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補遺一

這三個公會,背景都很類似…地獄之歌還是資料片時,就不約而同的嗅到金錢的味道。

畢竟,罪惡、色情,是最容易撈錢的地方。而且當時有謠言華雪準備讓現實貨幣與遊戲幣官方兌換,更是讓某些黑道份子熱情格外高漲,異想天開的想要大撈一筆,順便把不太乾淨的錢通過這管道洗白。

雖然倉促,但這些黑道集團還是把玩了曼珠沙華的少年仔集合起來,開往罪惡之城。於是本來就混亂的罪惡之城,更增加了勒索敲詐收保護費賣春集團等等非常另類的從業人員,甚至迫不亟待的先後成立了公會。

【Google★廣告贊助】

在打打殺殺搶地盤熱火朝天中,這些打砸搶得非常開心的黑道公會,收到了冥道主的詔令,要求三位會長前來晉見,並且要他們所有收入都當核實納稅。

他們是誰?他們可是虛擬和現實都鐵錚錚的黑道兄弟啊!雖然玩遊戲的通常年紀都比較輕,在堂口聲音比較小,但是在虛擬中,他們可是公會老大啊!帶成百上千兄弟的!納稅?你個npc算老幾啊?

會長呢,當然沒有去。但是派了幾個小弟去冥宮門口畫了隻很大又很醜的烏龜,扔了一個銅板。

於是,冥道主讓他們清楚了兩件事情。

第一、在地獄之歌,納不納稅是冥道主說了算,和黑不黑道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第二、地獄之歌所有人是冥道主,並不是華雪。

黑道是吧?不納稅是吧?冥道主冷笑了。npc沒什麼了不起是吧?本來還覺得挺有趣的,虛擬也會產生黑道。想看看這群有創意的小子…不來就算了,居然塗了他的門板。

冥道主怒了,後果很嚴重。

當天罪惡之城,爆發了白色恐怖。敲詐勒索收保護費的,瞠目發現他們敲到了鐵板,正經八百直屬於冥道主的便衣警察--由城中守衛偽裝成玩家擔任。

攻擊守衛,一刀就秒了。秒完應該不會掉級的地獄之歌,一口氣掉了十級。

悶不吭聲坑完了滿城的黑道從業人員,一個鐘頭後,冥道主才慢悠悠的公告,在城中攻擊守衛者,將遭受降級處罰,依攻擊次數倍增。

三大公會嘩然,一面暴打客服專線狂密GM,一面串連著準備推翻「暴政」。當時的冥殿可以自由進出,冥道主並沒有城主保護…也就是說,玩家是可以攻擊冥道主的。

最後的結果毫無懸念,罪惡之城連塊瓦都沒碎。不過冥道主狂性大發的屠盡了整城。風胥同時遇害,據表示,他並不太想回憶遇害的過程,只含蓄的說明,冥道主非常有創意。

這次的主城暴動讓曼珠沙華直接關機維護,並且造成地獄之歌從資料片轉變為新遊戲,罪惡之城直接成了全城安全區,華雪並且慎重表示,絕對不會開通現實貨幣和遊戲幣的兌換。

而這場主城暴動,在華雪全面打壓封鎖消息之後,漸漸的,也沒人提起了。

至於事後GM的眼淚和華雪高層硬吞下去的苦水,也跟著消逝在風中了…

玩家不知道的是,脫胎於醫療器材的感應艙,並不是什麼接神經接收腦波之類極度危險的裝置。二十一世紀初期,惡性失眠宛如瘟疫般躍居十大自殺死因之首,原本用來喚醒植物人的雙向夢裝置被嘗試性當作治療手段,最後才有感應艙的誕生。

原本的構想很簡單:惡性失眠者其實都有非常短暫的入眠時間,卻淺層夢期卻斷斷續續,導致屢屢驚醒。感應艙的原理是先「預錄」一段安全平靜的夢境,讓患者能夠完整夢境,達到連續睡眠的效果。

後來有人做了夢境編譯器,原本的醫療器材也漸漸往娛樂方向大步前進。最後技術成熟,才成了全息遊戲。

至於腦波到底有沒有進入遊戲,直到營運好幾年了,還是個備受爭論的問題。但現今的感應艙型全息遊戲,的確是無數玩家進入系統的「夢境」。而系統的「夢境」,並不完全掌控在華雪手底。

一方面,對於系統如此高超的穩定運行和精確除錯非常欣慰,一方面,對於系統內的各界道主宰毫無招架之力,也感到非常傷心…

不過只要是走相同系統的全息網遊都有相同的問題,所有的遊戲公司都當成一個常規bug直接無視了…誰讓全息遊戲這樣賺錢。

只是所有的GM表示非常悲哀,常常被npc鄙視,讓人情何以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