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十八

最終消除風胥殺意的,是灰燼那麼自然而然的,拉了他的手搭在肩膀上,很認真很盡責的路況報導。

…好吧。反正早就知道她就個小白鴿。跟新手有什麼氣好生的…

眼前景物雖然模糊,但已經能分辨了。但他還是默默的搭著灰燼瘦削的肩膀,有些淒涼的想,灰燼這就是他和現實世界的唯一聯繫了,脆弱的像根蜘蛛絲,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斷裂…

【Google★廣告贊助】

但還沒踏入冥殿大門,就聽到吵雜的聲音,還夾雜著怒吼。可這怒吼,卻不是冥道主的聲音。

這太奇怪了。

要知道,雖然侍從們大半腦袋有黑洞,但也沒膽子主動高聲。冥道主的淫威…神威實在太強大,面對他不由自主的就會低聲下氣。

還看不太清楚的風胥皺了眉,「不好。我說呢,怎麼那兩個公會這樣簡單…」

「什麼?」灰燼還是糊裡糊塗。只是風胥搶位先進冥殿,怕他瞎摔的灰燼趕緊追進去…然後發出一聲尖叫,摀住眼睛。

聖喬治赤條條無牽掛的站在那裡,滿臉悲憤莫名。

更逍遙緊張兮兮的阻止娃娃,因為她好奇的看著一絲不掛的聖喬治,試圖用鐮刀尖碰觸她沒有的某個部位…幸好黯淡拉住她。

「頭兒呢?」風胥問。

更逍遙嘆氣,「…吸血鬼說,頭兒去下棋了。雖然留了手機,但留話沒事不要打擾他。」

風胥瞪著不應該出現在地獄之歌的手機,沈重的跟著嘆氣。

聖喬治在打一個區域boss的時候被圍獵了。理論上來說,被玩家堆屍硬推,不該出現在這能補能打的鐵皮罐頭身上,但若加上臨死反撲的區域boss就不一樣了。

但就算被玩家推倒,他也不應該爆得這樣壯觀…事實上是,他又挨了十面盾砸臉,十來根悶棍的伺候,這還不是最慘的…更慘的是,他被控場時,盜賊圍著他猛偷。而區域boss的仇恨都在他身上,讓這些玩家輕鬆的控場和偷竊,身上的裝備幾乎都被偷光,才導致連內褲都爆掉了。

聖喬治悲憤怒吼著不可能,因為他偶爾掙脫控場時,居然秒不掉坦住他的主坦,甚至飛錘都沒能打死補師。恍恍惚惚反反覆覆的說個不停。

最後更逍遙哄著勸著,才把他拉去換一身衣服。破天荒的,這個徹底不團結的團體,聚在一起開了個小會交流。但沒能商量出什麼。他們就是那種非主動npc,不能主動攻擊玩家,想報仇也沒門兒。

最糟糕的是,這些玩家有組織有紀律,不斷的在進步。

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沈重,該死的是,關鍵時刻,冥道主就能跑得無影無蹤。

更逍遙硬著頭皮打手機給冥道主,結果挨了一道差點把他電死的雷,冥道主淡淡的說,「別撒嬌。」就掛了手機。

「…失策了。」吐出一口青煙的更逍遙奄奄一息,「我穿了火防…上回明明是地獄火…」

風胥默然無語,跟著灰燼到祈禱室禱告。之後他嘆了口氣,「有了聖喬治那一身,得到第二套就容易了。」

灰燼張了張嘴,還是頹然。他們和譜通玩家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的神器都是可用經驗值成長的,該死的還沒有等級或屬性需求…要不怎麼叫神器呢?灰燼還是等級最低的,剛好一百零三,但她苦心培養的神器也跟她同等。

聖喬治的裝備和神器若落到物理攻擊系玩家的手裡…的確不用再拼運氣了,要打倒他們這些侍從,裝備加上人海戰術,誰也沒輒。

結果他們的壞預感真的實現了。第二天,娃娃和黯淡狼狽的從靈魂熔爐出來,明顯是掛回來的。

冷靜下來的聖喬治破天荒的開口,「盾牌砸臉,悶棍砸後腦勺?」

娃娃低吼了一聲,鼻間獰出怒紋,黯淡點了點頭。

氣氛很沈重。所有的人都趕來,可不知道怎麼開口。那些該死的盜賊可不會因為女性而手下留情,照這猥瑣淫穢的風氣來說…只會更上下其手。

「…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呃,好幾口…」灰燼小心翼翼的說。

黯淡居然笑了一下,雖然陰沈。掏出了一個徽章…這是一次性道具,可以解除所有控場技能。但材料很珍貴,冥道主發佈任務跟她收徽章,吸血鬼轉手就賣了個天價坑其他的倒楣鬼。

但是解了又如何?那麼多人圍著控場。

她淡淡的說,「炸彈,都沒了。」

「…同歸於盡?」更逍遙追問。

黯淡微笑著點點頭,「什麼都沒給他們。」

黯淡和娃娃都參與「虛擬實境治療計畫」,但病情各有不同。

娃娃是兒童精神分裂,有強烈的攻擊傾向,後來又不明原因的昏睡,清醒的時間很少。黯淡則是一種罕見的精神疾病,後腦炎症(睡人),讓原本研發武器的女工程師,被清醒的困在肉體癱瘓的囚牢中。

她們雖然都是人際關係無能的神經病,卻是暴烈堅決的神經病。所以對應的手段也是非常狂燥的同歸於盡。

但這讓其他人的心底更憤怒、悲傷,因此湧起狂暴的殺氣。

「這幾天休息吧。」更逍遙反而是當中最冷靜的人,「有什麼事情,等頭兒回來再說。都散了都散了。沒事幹去練練生產技能…」

其實,更逍遙的思路是冷靜的、正確的。但風胥並不是個冷靜而正確的人。記得嗎?他是個殺人魔預備役。比起其他人,雖然不親近,可是黯淡和娃娃還是「自己人」。

他相信陽關等三大公會跟圍獵一定脫不了關係,他決定柿子照軟的捏。天下制霸沒得到好處,口風應該會比較鬆。

什麼?不肯說?那就砍人吧。砍到他們肯說為止。

只是,他在暗門轉來轉去,沒解過任務的他,也只能對著地下溶洞入口望門興嘆。

灰燼悶悶的踱過來,「送死不揪的喔?」

「送死還揪團?」

「我死習慣了…」她嘆氣,「累積一點死亡次數也好…反正我換了一身垃圾。說不定累積個幾百次還有任務能接。」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