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楔子

無盡的旅程 楔子

從電腦裡頭爬出來的時候,她心裡是有點啼笑皆非的。當初看七夜怪談,她嚇得要死,甚至買了個電視罩把電視罩起來…現在她倒是變成了「貞子」了。

只是電腦外面的女人卻一點害怕的樣子都沒有,只是露出厭倦的神情,「喔,老天,已經客滿了!你們不要像是蝗蟲一樣擠來好不好?…」

【Google★廣告贊助】

她有些徬徨的躊躇了一會兒,怯怯的將手上的信給厭倦的女人,「…舒祈大人,是死神先生要我來找您的…」

那位喚做舒祈的女人接過信,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是怎樣?我已經說我不想管這些雜務了…」牢騷歸牢騷,她還是按耐住性子一字一句的閱讀了。

舒祈和那個新死不久的人魂默默相對,「…妳在火災中救了半打孩子?」

人魂慌張了一下,「我、我不是故意要救人的…」她咽了咽口水,「…事實上,我是去自殺的…」她垂下了頭。

這是個奇妙的夜晚。已經死亡的自己,和一個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的女人談天。

她是下定決心結束一切苦難的。深受憂鬱症所苦的她,在面臨失戀、失業、破產等等普通級的災難之後,終於決定到此為止。翻閱了許多資料之後,她發現,從高樓墜落死亡的成功率比較高,也比較不痛苦。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站在那棟大樓的緣故。

等一切就緒,遺書壓在整齊的鞋子底下,她也充滿了悲劇主角的情緒,正要一躍而下的時候…

底下的大樓正在冒煙。

…糟糕,失火了!更糟糕的是,她似乎聽到小孩子哭泣的聲音…呀,她搭電梯上來的時候,依稀記得二樓是安親班…

接下來她就不太記得了。是怎樣沿著樓梯,從二十樓奔到二樓,是怎樣踹開烈火熊熊的堅固大門,是怎樣扭開鐵窗的鎖,是怎樣將小孩子們一一丟到樓下去…她真的不太記得了。

記得的是,豔紅的火突然爆發出金黃碧青,宛如雷鳴般令人耳聾,她記得火焰像是金紅色的狂風,吞噬粉碎了她的肢體。

只剩下一顆頭顱。

她記得六翼的死神先生,很溫柔的將她抱起來,俊秀的臉龐滿是困擾。

「…妳很麻煩,知道嗎?」舒祈嘆了口長氣,「顏小姐。妳一生功過相抵,意圖自殺應該是地獄那兒的罪魂,但是妳卻犧牲自己救了無辜者。若要讓妳上天堂麼…偏偏妳積分不足,自殺的事實也依舊在。」

「…那我會變成孤魂野鬼嗎?」顏燦月愣愣的指著自己。

「不會。」舒祈橫了她一眼,覺得腦門更痛了,「天堂那兒魂魄嚴重缺貨,他們捨不得不要。如果妳還能增加一點積分,他們就可以將妳帶回去了…」

是說,連身體都沒有,是能增加什麼積分?六翼真該死,偏偏把這個燙手山芋丟過來…

「舒祈…」

螢幕冒出一顆少女的腦袋,把燦月嚇得跳到天花板,抱著日光燈管不敢放,舒祈抬頭看看,無奈的說,「…顏小姐,妳剛剛也是這麼出來的…」

「喔…對唷。」燦月驚魂甫定的從天花板飄下來,「我已經死了…」終於面對這個事實,她忍不住有點鼻酸。

少女轉動眼睛,「舒祈,妳有客人啊…?」她不禁驚嘆,居然還有人魂可以穿破重重的防護,直接到達舒祈的面前!這些年,她當舒祈的管家,早就把防火牆弄得像是銅牆鐵壁,尋常天魔妖神都別想進來的。

舒祈內心也是一動。自從得慕當她的管家以後,張起結界防火牆,只有得慕可以引導孤魂野鬼,沒有任何人可以隨意進出的。

能夠進出的,除非得到得慕或舒祈的允許,不然就是能力非常強,強到可以破壞結界。但是…結界卻還好好的。

她和得慕對望了一眼。

「該死的六翼…」舒祈低低咀咒了一聲。

得慕也明白了,她有點哭笑不得,「…天界的爛攤子,就是要推給我們收就對了…」

舒祈抱住腦袋沒說話,「…妳,顏小姐,該不會也玩過『夢天』這款網路遊戲吧?」

燦月有些莫名其妙,這些不人不鬼的女人怎麼天外飛來一筆…「我玩過呀。不過只有封測。月費實在太貴了,所以收費後我就…」

啊~該死的六翼!!

舒祈遞了份報紙,燦月狐疑的湊過去看,標題還滿大的:「新瘟疫『遊戲過勞死』?!」

…什麼跟什麼呀?

仔細往下看,「本報訊。某知名網路遊戲因場景逼真、唯美深受坊間歡迎。然而卻造成了玩家廢寢忘食爆肝練功,短短一週內已經有了十二起休克病例。經急救後,除兩名玩家不幸死亡,十名玩家皆成為植物人…衛生署呼籲,長時間遊戲將有損健康,將要緊急立案遊戲健康法…相關條例正由專家學者研擬中…」

看了兩遍,燦月糊裡糊塗的抬起頭,「…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舒祈嘆息,「這關係妳能不能進天堂。」

「我並不想進天堂呀。」燦月嚇到了,兩手猛搖,「我不是好到可以進天堂的人…」

「那妳要下地獄?」舒祈扁眼看她。

「這個、這個,我…我我我…」她結巴了,「我也不想…」

「妳自殺的時候都不先想好,該去天堂還地獄?現在可好了,妳現在是兩邊都想要的人了。」舒祈無奈的揮手,「妳安心去吧…等妳完成任務,想去天堂還是地獄,妳再跟各路使者好好的溝通吧…」

「任務?什麼任務?」燦月臉孔一白,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但是看到她們滿眼的同情,就知道似乎很糟糕、非常糟糕了…

「搶救雷恩大兵。」舒祈懶得跟她囉唆,「得慕,先帶她過去吧。『進去』以後比較好說明。」

「但是她什麼都還不知道欸…」得慕的眼神變得好悲憫。

「這就是人生啊…」舒祈對著燦月雙手合十,「去吧,要怪記得怪六翼,跟我沒關係的…」

「等一下!」被得慕架起來的燦月大叫,「喂!到底是要搶救誰啊?要我去哪裡呀?喂!別這樣沒頭沒腦的…這樣很恐怖呀~」

雖然她這樣大喊大叫,卻沒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一陣強光逼得她瞇細了眼睛…再睜開來,世界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