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第三章(二)

平安回家是最好的了…得慕悄悄的收拾攤子,等她們都冷靜下來,再告訴她們相關的情報吧…

偏偏杜莎眼尖,小手一指,「得慕在那邊!」嬌小的得慕讓氣勢洶洶的杜莎和燦月逼到牆角。

「得慕!妳看啦,燦月罵我是蒼蠅啦!她也不想想她像頭驢子!」杜莎含著眼淚,憤怒的跳上跳下。

【Google★廣告贊助】

「大家乖,別這樣就吵架嘛…」得慕乾笑著,試著安撫吵得非常低層次的兩個探險隊員。

「她本來就是隻沒用的蒼蠅!好不容易找到十人之一…她居然不會追蹤上去!我要她這隻既不會打怪又不會賺錢,任何功能都沒有的蒼蠅做什麼?我要換一個夥伴!」燦月憤怒的揮拳。

「杜莎可以幫妳擋紅人呀…大家要和睦相處嘛…」得慕想安撫燦月的怒氣。

勸來勸去,得慕很苦命的發現,自己像個倒楣的幼稚園老師。

「停停停!」得慕將手舉起來,「妳們不覺得奇怪,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這招「轉移注意力」奏效了,燦月和杜莎相視一眼,異口同聲的,「妳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得慕很欣慰這個大絕招有效果了…最近她都在帶小孩,果然特訓是有效的…「那是因為,GM願意幫我們小小的忙了…所以她幫我瞬移到妳們身邊…」

「GM?那能夠拜託他幫我升到七十五級,順便送把神兵給我嗎?」燦月的眼睛閃閃發光。

「讓我也能夠打怪升等?」杜莎狂喜起來,「有沒有我可以用的裝備?」

「…不行。」得慕苦笑著搖手,「GM能做的事情其實很有限…」

兩個人一起發出抱怨的聲音,垂頭喪氣的。

「不對呀,為什麼GM要幫妳呢?」燦月越想越怪異。

「那是因為…」得慕輕嘆了口氣,「妳們不覺得奇怪,十二伺服器從來沒有停機維修過?」

這麼一說…的確…「是沒有。」

得慕輕輕的聳肩,「因為第十二伺服器無法關機了。就算拔掉插頭…這個伺服器也照樣運作。」

燦月張大嘴,抱住腦袋。這已經超過常識的範圍了。「…難道他們什麼也不做嗎?最少可以把伺服器拆成碎片吧?那最少也可以強迫伺服器關機…」

「……」得慕又苦笑了,「關閉伺服器會讓遊戲代理商蒙受很大的損失…」

「要錢不要命?哇靠,賺自己家的錢,不要別人的命?天啊,真是卑劣的人類!」杜莎氣得跳腳。

得慕除了苦笑,似乎也不能做什麼。「不過,因為情形實在太奇怪了,代理商『稍微』相信了我們一點點,所以讓GM給我們有限的幫助…」

「這種幫助有跟沒有一樣…」燦月發著牢騷,突然靈光一閃。「…得慕,請GM調查如意的現實身分。這應該做得到吧?」

「…我不知道…」得慕有些困擾,「這樣算是侵犯隱私權吧…」

「你就跟代理商說,若是不幫忙,伺服器會爆炸的。」燦月秀眉一擰,「我需要如意的所有情報,好勸她下線。得慕…這是很重要的。只要有人缺席,天使長的野心就只是野心吧?我們不知道有多少玩家被轉生為護衛天使了…但是只要缺一個,一個就好了!我現在就找到那一個了!」

得慕張著嘴看她,表情漸漸轉為柔和。看起來,她不用替燦月擔心了…她的心靈,沒有被沮喪和痛苦佔據,反而是勇往直前。

「我會盡力讓妳看到成果的。」她很瀟灑的登出,「妳很快就會收到所需的情報。」

***

到底是多久沒有下線了?

如意有些迷惘的看著魔物漸漸的逼近她。她的團員都已經死亡,而她也在瀕死邊緣了。

她不知道。

一切都像是個巨大的夢境…她沈迷夢天的時候。漸漸的,時間感消失了,她開始分不清清晨與黑夜,只是不斷的盯著電腦螢幕。漸漸的,她分不清楚現實與夢境,就算是睡夢中,她也夢見在夢天狩獵。

直到現在。她似乎沒有下線過…不會飢餓、不會疲累,就是不斷的在夢天漫遊著。

今天是星期幾?是白天還是夜晚?

那隻漆黑的巨豹猙獰著閃亮的獠牙,吼著對她走過來。她發現,自己在害怕,非常非常害怕。

怕?有什麼好怕的?大不了就是趴了,回到鄰近村莊,損失一些經驗值或者是裝備。這又不是真正的死亡…

但是她恐懼,非常恐懼。過去的一生像是慢速電影,緩緩的在腦海裡播出,包括一切歡樂和痛苦。

錐心刺骨的痛苦。

當巨豹跳起來撲向她時,她只能無力的閉上眼睛,等待那一刻…那一刻卻沒有來。

只聽到箭矢破空之聲,那隻巨豹吃痛的跳了起來,轉向撲往門口苗條的倩影。那個無畏的白妖精巡守,馬上搭箭上弓,又射出了閃藍光的一箭…然後轉身逃走。

她…她不是那個要如意下線的白妖精巡守嗎?

正發呆的時候,一閃銀光飛了過來,她看到了絕對不會在客塔出現的小精靈NPC,只見那小精靈焦急的繞著她上飛下飛,小嘴一開一闔,卻聽不見她說什麼。

「…要我跟妳走嗎?」如意呆呆的問。

小精靈拼命點頭,如意都擔心她把頭點掉了。她遲疑的跟著小精靈走,回頭看到那個勇敢的妖精巡守拔出匕首和巨豹纏鬥。

…是夢吧?一定是夢…她做了幾乎瀕死的夢境…眼前的這個小精靈,絕對不會是真的。

她跟隨著小精靈,逃到安全區。

過了一會兒,滿臉是血的妖精巡守跑了過來,氣喘如牛的倒在她身邊。「老天…差點死了…嗨,我是燦月。」她有氣無力的伸出手。

如意愣愣的跟她握了握,驚訝的望著自己的手。這應該是夢吧…?遊戲裡面怎麼握手、怎麼感受別人的體溫呢?

「的確是夢。」燦月像是可以看穿她的心靈,「這是個巨大的夢境。但是如意…不不,我或許該叫妳碧華。」

這個名字像是一道曙光,穿透了她的心。她已經好久好久沒聽到這個名字了…

「不,我不是。」如意蒼白著臉,突然暴怒的站起來。「我不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