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十五

「妳要把地獄之歌視為真實,而且不要把頭兒看成普通的npc…應該說,地獄之歌所有npc都不能看輕。」風胥很認真的說,「千萬不要跟鐵皮罐頭和死道士那樣,說什麼…『不過是遊戲。』這樣會死得很慘很慘。」

「我是,真的。」灰燼聲音沙啞的回答。

「所以頭兒吻妳啊。」

【Google★廣告贊助】

灰燼晃了一下,用力握住龍角。她和風胥共乘在寶石行龍上,正在地下溶洞用280%的高速前進中。

寶石行龍雖然說明上標誌可乘載五人,卻沒地方坐,只能站著。她獨自駕駛的時候是握著龍角…但風胥不愧是刺客,平衡感超好,雙手抱胸也能穩穩的站在寶石行龍上。

「…別提醒我了。」灰燼軟弱的說。她希望趕緊忘掉這樁可怕的惡夢。

唉,天主教徒。風胥搖了搖頭。雖說是二十一世紀中葉了,據稱某些頑固的天主教徒還講究婚前守貞。沒有愛情包裝的親密,對他們這些頑固的教徒來說刺激太大。

他盡責的安慰灰燼,畢竟是絕無僅有的朋友,「別擔心。頭兒不會再吻妳了…只是三不五時他會問問看能不能跟妳上床…」

「嘎~」灰燼抱頭慘叫,差點就跌下寶石行龍。幸好風胥動作快,火速抓住她的背心,靈巧的攢住龍角,不然咱們精神飽受打擊的純潔聖徒,在這種高速下應該會沒命…還附帶毀容效果。

「冷靜點,冷靜點,深呼吸…這是心理醫生教我的。」風胥加大安慰的力道,「頭兒不會用強迫的手段啦…不過聽說他用過催眠還是魅惑啥的…」

「住口啊啊啊啊~~這是職場性騷擾啊~~」深幽的廣大地下溶洞,傳出陣陣慘絕人寰的迴響。

起因如此的令人欲哭無淚,飽受驚嚇的灰燼倒是跟風胥的距離近了許多…接任務的時候灰燼都硬拖住風胥的衣角,死都不跟冥道主單獨相處…雖然被調戲得更嚴重。

但是比起風胥的殺人狂,她還是寧可被割斷喉管,也不想跟色情狂的冥道主獨處。實在是冥道主的事蹟太偉大太百無禁忌了。冥道主宰不僅僅是性別沒有問題,連種族都沒有意義。

連毀滅之壑(冥道包圍唯一陸塊的廣大海洋)的九頭蛇領主都是他的入幕之賓,可見他守備範圍多麼的寬廣…

魔掌沒有伸過來之前,灰燼還可以遠遠的欣賞一下美色,聊聊天。一但被伸過魔掌,她立刻想起所有環繞著冥道主的花邊緋聞,立馬把冥道主打入「公共廁所」般的淫魔之流。

「有那麼嚴重嗎?」風胥納悶了,「地獄之歌的基調本來就是這樣啊…無道德。」

「才不是!」灰燼吼了,「地獄之歌的原始設定並不是這樣的!…」

曼珠沙華的原始設定者綠方,花了十七年的時光,詳盡的設定了整個妖界三十一國,最後發瘋而死,這是眾所皆知的軼聞。但是這十七年的漫長時間,她同時還留下了兩界六道的「粗疏設定」,甚至沒有實際設定的人界也有註明:「玩家已生存於此,無須設定。」

不管是界或道,都擁有自己的「粗疏設定」,所謂的「粗疏設定」大概跟灰燼手中大字足本鑲銅邊半尺厚的聖經份量差不多。

而且在設定初期,她在備忘錄裡已註明了「遊戲群」這樣的創新概念。華雪在「曼珠沙華」取得空前絕後的成功後,卻因為其他設定的粗陋,才扭轉為「資料片」,但最終還是走回了原始設定,確立了三界六道的「遊戲群」。

但也因為留下的只有簡陋的大綱,地獄之歌企劃部和美術部成員一心想超越曼珠沙華,超常的發揮創意,才會導致地獄之歌這種不中不西,港漫風濃厚的風格,在加上廣告的誤導,造成了今日「春城無處不飛花」,很賺錢卻背離冥道設定非常遙遠的情形。

講好聽點,是淺顯門檻低,和藹可親。講白點就是,媚俗。

事實上,冥道的「無道德」,是建立在鬼靈邪魄艱困無比的生存權和環境上。因為資源過分貧乏,所以要團結成小團體求生存。但團體若越來越大,需要的資源就越多,內部成員要不就互相爭奪,不然就是把矛頭向外,朝外劫掠。

所以地獄之歌中的「公會」一成立,就擁有自己的領地村,一方面要發展武力避免被其他公會吞噬,另一方面又要吸收生活技能玩家,充實自己的軍備和物資。因為地獄之歌的副本裝備,比起宗師級鐵匠產生的裝備要低階,而且宗師級鐵匠打造的裝備能夠武裝聘雇而來的npc守衛,更富有優勢。

對生產技能的重視,可以從綠方原始規劃的罪惡之城和苛細的生活技能略窺一斑。這個全冥道最大的主城,擁有龐大的生活技能教師和各式各樣的實驗室、鐵匠鋪、織坊等等。選擇生活技能的玩家甚至可以不出城就獲得等級和熟練,最後出仕到各個公會去。

但為了適應這種嚴苛環境所設定的「無道德」,卻被擴大到極限,最後成為唯一的焦點。導致地獄之歌成了一夜情專屬遊戲。

從賺錢的角度來說,地獄之歌的確是鑽石雞;但從遊戲的設定來講,浪費了完整繁複的生活技能系統和公會系統,無疑的,非常失敗。

風胥睜大了眼睛,看著娓娓而談的灰燼,「妳這遊戲的小白鴿,怎麼會知道的?」

「這個地下溶洞的完整地圖,就是做任務來的。」灰燼坦承,「任務還送了一本書,看起來挺有意思的…頭兒邊看邊笑,也說沒錯兒。」

她從包包裡掏出一本書:「燃燒的偽詩篇」,遞給風胥。

沒有屬性,沒有用處,而且還是灰裝。

風胥接過來看,很快的被吸引了注意力。不能不說他平衡感真是超讚的,站在速度如此之快的寶石行龍上,不用扶任何東西,就能夠穩穩的看書,手都不顫一下。

這一定是某個憤怒的工程師無處洩恨,只好作成這麼一個沒用的道具發牢騷。風胥默默的想。

「對了,」灰燼回頭,「什麼是遊戲的小白鴿?」

「小白又菜鳥。」風胥頭也不抬,漫應著。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