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三章(一)

第三章

燦月的時間感和其他玩家不一樣。在夢天裡,現實生活中的三個小時約莫是遊戲裡的一天,別的玩家感受到的是真實的三個小時,對燦月來說…那是結結實實的一天。

正因為如此,所以她的修煉比別人都快。在很短的時間內,她已經接近二轉了。

【Google★廣告贊助】

「燦月,」常在營火邊找她的朋友憂心忡忡,「妳這樣不行喔,早晚妳的肝會爆炸的。等級沒那麼重要啦…妳總得要睡一下呀。」

「有啊。」她會歉意的笑笑,「等月亮中天的時候,我就開始睡覺了。」她遲疑了一會兒,「…再說,我已經死了,沒有肝可以暴了。」

朋友們對她的說詞向來嗤之以鼻,從來沒有人相信過她。

「妳喔,就跟如意一樣。」好心的朋友開始碎碎念,「勸她下線休息,她老說她的心死了,只能生活在夢天。」

「如意?」燦月呆了呆,「她是誰?她是否從來不下線?」

「一個有名的女牧師,她現在都在克塔衝二轉,不管幾時上線,都可以看到她。」

克塔嗎?燦月呆呆的仰頭。杜莎飛到她肩膀,神情很凝重的和她對望一眼。

「一個不下線的玩家。」燦月喃喃著。

「說不定是十人之一。」杜莎有些憂心忡忡。

「不管怎麼樣,明天去看看吧。」

第二天一早,她收拾營火,往克塔前進了。這是個陰森的高塔,沼澤周圍環繞著兇惡的魔物和漂蕩的鬼魂。杜莎心驚膽戰的抓著燦月的頭髮,每次鬼魂冒出來的時候,都揪緊頭髮大叫。

被抓痛的燦月很無奈,「…這又不真的是鬼。」真正的鬼…是我和妳吧?

杜莎眼淚汪汪的,「…我理智上知道,情感上不知道呀…」

她無奈的看著沒用的杜莎,再一次的仰首望天。她真的不知道得慕和舒祈派這隻蒼蠅給她幹嘛…

進入克塔,氣氛更陰森詭譎。不過在進入魔物區的廣場上,倒是熱鬧非凡的。等待組隊的人、賣東西的小販,熙熙攘攘,像是個小市集。販賣的東西也各式各樣,從藥水到加強威力的靈魂彈、魔靈彈都有,甚至有些價值連城的武器都擺在攤上叫賣。

雖然她滿中意一把威風凜凜的卓越弓,但是卻沒空逛攤子了。她四下張望,想在人群中尋找那個不下線的牧師…

一道溫暖的祝福突然加諸在她身上。燦月轉頭,好心的牧師正在對陌生人的她施加祝福。

「…謝謝妳,好心的牧師。」燦月彎了彎腰,她有種預感,一種呼之欲出的預感,「妳是如意吧?」

微笑的牧師突然張大眼睛,「…我們認識嗎?對不起,我記性不太好…」

找到了。燦月按耐住內心的狂跳,「如意,妳多久沒下線了?」

她臉孔一白,眼神突然變得朦朧茫然,雖然只有一瞬間。「呵,是誰要妳來勸我的?狂刀?夜煞?還是小丸子?我現在這樣很好…別管我了…」

「我不能不管!」燦月激動的抓著她,「如意,妳到底多久沒下線了?妳是不是久到自己想不起來?難道妳不認為有什麼不對勁嗎?妳若不快快登出的話…」

「沒有什麼不對勁!」如意對著她吼,「一切都很好、很好!我不用下線,也永遠不必下線!這就是我要的,妳不要來困擾我…」

燦月還想說些什麼,只覺得腦門一昏,她感到一陣陣的渾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如意跑進人群中,消失了。

等她終於能動的時候,杜莎沒好氣的看著她。「…妳真嫩欸!一個嫩牧師的催眠術就可以讓妳立正站好!妳看妳~人都跑了啦…」

「……」燦月終於發作了,「妳也中了催眠術呀?妳不會先追過去嗎?」

「欸?對唷…」杜莎有點不好意思,「我在忙著打醒妳…但是除了殺人犯,我卻誰也打不到…」

「笨蒼蠅就是笨蒼蠅!」燦月對著天空大叫,「舒祈!得慕!我要求換拍檔啦!除了蒼蠅以外…就算是水蛭我也認了!快把這隻沒用的蒼蠅帶走!」

「我才要換個聰明伶俐點的拍檔呢!是誰鹵鹵莽莽的把她嚇跑的?吭?敢說我是蒼蠅?妳這隻大耳朵的驢子!」杜莎大怒的回嘴。

「妳說什麼?!得慕,妳看看她!我再也受不了她了…」「我才真的受不了妳了!得慕,我要換拍檔啦!」

這對互相嫌棄的拍檔一發不可收拾,在人聲鼎沸的市集更增加了熱鬧的氣氛。遠遠的一個賣箭的小攤子,攤主卻不敢把頭抬起來。

…我的名字…不用你們這樣宣傳啦…默默蹲在地上的得慕,突然覺得好想回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