的胸口爆炸開來。

最憤怒的是,即使知道前面的戰鬥還會犧牲更多的人…她卻已經不能回頭了。

女人不適合當英雄…因為她們生存於世不是為了爭鬥,而是為了孕育、守護。她們的血還是熱的、心還是軟的,沒辦法若無其事的用屍首堆積出充滿血腥的康莊大道。

每一個死者的臉孔都糾纏在她心底。她不適合當英雄。

「…我不能停下來。」燦月像是發著高燒,臉孔紅得發出火光,眼睛燦亮得嚇人。「將你們的命交給我。拜託請交給我。」

她發誓,她一定要殺了天使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