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二

但他們六個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跟著下線。白光一閃,他們齊齊被抓進冥殿,讓氣場強大威勢凌厲的冥道主盯了將近一分鐘,一言不發。

所有的人都把頭低下去,一副痛改前非的浪子回頭狀,包括最狂妄的聖喬治和最桀傲的風胥。只有娃娃滿眼疑惑的抬頭看冥道主,黯淡慢慢的將她的頭壓下去,她也乖乖的低頭數地毯上的花紋。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可怕的一分鐘,充滿窒息和無言恐怖的一分鐘。

好不容易,冥道主開口了,「你們的腦袋都是基因豬改良的,而且改良失敗,對吧?」

瞧瞧,這犀利的挖苦。太高明了,一個髒字也沒帶,卻造成巨大心理傷害。要不人家怎麼會是冥道主呢?而他們六個只能苦命的當侍從呢?

「我不該作弊。」黯淡勇於認錯,「數據有誤。」

「妳當我今天才認識妳?」冥道主往茶几一拍,立刻悲劇了…連渣都沒有。那玩意兒據說是全冥道最堅固的魔鑽打造的。不但貴得讓人眼珠子掉出來,而且非常堅韌,物防魔防雙高,參上一點粉末就能讓鎧甲上升兩階。

結果人家玩兒似的一拍就完蛋大吉。

「我說你們呢!可不是只說那個炸彈狂!」冥道主終於發飆了,「你們去找回場子是吧?有人這麼無痛找場子的嗎?別說那個炸彈狂了,你們哪個不是打算地圖武器大絕開完就拉倒?蠢貨!秒死會有痛感嗎?會恐懼嗎?好吧,這是肉體上的傷害…轟成白地誰割地賠款?這才是精神上最大的傷害!連找回場子都不會我說你們能做什麼…出去不要說是我的人!忒丟臉!連折磨人都不會當什麼我的侍從…」

六個人恍然大悟。頭兒是氣咱們沒讓那群雜碎享受一下肉體和精神雙重重大傷殘的待遇啊!

更逍遙舌燦蓮花的保證一定不墜冥道主的威名,口沫橫飛直比唐僧。他就這毛病,一但啟動阿諛奉承系統就停不下來,冥道主呵斥了兩次無果,直接劈了三雷引發焦黑痲痹效果,才終於得到耳根清靜。

「…太賴皮了。」更逍遙在組隊頻道悲傷的說,「這次我穿冰防,怎麼劈雷呢…」

眾人皆默。聽說蜀山劍俠這職業非常東方玄幻,還有個鬼谷神算的技能。奇怪的是,他就沒一次算準…

不過被揍久了,也揍出一點抗性。他人是痲痹焦黑的躺在殿上,但還能在組隊頻道說話,語氣還挺樂的,「嘿!這三雷讓我雷抗性增加十點欸!兄弟姊妹上!沒事讓頭兒揍一揍,有益身心健康…」

眾皆斜眼,他的兄弟聖喬治覷著冥道主沒瞧見,朝更逍遙比了個強而有力的中指。

不過相較這六個人的見怪不怪,匆匆趕來的GM們眼淚汪汪,貼著牆站,怕心情不太美麗的冥道主也賞他們幾雷嚐嚐。

這幾雷沒震懾住這六個頑劣份子,倒是把GM們震懾得夠嗆。雖然說GM們個個等級都很恐怖,四百級GM神裝。但是等級高裝備猛不代表膽子大。

「來了?」冥道主很冷的說。

GM那個悲傷真是…人人都知道,眼前是個npc,但誰也沒那膽子上去撇嘴說,「npc裝什麼裝」之類的。

之前他們GM部的空降主管當著冥道主的面說過一次。可憐見的,被凌遲完心臟還在跳,意識非常清楚的慘嚎。

後來那主管想盡辦法要抹殺冥道主,系統大神告訴他無可能,除非關閉地獄之歌。他靠山再強大,也沒強大到讓華雪宰了這隻鑽石雞。反而讓冥道主捏了個小錯,告訴系統大神該主管利用bug,開除了事,淒慘落魄的被掃地出門。

這是個惡勢力,絕對的惡勢力!

冥道主卻沒讓他們太難堪,冰冷著麗顏點點頭,領著他們進去議事廳,沒在部屬得面前讓GM難堪。讓GM們沒有起義推翻暴政,就是冥道主大部分的時候都是明理的…只要有禮貌、尊重,合情合理,不違反規則,他就會配合。

議事廳大門一關起來,原本低頭懺悔的六個頑劣份子活潑的跳起來,將耳朵貼在門板上,錯落有致。

這也算是一種人的劣根性。被氣場強大的頭兒虐久了,看別人被虐挺解氣的。而且對象又是GM…玩家和GM是天生死敵,那更是痛快得不得了。

無疑的,灰燼被帶得很壞,完全實現了近墨者黑的例子。她瞧見吸血鬼管家站在一旁,讓出一點位置向他招手。別說他們這些侍從有這不良嗜好,人家總管也有。

但這回吸血鬼總管可做足了準備,笑著搖搖頭,手一翻,托盤上有著英式茶壺和紅茶杯若干,光明正大的敲門進去了,比誰都第一手。

「太老奸了!」更逍遙在組隊頻道感慨,眾人紛紛附和,連言語簡潔的黯淡都開口了,「中肯推。」

不過這次冥道主有點不厚道,居然加了聲音隱蔽。照他們的等級豎尖耳朵只能聽到冥道主偶爾的高聲,和GM的懇求,但說些什麼就不清楚了。

但有個流程很清楚…GM們一起哭了。

「老套。」更逍遙咕噥,「GM之崩潰哭。」

「老套歸老套,」灰燼感慨,「但每次GM出這招,頭兒就心軟了…其實頭兒也有溫柔的一面。」

所有的人驚懼的看著她,連娃娃都沒例外。風胥擦擦鼻子,眼觀鼻鼻觀心。

「難道你們不覺得?」灰燼驚愕了。

眾人一起搖頭,更逍遙差點把頭搖掉了。風胥不忍心,小聲的說,「我想不是頭兒溫柔…應該是覺得煩。」

「我要被一群男人圍著哭,我也什麼都答應了。媽的,想到就起雞皮疙瘩…」更逍遙縮了縮脖子。

還別說,劉備都能哭出三國鼎立,一群GM噁心一下冥道主也不是難事。最後冥道主臉黑黑的把GM們送出來,心底非常不痛快。

可以的話,他想用最有創意、時間最長的方法讓他們了解死亡和痛苦的深度。但自從他凌虐過那個GM主管後,系統大神破格拿掉了GM們的痛感。視覺上當然還能起震懾和恐怖的效果,但是缺少了肉體的痛苦,就沒什麼意思。

為了這個,他沒少跟系統大神嘔氣。

但是沒有痛覺的GM們神情也很委靡,壓力巨大到讓他們懷疑,是不是值得為了高薪承受這種精神上的傷害和威壓。

GM們落荒而逃後,冥道主面無表情的睥睨著灰燼,讓她毛骨悚然。但小白鴿就是小白鴿,這種難以承受的精神壓力下,她還走神的想,美人就是美人,用鼻孔看人也這樣好看。

「妳,」冥道主冰冷的說,「七點準時上線。」

「…七點?七點我睡不著啊吾王…」

「遲到的話,斷意果從此斷貨。」

毒蟲灰燼灰溜溜的應了聲是,「可是,這麼早上要做什麼?」

「當然是把陽關再狠狠揍一次。」冥道主氣勢萬鈞的怒吼,「讓他們了解痛楚和恐懼的真正涵義!我讓他們告狀…我看他們怎麼告黑狀!」

冥道主把灰燼挑出來講,當然不是要她去單挑陽關。而是這六個不大靠譜的直屬部屬,只有她照著正常人作息…

幾乎鬧翻過去的地獄之歌論壇,官方鄭重的出來解釋,陽關公會戰出現了不可預期的bug,屬於天災的怪物攻城誤植為公會戰,錯誤出動了冥殿勢力,所以緊急維修了。並且慎重道歉,承諾資料回溯到公會戰之前,並且賠償了該公會若干守城符文陣和箭塔。此外,還承諾第二天晚上七點必定準時開機。

這次的危機應對既快且速,華雪不但沒受到什麼影響,反而讓玩家對地獄之歌更有信心。

陽關公會會長忐忑的等到七點上線,檢查了一圈,很是滿意。沒有任何損失,反而撈到了不少好處。將來和其他公會對抗,那可是處於絕對的優勢啊!誰家能有這麼猛的守城符文陣和六座箭塔?公會城簡直可以說是銅牆鐵壁了…

可他高興沒一會兒,公會城響起尖銳的警報。

天災降臨,怪物攻城了。

【Google★廣告贊助】