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一

地獄之歌的公會戰,是一種封建式的「征服之戰」。

最主要的不是毀滅對方,而是要打出個勝負,輸的要割地賠款。一般都是把對方的主廳清空,破壞靈魂熔爐,固守到時間到,那就贏了。公會戰的時間是十二小時。

除非有深仇大恨,不然沒人會去破壞主廳的核心水晶。一但破壞,公會就自動解散,對方固然損失慘重,但贏的一方就沒人支付賠款和領地了。

【Google★廣告贊助】

當公會戰開始時,兩方主城都會進入一個奇妙的副本狀態,被縮地術抓在同張地圖,方便雙方攻打。不然冥道那麼大,天南地北的公會要打仗,光行軍可不只四十八小時。畢竟不是誰都有勇氣或技術(?)死上一萬次,完成地下溶洞的任務。

雖然「冥殿」公會藉藉無名,但陽關公會還是小心謹慎的蒐集資料,只是誰也不認識這啥勞子的冥殿公會。

「打知名度的吧?小公會應該。」陽關的會長下了結論。

這也不算罕見。有些小公會用系統公告上個名氣,以後招人也容易些。但陽關公會的底子是啥?道上兄弟!怎麼能夠當人墊腳石?所以會長也很豪邁的決定滅了這個不知死活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公會。

理想很美好,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

當陽關的突擊隊殺到對方主城時,傻眼了。困難無比的在戰時頻道開口,語氣非常苦澀,「應該是…我想是…冥殿沒錯。」

「你在說什麼?」會長大人不悅了,什麼沒頭沒腦的。

「…冥宮,是冥宮!」突擊隊長哀號,「罪惡之城的冥宮啊!有冥道主那一個…」

「胡說八道什麼?!」他大怒。

但是他的軍師團迅速運作,詢問了在罪惡之城的朋友,個個慘無人色。

冥宮進入戰爭狀態!

「媽的怎麼可能?!」會長不敢相信,還是下令突襲。

公會戰時要先打破對方大門,但是數字讓突襲隊長非常絕望。大門的血條高達一億,不管法術攻擊物理攻擊,幾乎都是miss,最讓人悲淚的是,大門居然會招架閃躲!

「靠北!一個破門會招架閃躲!」突襲隊全體悲憤了。隊長咆哮,「我就不信了!攻城大砲呢?推過來!給我轟!我看這破門怎麼閃砲彈!」

攻城大砲不同凡響,華麗出場首建奇功,暴擊!

冥宮大門大大的飄出一個「-1」。

更讓他們崩潰的是,一個文弱的吸血鬼穿門而出,口裡嘖嘖不已,「砸門呢。你們賠得起嗎?」搖頭著撥算盤,「這損失賠償起來是個天文數字啊…」

抓狂的突襲隊長怒吼,「給我打!」無數燦爛法術弓矢劍戟全數招呼了過去…

滅團。

在隊長化成白光之前,隱約聽到吸血鬼和藹可親的說,「忘了說,因為我是斯文人,不喜歡打打殺殺。所以我物理反彈500%,法術反彈1000%。孩子,以後要戒急用忍…」

至於侍從們在更逍遙大叔的領導下,謹慎的蹲在陽關公會城附近的小山丘觀察。

「大門的血條大約五百萬。」風胥使用過鑑定術後說。

「要打一會兒呢。」灰燼說。

「他們出來防守了。」更逍遙大叔指揮著飛劍,充當間諜衛星。

「我來。」黯淡從背包裡扛出一把跟她差不多高的…火箭筒。所有的人都好奇的看她擺弄。雖然受到冥道主無情的打壓,核子原子相關科技得不到適當發展,但黯淡總是能別出心裁。

一道眩麗的火光呈現拋物線,無視防禦更無視大門血條,慢悠悠的打進公會城的最中央,持續著雪白的光芒,卻沒有動靜。

「…未爆彈?」更逍遙有點失望。

可黯淡卻舉手示意他們不要動,而且非常俐落的抓著娃娃滾進預先挖好的壕溝。這些人可能精神上有些故障,但又不傻,當然爭先恐後的跳進壕溝。

因為在壕溝中,所以沒有看到引爆的那朵蕈狀雲,只是被砂石打得挺疼的。等那波砂石雨過去,他們探頭出來…什麼都沒有。

那個宛如中正紀念堂那麼大的公會城,完整的消失,只剩一片白地。

眾人皆茫然,黯淡難得的多話,「啊,果然不該作弊。魔法能量太不穩定了…核子彈頭好些,範圍也比較大。」

眾人非常一致的沈默了。

「這個,還打嗎?」灰燼小心翼翼的問,撓著頭看個人日誌的公會戰篇,「可我們要守哪呢…」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共同疑問。

但系統慈悲的解決了他們的困惑…

地獄之歌迎來了難得的停機維修,所有人強制下線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