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後記(二)

到處奔走了很久,他們連絡不上翔,連絡不上得慕和百合。

壓抑著心焦,他們探訪了這次「瘟疫」中成為植物人的玩家,果然伺服器關機以後,所有的人都「回來」了。

但是他們的回憶很稀薄,被天使長控制的時候,他們是沒有自己意志的。但是有幾個人對著他們呆看,像是在努力回憶些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第九個人。」撒格兀不顧如意的反對,也拖著傷腿東奔西走,「沒消息就是沒消息。對了,我看到妳寫的戰記了…沒想到妳會寫文章啊。」

「文學碩士拿假的?我還在念文學博士勒…」如意轉愁眉,「是啦,迴響很大,但這三個人都沒跟我們連絡啊…我真的很擔心…」

撒格兀搖了搖頭,不耐煩的把煙按熄,他們煩悶的站在門口茫然了一會兒。

「算了,去看看小龍好了。他的醫院離這兒不遠,聽說快出院了…」

搭了計程車去小龍的醫院,兩個人的腳步都很沈重。遠征隊剩下他們三個,等等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小龍的期待…

走進小龍的房間,他們深深的吸了口氣,一推門,護士小姐站了起來,溫柔的笑像花朵般皎潔。

小龍興奮的對他們大叫,「欸,我才剛要打電話給你們欸!她是…」

「百合!」撒格兀和如意同時大叫,如意興奮的拉著她的手,千言萬語,只是哽咽。

「…我看到妳的文章了。」百合低了低頭,「只是有點晚才看到。所以我跟翔說…」

「翔?翔在哪?」他們兩個東張西望的找人。

百合有點為難,「…其實,他不該在活人面前出現…但是,」她的眼睛燦亮,「但是我們可都是遠征隊的隊員呀。」

「哈哈…」陰影處傳來無可奈何的笑聲,「我真拿妳沒辦法…嗨。」只見一個身穿批披掛掛的黑衣,一手還拿著大鐮刀的俊秀男子,不好意思的搔搔後腦,「我是翔。」

撒格兀和如意的眼睛都直了。如意試探的問,「…你剛去參加cosplay嗎?」看起來是個怪人啊…

無疑是個神經病,穿這樣也敢在大街上走。「…你該不會是冒牌貨吧?那個嚴肅到三拳打不出一個屁的聖騎士會是你?你不要看百合漂亮想隨便泡她,我們家百合可不是隨便人可以泡的!」

翔無奈的仰首望天,遲疑的…張開了三對翅膀…純美的六翼在背。

「你…」如意張大嘴。

百合溫柔的解釋,「他是翔,也是六翼的死神先生…」

撒格兀翻了白眼,仰面躺了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