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十七

「哈~?」灰燼滿頭冒星星,「不是玩遊戲嗎?怎麼玩著玩著能混黑道了?感覺怎麼這麼蠢…不可能的吧?」

風胥臉孔一寒,「解釋妳能聽懂?妳這小白鴿知道啥是黑道?」

灰燼立刻低頭表示歉意,黑道和七逃仔對單純的她來說,比傳說還傳說,唯一的接觸機會就是社會版。風胥想要給她普及一下相關知識,可能要從盤古開天說起。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不知道,表面很酷的風胥暗暗捏了把冷汗。他少年就進了療養院,與世隔絕十年有餘…要求他這樣純潔的殺人狂深入講解黑道為何涉足網遊洗黑錢吸金,實在太不道德,太傷人了。

簡單說,他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是剛好沒那麼白那麼菜鳥,唬得住很白很菜鳥的灰燼。

但是對公測時所有公會強迫解散,一切從頭開始,這三個公會居然又同名重生。照他們身上的罪惡值來看,應該就是那三個黑道公會。

「天下制霸…怎麼覺得好熟?」灰燼一面揮著聖經,深思說。

「啊。」風胥彈指,「就是上回被我們滅團的那個…守護石之三。」

「我說呢,」灰燼恍然大悟,「有些名字很眼熟。」

擠得水洩不通,努力在他們倆身上製造傷害的天下制霸會眾,聞言無不咬牙切齒兼淚流滿面。你想想,傾盡全公會之力,將兩個boss圍獵起來,公會這邊前仆後繼,異常悲壯,結果人家兩個boss旁若無人的開始聊天。

太不專業了,太沒有職業道德了。

會造成這樣熱火朝天,讓天下制霸會眾頻繁的從靈魂熔爐(重生點)跑向boss,又被秒殺,然後又一次漫長征途的循環…實在是因為泯然眾人無可奈何的失誤。

他們這回的任務是要潛入三個公會的核心地帶,調查靈魂熔爐有無異樣。有異樣的話,就放個定時炸彈…怎麼看都是黯淡研發的那款。

前兩個公會都很順利,連公會npc守衛都沒發現…畢竟聘雇守衛很貴,死了就沒了,所以聰明的玩家都聘雇血厚攻高的戰士型,搭配少數的弓箭手。

風胥說了,「這種物理攻擊類的,是出了名的智缺沒精神。除非是頭目級的少數高精神變態…不過他們雇得起頭目級的npc嗎?」

但是踏入天下制霸的議事大廳,最人來人往的繁華地帶…風胥嘆氣了,「靠,變態。」

灰燼眼神異樣的看著他。這話風胥說起來,怎麼覺得有點怪怪的…殺人狂說人變態。

但風胥是真心認為的。他身為一百二十級半精半敏的狂信者刺客,精神之高,在npc當中也算是少見了,許多法系npc還不如他。

可以架不住極端配點的純精法系玩家,等級差得多沒關係,人家還可以搭配高精神裝備,一整個精神百倍…能夠識破他的泯然眾人。

一被識破,整個天下制霸就炸窩了。

讓風胥和灰燼更悶的是,天下制霸還能從失敗中吸取教訓,第一批圍上來的穿了一身白裝。幾波白裝攻擊後,風胥和灰燼的包包塞滿了垃圾,再也不能拾取。於是這些罪大惡極的罪犯們,保住了自己的裝備,吆喝著撲上來。

反正地獄之歌死就死了,等級雷打不動。現在又能保住自己裝備,重生點又沒幾步路,更是百死無悔,把他們倆圍了個結結實實,動彈不得。

費盡力氣才靠著牆作戰,但想挪到牆角那是絕無可能。可人實在太多了,真能摸到他們倆的,也就幾個,沒辦法組織有效攻擊,傷害在光環照耀下只算撓癢癢。奈何寸步難行,只能瞧著幾步路外的靈魂熔爐興嘆。

「我損血了。」風胥看這群高喊「爆神器爆神器」的無賴小強,乾脆把十六把匕首收起來,省點精神力。在打boss的高漲熱情下,他這殺人狂刺客不得不表示佩服,殺八個擠進十八個,他也會手酸的。

「你看我能施法嗎?」灰燼心情很不好。雖然有風胥的強力掩護,但架不住人多啊!為了不讓她施法,遠程職業雖然在人海戰術中瞄不準(太擠了,誰也沒能邊跑邊施法),但擠在灰燼旁邊的,都設法拉一下她的胳臂、推她一下,離得遠些的設法扔東西過來,總之就是不讓她安生的施法。

「反正也損不到十分之一,你行的。」灰燼漫應,異常暴力的掄起聖經一頓猛砸,砸幾下就有個人化作白光魂歸熔爐…然後又跑出來。

「這樣不是辦法。」風胥悶了,「改天再來?」

「能改天嗎?」灰燼臉一垮,「冥殿傳送還沒冷卻,傳送地下溶洞要十二秒施法…你看我有十二秒的靜止施法時間嗎?」

風胥默然。剛剛趕路的時候就不該貪省事,傳送回冥殿才往天下制霸來。不過冥殿傳送也要三秒,被玩家構成的浪潮推來推去,連三秒靜止都沒有。

「冥殿傳送應該瞬發,」風胥抱怨,「而且冷卻時間兩個小時實在太不合理。」

「頭兒說,死兩萬次可以解瞬發傳送。」灰燼幽幽的說,「可我還差九千多次。」

「…生命誠可貴,裝備價更高。」

灰燼悲淚了。她這身裝備果然是昂貴到不行,還有幾個能夠用經驗值養的成長型神器,都艱辛無比的養這麼大了…但這樣磨下去,噴裝備只是時間問題。她還是得下線的,畢竟她還要上班。

「給我一秒的靜止施法時間。」

「現在?」

「等我說。」

作為一個看著小抄補血的悲情補師,雖然說她拋棄小抄已久,但她也頗畸形的有了自己的路數。跟鍵盤滑鼠的老式網遊時代,那種不會快速鍵,純粹滑鼠點技能的某種高手相同,一樣走位風騷,成就卓越。

她的絕學大淨化術需要繪製符文陣,咒文漫長,字句艱深得令人咬牙切齒。必須要做到精準定位才能造成最大殺傷力。幸好啟動句簡單,不然她真的會毅然拋棄這個殺敵一百,自損一百五的廢招。

但如果不追求最大殺傷力呢?這時候,小抄就很重要了。

只見小抄技能熟練到999的灰燼單手攤開聖經,一翻就是大淨化術的符文陣圖解和咒文,完全無須翻閱。心念之間就把符文陣很直觀的佈在身邊,瞥一眼咒文就算念完了。

「現在。」

風胥雖然疑惑,他還是盡力爭取了一秒。施展了泯然眾人,然後技能分享。雖然說立刻被高精神的變態法系識破,但的確爭取了短暫的靜止施法時間。

「神說…」風胥面孔一寒,內心大罵不已,趕緊把眼睛閉起來。

「要有光,所以有光!」

這種小抄式的大淨化術,殺傷範圍很小,外圍甚至還有倖存者,雖然只剩下血皮。但副作用是相同的,灰燼的hp,很可憐的只有1,mp是乾脆的沒有了。

但她範圍五米內的人都化成白光而去,整個大廳的人(含重生點),摀著眼睛淚流蹲身,眼前滿是金星和閃電,引起強烈的暈眩和頭疼,舉步維艱。

唯二能好好站著的,只有戴著墨鏡的灰燼,和臉孔刮著大雪山的風胥。灰燼同情的看了風胥一眼…感慨男人就是愛撐,明明光盲並且劇烈頭痛,還是硬要擺出高手的模樣。

為什麼她知道呢?因為她戴著防光係數最高,由全冥道第一軍火專家黯淡親手打造的墨鏡,還覺得眼前都是金條,要抓沒半條。以為閉著眼睛就能躲過?太天真了。

會在這麼危急的時候施展小抄版大淨化術,要的不是殺傷效果,而是群體致盲。

她伸手到風胥的包包裡,掏出所有的定時炸彈隨便的一拋,然後扯著風胥悠閒的唱了十二秒的法,傳送回地下溶洞,默默的充當導盲犬的角色…風胥這麼一瞎,沒兩個鐘頭是看不見的。

至於天下制霸?想來那幾個威力十足的定時炸彈不但能完整的爆破靈魂熔爐,還能完美的製造團滅(還是會滅?)。但大淨化術名列十大最令人討厭的絕學,還在沈默術之上不是沒有道理的。

因為想要死亡清洗光芒效果,那就真的太妄想啊太妄想。裸視直面大淨化術,非瞎足六個小時不可,一分一秒都不能打商量的。

可惜這絕學一個禮拜才能用一次。她跟冥道主商量能不能縮短冷卻時間,冥道主要她先死個五萬次才能考慮給她接任務。

「…我的血不到一半了。」風胥冰冷的說,頭一回對灰燼湧起強烈的殺意。不是衝動,單純的很想滅了她。可惜他現在瞎得很徹底,腦袋裡晃晃晃的嗡鳴,只能緊緊抓住龍角,騰不出手執行抹人脖子這麼有意義的活動。

大淨化術不分敵我啊!他就這麼站在大淨化術的最中央!

「放心,你神聖屬性夠高,不會死的。」灰燼安慰他,一手抓著風胥的腰帶,一手抓著麵包猛啃。「萬一死了,裝備我也會還你的。」

風胥的殺意又提高了好幾層,提升到碎屍萬段的程度。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