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十章(一)

第十章

她撿起那把金鑰匙。巴溫頹圮王座之後,一道牆開始閃爍、模糊,成了一個暗黑如夜的甬道。

燦月深深的行禮,對著所有的死者和倖存者,深深的,行禮。

沒有人說話,讓一種悲劇又震懾的氣氛抓住了。就這樣目送著他們魚貫進入漆黑的甬道。

【Google★廣告贊助】

一片靜默,但是每個人心裡都明白了一件事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明白。

燦月的營火,大概不會在夢天閃爍了。

在甬道中,燦月環顧親密的戰友們。「…聽我說。凱拉辛提起過,護衛天使通常是三人一組行動…為了幫我爭取和天使長對峙的機會…」她很困難的開口,「請幫我引開護衛天使。」

「沒問題。」撒格兀很輕鬆,像是要去郊遊一樣。但是只有他身邊的如意才知道,拿著戰斧的他,手臂有些幾乎察覺不出來的顫抖。

「撒格兀和如意一起,引開第一組的護衛天使;翔,你和百合一起行動吧。請幫我引開另一組…」

「我和得慕來引開第三組。」杜莎開口了,「我知道我的使命的,這也是我一開始就決定的事情。」

「我跟妳去!」小龍大叫,「妳怎麼可以一個人…我還沒跟妳算咬痛我嘴巴的帳呢!」

「小龍,你聽話。」燦月疲倦的抹抹臉,「進來龍笛這裡。」

「不要!我不要!」小龍拼命抵抗命令,「我們不是同隊的嗎?我也要跟你們一起打仗!這也是我的事情啊…怎麼可以因為我年紀小就看不起我!」

杜莎怔怔的看了他好一會兒,突然笑了。「好啊。那你就跟來…不不不,不是跟我。你負責最艱困的任務,保護燦月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跟著她…」

燦月絕望的望著所有人。她終於要做了,終於要用夥伴的屍體鋪在通往天使長的道路上了…

「引開護衛天使以後…快點用祝回回去。」她喃喃著,「盡量不要死。」

但是杜莎死定了。她轉生為NPC,是沒有祝回可用的。當然,結果不管如何,燦月也死定了…

這是杜莎和她選擇的地方,選擇的結局。

「…小龍,你跟緊我。」她摸了摸小龍的腦袋,「我一定送你回家。」

漫長的漆黑甬道,終究有走完的時候。

光亮中,護衛天使們沒有巨大的身影,身上卻發出熾烈的火焰。沈默的,等待弒神者的到來。

「…一定不要死。」燦月說。

她話還沒說完,撒格兀已經衝了出去,對著三個護衛天使狂放封印,如意的治療術在撒格兀的身上閃爍,他們敏捷的往右跑,將第一組護衛天使引開。

「快走啊!快走~」撒格兀的吼聲在虛幻的傲塔九十九樓迴響著。

剩下的人沈默的往前衝,遭逢了第二組的護衛天使。翔衝進護衛天使群裡,開始放強力挑撥,然後是極限防禦。百合臉孔蒼白的待在他背後,完全不顧自己性命的補血。

燦月連一眼都沒看他們,只是不斷的往前衝去,等遭逢第三組護衛天使時…杜莎衝了出去,開始在天使之間穿梭飛舞,將他們引走。

終於到達了虛幻的王者殿堂…只要推開大門,就可以和天使長面對面…

但是,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正好是杜莎被狂襲的火焰燒中,尖叫著跌了下來。

她…果然不是當英雄的料子。

「奉獻!奉獻!夢天唯一的惡神…我奉獻我未來的道路!奉獻我人生的最終和最後,我將永不上天堂!」燦月將原本要用在天使長身上的咒語,使用在這個當下。

因為她不是英雄,她的心太軟,血太熱,情感還會因別人的犧牲而受傷。

整個夢天都震動了,惡神興奮低沈的笑聲響徹了大陸的每個角落。一切都停滯了下來,不管是魔物還是玩家,護衛天使或遠征隊,都凝固如雕像。

只有她和杜莎還可以動作。燦月俯身,抱起翅膀焦黑的杜莎。

「…這是…?」杜莎睜開眼睛,奄奄一息的問,「怎麼回事?我以為我死定了…他們,幹嘛不動?」

「…除了我們兩個逸脫所有規則的『非人』,只要塵世有身體可以束縛的人,都得聽從大神的旨意,不能動彈。」這個時候,她卻很想笑。

「因為那是雷格大神的旨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