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十三

沙沙的聲音在廣大的地下溶洞發出空洞的迴響。

一臉深思的灰燼並沒有如往常般,遇到寶石就下來挖掘,反而催促她的坐騎寶石行龍快快前進。

寶石行龍是飾品師的專有座騎,雖然名字有個「龍」字,形態也宛如蛟龍,但卻不是真的龍,頂多算是一種寶石的「靈」,只能跑步不能飛行,不過在地底行走有280%的加成,只是食量很大,而且吃得是寶石…除了灰燼,還沒聽說誰養得起。

【Google★廣告贊助】

「別顧著吃…唉,我知道你餓了…」灰燼安撫著不滿的座騎,「回去就餵你好不?快點兒…你不希望頭兒發脾氣吧?」

屢屢要把腦袋伸到溶洞牆壁上寶石的寶石行龍,聽到「頭兒」,才把腦袋一縮,乖乖的趕起路來。

灰燼繼續陷入沈思中。

她剛完成一個任務。這個任務本來是很普通的探查,地點就在罪惡之城的下水道。這任務別人來過可能要花點手腳,但是對於一個掌握遍佈冥道地下溶洞的灰燼來說,可說不費吹灰之力。

可那個有著魔法隱蔽的探查點,不但有玩家在那兒忙碌,還有個小型的靈魂熔爐。她真的很詫異。

因為,那些玩家看到她沒有喊打喊殺,而是叫著,「快攔住她!不然任務會失敗…」

不大對勁。因為她是冥道主侍從,與npc的陣營相同,所有任務的發佈都不會跟她起衝突才對…最重要的是,那個靈魂熔爐並不屬於冥道主。

這太不對了吧?

冥道主是冥道最高的主宰,但社會結構,卻是封建式的金字塔。冥道主直屬的王畿是罪惡之城和悲傷森林,其他由各族君主領主頭目主掌,只是對冥道主稱臣。

照原始設定來說,冥道所有的鬼魂邪魄都是不死的。就算一時死亡,也會回歸各君主的靈魂熔爐重生,但等階會下降到最低,要重新修煉了。

別的玩家可能不知道,但他們這些侍從可是很清楚的。不是玩家才會做任務升等,npc們也跟玩家相同,會做任務打非本族怪練等。等級低的可能還只有本能,但是等級越高就會越聰明,而且會不斷的挑戰本族的上司,最後能成君主的都是多智近乎妖的角色,甚至可以跟冥道主抗衡,用強大的法術隱蔽逃避冥道主的無所不知。

但各君主對王座垂涎三尺卻又無可奈何的是,所有的玩家,都是冥道主方的勢力,而且冥道主還擁有不會降階,對死亡無所畏懼,宛如半神的侍從們。

灰燼滿腹疑惑,又毫無辦法的大開殺戒,因為那十個玩家真的要跟她拼老命,她還不想死…她這身裝備是很貴的。

雖然殺完玩家,她的任務已經完成…她還是謹慎的把這個自爆的殘廢靈魂熔爐砸個粉碎,然後把碎片都收起來。

辨識了半天,她也只能辨識出絕非冥道主的靈魂熔爐,但印記已經全毀,看不出是誰家的了。

她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所以才會不斷的催促寶石化龍,快速的從地下溶洞跑回冥殿…誰讓這個任務完成得太快,她的回城法術還沒冷卻。

奔過長長的階梯,終於出現在冥殿附近的暗門外,她順手餵了顆價值一萬金幣的翡翠給寶石行龍,就把它收起來,奔入冥殿。

毫無意外的,冥道主當然不在王座上。不知道去哪邊撚花惹草了…反正灰燼也沒指望他。

「管家大人…」她直奔吸血鬼總管。比起荒淫無道的冥道主,還是死要錢的吸血鬼總管靠譜些。這是血淚交織的經驗談。

「尊敬的墮落聖徒,有什麼需要吾效勞的?」吸血鬼總管笑咪咪,讓灰燼起了一串疙瘩。她發誓,這個吸血鬼瞳孔浮出兩個「$」。

「我不是要買東西…」她趕緊掐斷總管撲天蓋地而來的推銷,她已經上當太多次了,「關於那個探查任務…」

「噢…」吸血鬼總管立刻索然,但還是很有禮貌,「吾王在懸圃等您的回報呢。不過在那之前,難道妳不想先看看…」

灰燼立刻把耳朵捂起來,不倫不類的行了個屈膝禮,火速落荒而逃。

別開玩笑了,被騙了一年多,難道還沒學夠教訓?剛開始傻呼呼的她為了一個「天堂禮讚」可成長的神器,讓吸血鬼哄著借了高利貸…八出十三歸啊!結果第三天就被玩家爆出去了。她還了半年還沒還完,是冥道主可憐她,私自幫她還了。不然到今天她可能還滿身綠裝。

她不得不承認,比起別人,冥道主待她不是一般的好。

如果不要老荼毒她心愛的花花草草,那就更好了…

轉身衝向懸圃,心底暗暗叫了聲苦,果然冥道主悠閒的…正在汲取神聖六心樹的精華,她費盡苦心養有半人高的小樹,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了!

「吾王!」她慘叫,「您手下留情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