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十章(二)

杜莎睜大眼睛,忍不住放聲笑了出來。「雷格?網路雷格居然是夢天裡的一個惡神?天啊~說給任何人聽都像是一個笑話…」

燦月也跟著笑了,笑著笑著,她的眼淚掉了下來。為了要讓這個惡質的神喜悅,凱拉辛奉獻了他的一對龍角,燦月將她最後的道路斷絕了。

「我可不覺得好笑。」半埋在斷垣殘壁下的得慕聲音發悶,「妳知道妳奉獻了什麼?這是妳最後的希望呀!」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並不想去天堂。」燦月擦乾眼淚,勉強笑了笑,「本來我是想跟天使長對峙時,讓所有的護衛天使因此動彈不得,大約有把握和沈睡的天使長一戰…呵,說這些做什麼?雷格大神賞賜的時間是有限制的…我先走了…」她將杜莎塞到得慕的手裡,「…拜託妳了。」

「不要拋下我!」杜莎掙扎著要爬起來,「我也要去,我也去!別拋下我呀…我要跟妳到最後…」

「…我不要妳看著我死。」燦月將臉埋在掌心,「就像我不要看著妳死一樣。拜託妳,讓我一個人去吧…」

正要推開石門的時候,一支銀箭射在石門上,冒出驚人熱力的焰苗。「要進去?得踏著我的屍身進去。」聲音空靈而縹遠,戴著宛如皇冠的頭盔,面目隱在陰影中的護衛天使從黑暗中現身。

每踏過一步,地上就有熔蝕的腳印。雪白的翅膀在背,背著弓,配著閃著致毒藍光的雙手劍,盔甲燦爛如繁星。

「不可能。」燦月喃喃著。

護衛天使像是笑了一下。

靈光一閃,「…你是另一個死去的玩家。你也是非人!」

護衛天使將劍舉在面前,輕鬆揮下當作回答。燦月只能執起匕首格擋開來。她的手臂隱隱發麻,像是遭了雷擊。

「怎麼了?非人的遊俠?妳拿那把玩具似的匕首要做什麼?看妳這樣努力…像是可愛的貓咪很努力的咬了小小的一口…真能傷害我什麼?」他空靈縹緲的聲音充滿嘲弄。

燦月就地滾開,內心驚疑不定。「你…你保有自己的神智,沒讓天使長操控?」這個事實讓她狂怒起來,「那你還坐視這一切?坐視著看她要毀滅塵世?!」

「我是自願來跟隨她,捨棄塵世的身軀的。」他冷然,「人類就像是地球的癌細胞,除了摧毀、破壞,還是摧毀破壞!與其看著世界因為人類毀滅…不如讓人類純潔的靈魂和污穢的身軀分開來,讓人類和世界都可以得救!我很高興我不再是人類了…妳別想來阻撓我們!」

他的攻擊轉凌厲,每接下一劍就像是讓鐵鎚重重的搥打身軀和心靈。燦月試著拉開開距離,但是護衛天使卻比她還快,不容她轉身逃走。

近距離的戰鬥對遊俠不利,她只能仰仗一把小小的匕首,和旺盛的憤怒。

只是,護衛天使的憤怒不下於她。每揮下一劍,他就惡毒的逼問,「無謂的戰爭,是不是人類貪婪所致?!」「強盜殺人作姦犯科,是不是人類卑劣的本性?!」「殘害逼迫所有的『異』…人類是無知愚蠢又只知自私自利的生物,是不是?是不是!?」

熬完第一波猛烈攻擊之後,燦月的腿幾乎發軟,她仗著無視角障礙的優勢,終於拉開一點距離。搭弓射箭,隨著飛快的箭矢,「是又怎麼樣?!」

這一箭,劃破了天使的臉頰。

「就算是這樣,我也喜歡人類!又不是所有人類都如此…」她的弓滿絃,咬牙切齒的對著護衛天使。

「…妳要為了人類看著世界毀滅嗎?」護衛天使也拉絃張弓,筆直對著她。

「就算是這樣,也是世界的天命。」燦月冷靜下來,「所有種族都有天命!人類或許會毀滅於歷史潮流中,但不是今天!我只知道,身為一個人類,就該讓種族延續下去,直到末日來臨…我要對抗到不能對抗為止…」

她的眼淚流下來,「就算我是非人了,我也喜歡人類,喜歡人類啊!」所有遠征隊員的臉孔在她眼前流轉、營火堆,朋友和陌生人的笑臉…熱騰騰的薄荷茶,歌聲、故事,和許多巫師放過的煙火…

幾乎和天使長的箭矢同時,她也射出了自己的箭。就地滾開,她閃過了護衛天使致命的一箭,拔出匕首,和天使長纏鬥在一起。

她幾乎將所有精靈的本能都使出來,面對讓她做惡夢的護衛天使本體。不知道是怒氣,還是悲哀,抑或是她的守護天性崛起,她幾乎忘記自己會死亡,也忘記她和護衛天使的能力差距,將匕首優雅的揮成一團刀光劍影,這股可怕的氣勢連護衛天使都為之膽怯。

只見兩道銀光交纏,倏分乍合,動作快到看不清楚。護衛天使一陣戰呼,石破天驚的遞出一劍…眼見燦月避無可避,恐怕會腰斬之際…

她迅如閃電般在石牆上一踢,翻身躍上護衛天使的雙手劍,頰上的鮮血與淚交潸然,優美的蹲伏在雙手劍上,匕首冰涼的貼在護衛天使的頸項。

「你輸了。」燦月深深吸口氣,「別阻撓我。」

護衛天使漾起一個耐人尋味的微笑,「妳不敢殺人。」他火速棄劍使弓,「但是我敢。」

來不及懊悔自己的軟心腸,那支銀箭已經射入了擋在她前面的杜莎。在最危急的時候,杜莎用最後的力氣看準了箭矢,用殘破的翅膀飛擋在燦月前面。

「杜莎!」她悔恨至極,痛苦的心都要爆裂了。

人類就是這樣軟弱…這可是戰場,容妳哀悼無聊的死者嗎?護衛天使獰笑著搭弓,準備直接射殺弒神者…

燦月悔恨的淚落在翡翠葉上,反射出晶瑩的閃亮。那溫暖的淚光,讓他停滯了一下…就這一下的遲疑,覺得胸口一陣火熱,像是燃燒般的炬火,燦月的箭射在他的胸膛,將他自我防衛的冰霜融解了。

他倒了下來,皇冠似的頭盔跟著掉下,露出燦月很熟悉的臉孔。

是米迦勒的臉孔。

燦月覺得她再也無法思考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