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二章(三)

「妳到底是誰?」杜莎有些恐懼的、輕輕的問著沈睡中的燦月。

渴睡得要死的燦月勉強睜開眼睛,無奈的看著在黑暗中閃著微光的杜莎,沒好氣的回答,「我還能是誰?我是燦月,一個肉腳得要死的精靈戰士。好了吧?如果沒事了,拜託妳也來睡覺…別吵我了…」

她不由分說的把杜莎攬到懷裡,繼續沈沈睡去。

【Google★廣告贊助】

我…我居然感受到她的體溫。杜莎驚恐的發現,她想掙扎出來…卻聽到燦月沈穩的心跳,蹦蹦、蹦蹦。

她的眼淚幾乎掉下來。這是…多麼好聽的聲音。是她還活著的時候,時時可以聽到,卻一點都不在意,直到失去了塵世的生命,才發現那聲音多麼值得眷戀。

蹦蹦、蹦蹦。

閉上眼睛,杜莎放棄了掙扎。不要去想燦月是「什麼」了吧?她只想…再多聽聽心跳的聲音。這樣單調、規律,卻也是這麼溫暖的聲音。

渡過千百個無眠的夜晚…杜莎終於得到了一夜的安眠。

對於亡靈來說,這是多麼奢侈。

隨著燦月在亞丁大陸流浪,杜莎越來越不安。她真的很奇怪,非常非常奇怪。只有她能夠安然的宛如現實的在夢天裡頭生活,她所接觸的一切都成為真實…

在眾多玩家口中,也開始口耳相傳有這麼一個奇特的玩家。帶著一隻小精靈,四處遊走。許多特殊指令只有她才有,比方說,升起營火,烤肉、吃飯。甚至她還能夠將狩獵後的獵物烤熟,分享給營火邊的玩家們。

這是很令人驚訝的存在。

「妳是微服出巡的GM吧?」有玩家這樣異想天開的問,「別騙了,不然為什麼妳擁有這麼多擬真的指令?」

這樣的問題真的不好回答…燦月會乾笑著,「沒啦,這只是遊戲的BUG,被發現我會被踢出去唷~」

雖然她沒正面回答過問題,但是玩家們卻越來越喜歡她。許多人一到晚上就不練功,到處跑著尋找燦月的營火。在光輝的營火邊,有人唱歌、有人跳舞,還有巫師會放漂亮的煙火。

笑聲、歌聲、吹噓自己的偉大戰功。鼎沸的人聲讓營火更溫暖。

她總是生氣蓬勃的臉龐讓人看了就充滿希望和勇氣,許多人一定要參加過燦月的營火,才會安心的下線休息,臉上帶著笑容。

杜莎卻總是坐在營火的陰影中,沈默著。

這夜,當眾人散去,燦月安詳的在渾圓的月影下安眠,杜莎望著她,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怎麼了?很少看到倔強的杜莎愁眉苦臉欸。」得慕化身的少女笑咪咪的出現在營火邊。

她卻沒有反駁,只是眷戀的看了看燦月,下定決心,「得慕,妳把燦月帶回去吧。這裡不是她該來的地方。」

「為什麼?」得慕嚇了一跳,「她很努力呀!我看到她在布告板刊登的尋人啟事,也知道她已經一轉了。她不是很忠實的在執行她的任務嗎?」

「因為她和天使長有相類似的能力呀!」杜莎大叫,「不對,天使長搞不好都沒她的能力強!天使長能力再強,也必須遵照遊戲設定的規則,沒辦法踰越太多,只能盡量擬真而已…但是燦月…燦月已經不是擬真了!她根本就是把虛擬轉變為現實!」

「玩家進入遊戲,應該跟我們的身分相當,只是遊戲裡的亡靈!但是只要靠近她…亡靈也可以感受到體溫、飲食、睡眠!天使長只能誘使重度沈迷的玩家進入,只是十二個人就可以讓她耗盡法力沈眠了…她根本不用任何法力,就可以聚集所有孤寂的靈魂!放著不管的話,沈迷的人會越來越多…」

「那也是他們的選擇,不是嗎?」得慕寬容的笑笑。

杜莎霍然站起來,「我不要再看到像我這樣的人了!有我就夠了,我不想再增加犧牲者了!妳以為是怎樣的人可以這樣重度沈迷?什麼樣的人可以一整天都掛在夢天?」

她以為…成為NPC以後,她的血液就凝結了,感情就沈寂了…但是現在、現在狂暴的憤怒在她的胸口翻滾,「像我這樣的人!像我這樣…沒有人關心、沒有人愛護的人!因為沒有任何可以去的地方,我們只好躲在夢天裡…這樣的脆弱讓我們成為天使長的獵物!」

胸口好熱…好痛。

「我爸媽不愛我。他們彼此也不相愛。之所以結婚…只是倒楣的有了我,又是適婚齡,所以才湊合在一起的。我只能看到櫃子上的新台幣,看不到爸媽的臉!就算我不去上學,他們也沒關係…只要我別出門找麻煩就好了。我天天窩在家裡,把所有時間花在夢天上…因為那讓我有歸屬感!不會有人說我陰沈、說我醜陋,不會有人嘲笑我、討厭我!就是這樣脆弱的心靈,我才會被天使長相中的…」

「杜莎…」得慕想安撫她,她卻尖叫起來。

「但那只是我而已!我喜歡血盟的每個人,我喜歡所有善意的陌生人!反正我死在什麼角落都無所謂,但是他們有他們的人生啊!為什麼要為了一個遊戲而喪生呢?這只是虛擬的,不是真實呀!再怎麼說還是活著比較好吧?我希望每個人都快快樂樂的活在現實中,真正知道吃飯睡覺的滋味,也不要他們跟我一樣,像個亡靈似的永恆流浪!」

一口氣說完,杜莎氣喘吁吁,紅紅的眼眶,倔強的不願掉下淚。

「…杜莎,妳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孩子。」得慕溫柔的捧起她,「乖乖,我知道的…」

這些溫柔的話語,崩潰了她的堅強。她像個孩子一樣依在得慕的懷裡痛哭。

「巨大的夢境嗎?」得慕抬頭望著令人暈眩的星空,「或許。每個虛擬遊戲都是夢境。但是現實才是真實…還是虛擬才是真實…這讓人類自己判斷吧。我們能夠做的,只是讓人類保有自我判斷的能力。我也不知道讓擁有這種『虛轉實』能力的燦月來這裡對不對…但我們都是人類呀!就算死了…只剩下人魂…也還是非常喜歡人類的人魂…」

「我喜歡人類…」杜莎哭泣著,「我真的很喜歡人類呀…」

我也…非常喜歡人類。仰望著有著磅礡銀河旋轉的星空,已經清醒的燦月心裡默默想著。

「不用擔心啦。」她突然開口,把得慕和杜莎嚇了一大跳,「我會將天使長除去,而且…不會變成下一個魔王。」

深深吸一口沁涼的空氣。這是她記憶裡的現實,然後轉化為虛擬的現實吧。

「當魔王也是要有才能的。我太喜歡人了…所以當不成呀。早點睡吧,別沒事在那兒說夢話。」她翻身過去,聽著營火劈劈啪啪,又睡著了。

在巨大的夢境中,她又做了天使長無法管轄的夢。那是屬於她的,誰也不知道的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