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十六

灰燼的確小白又菜鳥…地獄之歌就是她真正動手玩的第一個遊戲。會進入地獄之歌的理由令人啞口無言,過程更是曲折離奇。連只在嘗試精神治療時接觸過幾款網路遊戲的風胥,在她面前都能理直氣壯的自稱老手,可見有多悲哀。

幸好地獄之歌是全息網遊,十二萬分的超級直觀。若是那些需要鍵盤和滑鼠的遊戲,灰燼大概就死定了…因為她還有個暈3D的毛病。

【Google★廣告贊助】

但如此直觀的地獄之歌,灰燼還是鬧過不少笑話…她用聖經敲怪敲足了三十級,才發現法術技能不是擺好看的。但是直到她八十級之前,還必須看小抄才能正確的吟詠咒語。難得她這樣一個看小抄的補師,居然還能補得全隊不死人…不知道是同僚太強悍,還是她有特異功能。

最常跟她搭檔的風胥總是冷著臉,無語問蒼天。感慨天下居然有這樣小白又菜鳥的玩家。

也幸好她太菜鳥又太小白,一直以為網路遊戲就是會一直死掉,又對斷意果有著強大的需求,才沒被小時候的「一日百死」嚇得落荒而逃。

「…這個任務怎麼接啊?」翻看完燃燒的偽詩篇,又看看死寂卻非常便捷的地下溶洞,他也考慮做做看。畢竟趕路實在太方便了…比飛行還方便。冥道的天空也不是安全的,常常要閃食屍鳥等各路妖魔鬼怪,不幸撞到骨龍或神級boss,連閃都沒機會。

相較之下,四通八達還有傳送陣可用,幾乎沒有生物的地下溶洞,對一個神出鬼沒的刺客,實在太實用了。

「死亡次數達一萬次就可以接到了。」灰燼很坦白,「靈魂熔爐直接發出的…我好像四十級接到的?呃,還是三十?」

「……………」

風胥默默的翻開個人日誌,布衣刺客小時候非常脆弱,他一直覺得自己深受死亡的鍛鍊…實在太自大了。他累計至今已然三年,一百二十級,也不過死亡221次。

跟人家怎麼比?還沒人家的零頭多。

「我想我是接不到的吧。」風胥含蓄的說。這個記錄,太不容易。

「你還差多少啊?」灰燼很熱心的問,「需要幫忙嗎?」

…妳這小白鴿。風胥難得的湧起哭笑不得的感覺,「不用了…必要的時候請妳幫忙就好。」

「好的。反正我可以幫你復活…這樣死亡次數應該…」

風胥馬上掐斷她的熱心,「還有多遠?」

「我看看…」灰燼閉著眼睛按在手鐲上,在腦海裡立刻出現鮮明的地下溶洞結構,「傳送陣到了。經過這個傳送陣再五分鐘路程,是最接近的出口。」

幸好她的注意力很容易轉移。風胥默默的想。不然她真熱心的拖他去自殺累積死亡次數…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這次的任務很簡單,是個雙人任務…其實風胥一個人就行了。但冥道主笑了半天,私下要風胥多關照灰燼,就發佈了這個簡單任務。

頭兒,也是壞心眼。欺負小白鴿真的不道德…雖然頭兒的字典根本沒有道德這兩個字。

他開啟了泯然眾人,然後技能分享,就讓他和灰燼進入路人甲狀態,大搖大擺的走入陽關公會所屬的寂靜城。

「這幾個公會居然還存在。」風胥很感慨,「頭兒也算是能容人了。」

「…這三個公會不會得罪了頭兒吧?」灰燼滿眼的不可思議。

「公測時就得罪了…我以為早讓頭兒滅了,不然就是轉去涅盤狂殺了。」

灰燼眨了眨眼,她雖然是個小白菜鳥,還是認真翻過論壇了…雖然大部分都看不懂。「地獄之歌有公測?」不是直接營運嗎?

「有…當時是曼珠沙華的資料片,種族沒開,只有地圖。」風胥淡淡的笑,「那時罪惡之城的安全區只有靈魂熔爐區,足足亂了三個月。陽關、宏圖霸業、天下制霸這三個公會就是那時候成立的。」

他露出懷念的神情。那時候才叫做無秩序、無道德。也是第一次,他盡情縱放殺人的慾望,剁碎、切割、吊死…反正每個人都在做差不多的事情。第一次,他感覺到和別人相同…或說每個人的心底都有個殺人狂。

只是時間沒有維持太久…不到一個禮拜吧?狂暴而泥濘著血腥的街道,蒼白瘦削,卻風華絕代的冥道主降臨,享受似的深吸著充滿血味的空氣,「這就是我的城市吧?我的領土…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他為什麼知道呢?因為他親眼目睹了冥道主臨世的那個瞬間,和他身後的鐵血軍隊。秩序,是從冥道主的降臨開始的。

之後醫生刪除他在曼珠沙華的帳號,並把他和黯淡、娃娃,強行交給冥道主轄治,他沒有反對,意外的馴服,就是因為那一幕給他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

雖然是那樣的混亂、血腥,狂暴的街道。雖然是邪佞恣意的冥王。他卻獲得祈禱時才會有的平靜,莫名的感覺到聖潔。

「原來,」灰燼驚嘆,「你除了冷笑,還會真的笑啊。」

「……妳真是小白鴿,既小白且菜鳥。」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