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二章(二)

回到村莊以後,米迦勒望著這個穿著見習生服的新手妹妹,越看越有好感。她一直靜靜的、乖乖的讓他牽著手,既不要裝備,也不會要錢,更不會磨著要他帶。

這樣可愛的新手不多了。

「妳在這裡等一下。」米迦勒笑咪咪的豎起食指,「我有些小時候的衣服拿給妳穿。」

【Google★廣告贊助】

捧了一捧普頂裝和一把合金弓,燦月眼睛都睜圓了,好歹也玩過封測,她知道這些東西可是不少錢的…「我不能收!這些實在太貴重了…」

「借妳嘛。」米迦勒很大方的拼命往上堆,還有藥水白靈彈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放在倉庫裡也是白放著…」

「…藥水也是小時候放在倉庫的?」燦月皺著眉。

「呃…我可是了不起的銀月遊俠呢。」他很帥氣的昂了昂下巴,「我快七十級了唷!像我這麼強的人,哪需要喝到藥水呀…妳好好收起來吧!加油喔!有緣再見面吧~」

「等一下…」燦月急著說,但是米迦勒已經不見蹤跡了。

這只是虛擬的寶物,對吧?但是她收到的,卻是一個陌生人,活生生的善良。他在現實生活是個怎樣的人?一定也有父母、朋友,說不定也有戀人吧?

燦月默默的將輕裝甲穿了起來,拿起合金弓。眼神變得很堅毅。

為了保護這個陌生人的善良,讓他能夠平安的回到現實生活…她這個一無所有的亡魂…就只能夠盡力做到自己能做的。

「走吧,杜莎。」她意氣風發的走出城門,瞄準一隻獸人,「我們該啟程了。」

她幾乎是拼了全力的狩獵…不再只是個遊戲。對,這不是遊戲。這是性命相搏。她已經死過了,若是在這個世界死去,運氣好可以轉生為NPC…運氣不好,就會就此消滅了。

要死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但不能是這個地方,她還有該做的事情!

直到夕陽西下,她氣喘如牛的靠在道路旁。掏出PDA,她已經順利升上十五級了,身上也多了一點點錢。

兩眼無神的發呆了一會兒,她慢吞吞的站起來,拔出匕首,慢吞吞的割著狐狗的屍體。

飛了一天的杜莎也累了,她轉動眼睛,不太有興趣的問,「…妳現在在幹嘛?」

「我在剝狐狗的皮,也割一些肉下來。」她很不熟練的戳著,「我肚子餓了…」

餓?杜莎坐直起來,瞪大眼睛,「…妳餓了?」

「運動了一整天,我快餓死了。」她喃喃抱怨,「妳幫我看一下行李,我去撿柴火…」

餓?柴火?喂…妳有沒有搞清楚,這只是個虛擬遊戲欸!而且,妳根本就是個亡魂…

她還在發呆,燦月已經拖了一堆乾柴,將一把果子扔在杜莎面前,「精靈應該是吃果子的吧?我剛試吃過,應該沒有毒…別靠太近,小心營火燒了妳的翅膀…」

抱著一顆野莓,杜莎良久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妳不會真的要吃晚餐吧?妳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這只是個巨大的…」

「巨大的夢境。」燦月滿頭大汗的試著鑽木取火,「我知道呀!但是我就是會肚子餓,餓了就要吃嘛!吃飽我就想睡覺了…今天真是累啊…」

「…人魂沒有在睡覺的啦!」杜莎受到很大的驚嚇,事實上…人魂也沒有在吃飯的,「為什麼妳…」

「我也不懂。」燦月更奮力的鑽著木柴,「我不想去管什麼巨大的夢境、虛擬現實之類的。反正肚子餓就要吃,睏了就要睡。既然我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就盡力去做我該做、想做的吧。該死…這個柴怎麼燒不起來…」

只聽蓬的一聲,柴火突然大旺,差點燒了燦月的頭髮和杜莎的翅膀。

「啊…對不起。」一個黑妖精法師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我還不太會控制火焰…我可以坐下來嗎?」

「…請。」燦月倒是很高興火升了起來…但沒想到是其他玩家幫忙升的火。雖然火太旺,肉有點焦了,但是一天的辛勞之後…這樣簡陋的晚餐卻讓她津津有味的啃著。

「好像很好吃欸…」黑妖法師很羨慕的看著,「我能不能吃吃看?」

燦月呆了一下,遲疑的遞出一串微焦的烤肉。

「哇!真的好好吃喔!」黑妖法師綻出甜蜜嬌豔的笑容。

杜莎的下巴差點掉下來了。這不可能吧?這只是遊戲、遊戲啊!到底天使長的巨大夢境要帶我們去哪裡…?她真的把虛擬化為真實了嗎?

她望著手裡的野莓,猶豫好久…咬下一口。

強烈的衝擊幾乎讓她僵住。她…已經快忘記食物的滋味了。自從失去塵世的身體,她孤獨的在這個遊戲世界流浪。忍受寂寞,忍受恐懼…這些她都能夠無所謂。

但是…再也不能夠吃任何東西,忘記所有食物的滋味…卻是她最痛苦的事情。

妳到底是誰呢…?燦月?破壞遊戲的設定,將飲食的滋味帶進虛擬…這是活人才該有的特權,不是亡靈該奢求的。

妳到底是誰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