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

更逍遙看著陸續趕來的同僚,非常激動。

這些既不團結也不靠譜,精神明顯都有些問題的傢伙,同事兩年多來,他頭回有強烈的認同感。果然外患是凝聚內部最大的動力!連神經病都可以團結在一起,他感動得嘴唇都有點哆嗦。

灰燼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大叔…你、你沒有心臟血管的毛病吧?需要幫你叫救護車嗎?」

【Google★廣告贊助】

「靠!」更逍遙大罵了。

於是他們頭回認真的團結大會,終於用比較符合的方式開始了。畢竟熱血沸騰對這些精神上都有些故障的同事來說,遠不如強勁有力的「靠」。所有的人都露出安心的表情,專注的開始開會了。

在顛三倒四、邏輯混亂的討論中,娃娃的語言都得經過黯淡簡潔的翻譯--她基本是低吼,不講話的--和聖喬治時不時要狂呼幾段啟示錄和阿門,灰燼異想天開的小白問題…唯一比較有條理的風胥,卻用要害偵測令所有人發毛。

在離題八百里遠又兜回來,邏輯理解能力極度強悍的更逍遙,居然能夠堅強整理出重點,沒有被離題小白閒聊和低吼干擾,讓同僚們都刮目相看。

當然,更逍遙能做到這樣的成就,語言間必須要許許多多的「靠」來平衡情緒,同僚們很體諒的無視了。

「為什麼要說靠?靠是什麼意思?」灰燼轉頭小聲的問。

「解釋妳也聽不懂。專心開會。」風胥四兩撥千斤的閃躲這個他也不懂的問題,技巧非常嫻熟。

灰燼被呼嚨得很自然,轉回去仔細聆聽,低頭不斷的筆記。

匯集所有的資訊(真是一場堅苦卓絕的長途跋涉),他們發現了冥道有些異變。

首先就是,王畿內的靈魂熔爐被偷天換日,主要是換成尸之君王的靈魂熔爐。這是對冥道主勢力的嚴重削弱。因為用尸之君王的靈魂熔爐吸收重生的亡靈,會重生在尸之君王麾下(指npc方),玩家則會有一定機率改變陣營。

冥道中所有的npc數量都是恆定的,這種挖牆腳的行為卑劣卻非常有效。而玩家是一種毫無節操可言的生物,有任務就是娘了。照種種跡象看來,君主們已經私下發任務給玩家,三大公會應該已經淪陷…他們主城的靈魂熔爐都是尸之君王的。

唯一不能明白的是,這應該是偷偷摸摸進行的事情,為什麼叛變玩家要這麼高調的針對侍從們圍獵,三大公會是主導者,還是背後還有隱藏boss。

「這跟找回場子有什麼關係?」灰燼摸不著頭緒。

更逍遙鄙夷,聖喬治鄙夷,黯淡同情的看著她,娃娃學黯淡的表情。

風胥畢竟比較善良(?),「師出有名,懂不?趁機可以抓到好多人來拷問。」

「他們公會寶庫一定很肥。」打寶狂聖喬治補充,「而且我們是正義之師,討伐叛逆,伸張上帝的旨意…」

「總要有個理由,打起來理直氣壯吧?對象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震懾一把,讓其他蠢貨想伸爪子的時候多掂量掂量…不然天天被人設計日子怎麼過?」更逍遙耐著性子解釋。

黯淡保持她簡潔有力的語言風格,「推樓上。」

「……………」灰燼瞬間啞口。

更逍遙看萬眾齊心(也就六個…),非常凝重的說,「只有一個問題。」他深深吸了口氣,「誰打手機給咱們的會長…冥道主?」

所有的人都沈默了。這是個九死一生的活兒,比單挑三大公會還兇險。

最後用了很公平的方法…所有人擲骰。更逍遙人品爆發,擲了個一百點…但他卻哭了。因為擲骰最高的烈士得用要命的手機打給要命的頭兒。

他沈重的拿起手機,沈重的撥號,諂笑著問候冥道主,「頭兒…您現在有空嗎?今天天氣真好哈哈哈…」

「掐頭去尾。」冥道主完全不買帳。

大汗不止的更逍遙拿了灰燼的筆記本(她記得最詳細),開始冗長詳盡的報告最近的異狀和需要應對的情形,冥道主打斷他,「說重點。」

手機開始發出霜冷的寒意了。

怎麼是冰系?!更逍遙內心悲呼,太賴皮了,這次他穿土防啊!上上上次不是用過冰系了?太不講道理了。

「我們要跟三大公會發起公會戰!」更逍遙快速的說,希望能快過法術發動。

「你葉問?」冥道主鄙夷,「飯要一口一口吃,想一步到位?」

「頭兒,你不要拒絕啊!」更逍遙看著寒氣越盛的手機,心裡無比悲痛。這個骰子一定有問題,骰裝的時候沒超過三十,怎麼倒楣差事就一口氣滿點…「您聽我解釋…」

「就陽關吧。」冥道主淡淡的說,「戰。」然後他掛掉手機了。

「頭兒!頭兒!你不要說不啊…欸?」更逍遙握著手機,寒氣已然消失。

這個時候系統公告,冥殿公會對陽關公會發起公會戰,有四十八小時的備戰時間。

「這麼快?」灰燼意外了。

「我先下線了。」更逍遙委靡,「滿天神佛保佑,這次沒挨揍…」被這麼一嚇,他精神上很虛弱。他家裡就是宮廟,拜拜起來非常方便,他決定做個醮,謝天謝地一番。

黯淡鑽進她的軍火研究室,娃娃去鐵匠鋪添料重打死神鐮刀。聖喬治跑回自己的寶庫挑挑揀揀,一面哀悼他養得死去活來的各路神器。

只剩下灰燼和風胥留在冥殿。

「我以為…被挖牆腳,頭兒會很生氣,親自出手呢。」灰燼感嘆。

「妳昨天才認識頭兒?」風胥打量著她的頸動脈,「他就喜歡看大家團團轉,不分敵我的。」

「………………」她很想說性格惡劣,卻怕無所不知的冥道主正好盯著她,抓了個現行。

這是白色恐怖啊。灰燼很感慨。難怪各族君王領主會致力發展魔法隱蔽相關技能,並且一心一意的欲推翻暴政…連她都有點想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